601 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珍看到自己儿子这么做,顿时大吃一惊,“这是我给你弄的,你怎么……”

她碍于聂诚胜在旁边,说到最后只能用眼神示意聂熠。

可偏偏聂熠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这不是吃不掉么,再说了我也不想吃鱼……”

说完就看了一眼身边的聂然,只见她伸出了筷子,但却直接越过了那个小碟子,夹了一筷子的蔬菜吃了起来,显然并不搭理聂熠。

聂熠看到自己被无视,顿时眉头拧了起来。

可碍于眼前的是聂然,敢怒不敢言,只能一口气闷在自己肚子里,小脸绷得紧紧的。

但对面的叶珍显然还没弄懂自己儿子现在是什么情况,一脸疑惑不解地问:“不想吃?你以前不是最爱吃鱼了吗?”

“嗯,我最近口味变了,喜欢吃蔬菜了。”聂熠扒拉着白米饭,气鼓鼓地大口咀嚼着,像是在别扭的泄愤。

身边的聂然像是全然不知的样子继续吃着饭。

于是,一顿晚饭就在如此诡异的气氛中结束。

在收拾碗筷的时候,聂诚胜趁此机会对着聂然说道:“聂然,你跟我去书房一趟。”

“好。”

聂然知道聂诚胜想要找自己单独聊聊已经憋了很长时间了,因此很是痛快的应了下来,起身就跟着聂诚胜上了楼,进了书房。

“坐吧。”聂诚胜坐在书房的沙发里,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对聂然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聂然很自然而然地坐在了聂诚胜的对面问道。

聂诚胜坐在沙发上,半倚在了沙发背上,问道:“听说你们马上就要冬季考核了,训练得如何了?有把握吗?”

聂然沉默了几秒,随即神情就变得沉了起来,“我们有五六个人一起训练,我的成绩一直都垫底,并不算好。”

聂诚胜一听到她说情况不妙,立刻脸色就变了,就连身子也稍稍往前倾去,眼带焦急地问:“怎么会这样?那你打算怎么办?”

“本来想趁着春节的时间好好的训练的,但是你让我回来,那我就先回来吧。”聂然耸了耸肩,这回轮到她往后靠了靠,一副惬意的模样。

聂诚胜一噎,“我……我只是想……”他原本只是想要让聂然回来修复一下父女感情,顺便问问情况,现如今没想到她却说自己的成绩是垫底,这让他怎么能不急,“那要不然你提前回去?”

聂然扬了扬眉,似乎是在考虑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最终沉吟了许久后才点头,“嗯,大年初一我就买票回去。”

聂诚胜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好。”

“那你还有事吗?”聂然看他那副比自己还紧张的样子,不由得问了一句。

聂诚胜立刻摇了摇头,“没事了,我就是随便问问。”

“哦,那我先回去休息了。”聂然随即起身,走出了书房。

一等到将书房门给关上后,她的嘴角这才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继而,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走到拐角处,就看到聂熠正站在走廊上。

聂然并不怎么想要和聂熠多接触,锁定直接就无视掉,径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聂熠一看到她从远处走过来,然后就这么和自己擦肩而过后,他不禁立刻就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问道:“喂……我给你的那些鱼肉,你怎么一口都没动?”

真是太丢人了。

他头一次示好,竟然被聂然给无视了个彻底。

聂然被他阻拦下了路,无奈只能停了下来,这回她将目光定格在了聂熠的脸上,问了一句,“你觉得,你妈经手的东西,我会碰么?”

聂熠这下就不明白了,“我妈经手的有什么不能碰的,又没给你下毒,你怕什么。”

对此,聂然忽的轻笑了一声,在空荡的走廊上,低而缓地道:“你妈不敢下毒,但是她敢杀人啊。”

聂熠在看到她目光中闪过的那一道凌冽的寒光后,吓得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接着就反驳道:“你胡说!我妈对你是不友好,也……的确是不怎么喜欢你,但是绝对不可能会杀你!你不要仗着你……你救……唔……”

他的话还没完,聂然突然间猛地上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已经和聂然差不多身高的聂熠看到她突袭,立刻就挣扎了起来,“你……唔,你干……什么……”

聂然当下冷呵了一声,“闭嘴!”

不由分说的就把他推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门才一关上,就听到走廊的拐角处,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叶珍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聂熠?聂熠?”

听到叶珍声音的聂熠这下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是怕自己的话被老妈听到,这才捂住自己的嘴。

很快,对面聂熠的房间就被推开了,叶珍看到聂熠空荡荡的房间,不免有些觉得奇怪了起来,“这孩子大晚上的不在自己房间里,跑哪儿去了?”

紧接着关门声响起,叶珍的脚步声渐渐走远。

而就在门后面的聂然还紧紧捂着聂熠的嘴和……嘴巴。

于是乎,过度紧张的聂熠直到叶珍走远之后,才感觉自己胸口憋得快要炸了一样,连忙挥动着手,示意聂然快点放手。

聂然在确定叶珍已经下楼后,才将视线回到了聂熠的身上,在看到他那张青涩的脸被涨得通红之后,她才松开了手,面色冷凝地训斥道:“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把这件事忘记?”

刚才还好她发现楼梯上有动静,否则要是聂熠那一句话说完,正巧被叶珍听到,到时候只怕又要大做文章了。

聂熠被她这么一呵,不禁缩了缩脖子,“我……”

他不明白,为什么聂然始终不愿意把这件事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的话,他觉得妈妈一定不会再对聂然敌视。

可是这么好的和解机会为什么她不要呢?

就在他完全不解的时候,站在旁边的聂然冷着脸,警告道:“再让我听到或者发现你乱说话,别怪我没提醒你。”说罢,就对他丢下一句,“出去!”

但这回,聂熠却没有听她的话乖乖离开,而是站在那里,支支吾吾地道:“可是……可是你救了我……这件事告诉妈妈的,她……说不定就会对你……不会那么讨厌了……”

聂然转过头,看向了这位单纯的小少爷,反问道:“她讨不讨厌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那……我们是一家人啊……”聂熠用极其弱小的声音回答道。

对此,聂然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好像记得有人和我说过,要和我势不两立,还发誓要弄死我吧?怎么现如今居然要和我成一家人了?”

聂熠被她说的脸色有些红了起来,哼唧了几声,才梗着脖子说:“我……那时候谁让你弄我啊,你害我跪在那里那里久,我当然会那样说了!那现在……现在情况有变化……”

“有什么变化?”聂然不耐地皱眉问。

聂熠那张少年的脸上满是傲娇,“就……就有变化了……”

聂然懒得和他继续纠缠什么变化,索性下起了逐客令,“我要睡觉了,出去!”

被驱赶的聂熠看她微沉的脸,乖乖地哦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聂然重新关上了门,然后躺在了床上,她从怀里拿出了手机,上面有一条新的未读短信,是霍珩发过来的,是问自己有没有平安到家。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那几个简单的字,嘴角的笑不自觉地就扬了起来。

当下,就回复了一条短信,然后就关机睡觉了。

反正,他们很快就要再见面的,到时候就是她给他一个惊喜了。

------题外话------

吼吼~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