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 只要你想,我可以为你做(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几天聂然还是老时间起床,然后出去训练。

只不过,她实在不想不怎么喜欢和叶珍见面,为此一整个白天都在小区的塑胶跑道上跑步。

汪司铭发现后,随即就带她去专业的训练场去训练,没有了九猫在身边,聂然自然是尽全力的训练,那速度让汪司铭都有了不小的惊讶。

要知道,他在海军陆战队这一年也非常的努力,可是原本体能非常糟糕的聂然居然现在跟的上他的速度,甚至已经可以完全超过他。

这让他如何不吃惊!

难道这就是要进考9区时必须所拥有的基础体能?

看到她有这样的训练成果,汪司铭在吃惊的同时也在深深思索,聂然现在不过是预备部队的士兵,却已经能超过他这个在海军陆战队一年的士兵,这得需要多么强悍和非人的训练才能有如今这样的成果。

安教官的训练他也不是没受训过,安魔头三个字真不是随便讲讲的,即使是他一个男兵,有时候都有些吃不消安教官的那些手段。

想必,她一定在其中吃了不少的苦。

汪司铭将她的努力看在眼里,眉头轻轻拧了拧,随即就再次加快了速度跟上了聂然。

两个人就这样在训练场里不停地训练着,好在是在春节期间,那个训练场里除了她和汪司铭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所以聂然可以发挥一切真实的体能训练。

连续四五天的时间,聂然几乎全天都泡在了那个训练场里,有时候训练到忘我的时候,差不多要九十点才回家。

一开始叶珍还会有意无意地扇点阴风,可当有一次聂诚胜看到叶珍口中那个狼狈不堪的聂然后,当下就明白过来了,什么狼狈不堪,只是满头大汗而已。

这汗不用说也知道,估计是她在哪里训练完。

当即,他冷冷地瞥了一眼叶珍,然后就吩咐厨房给聂然做点宵夜,并且还要给她煲点汤,并且以后每晚都要准备好宵夜,最后就直接回房去了。

只留下叶珍一个人傻愣在了那里。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下午对聂诚胜说聂然晚上很晚回家,而且还一身狼狈,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时候,聂诚胜明明很不高兴啊,为什么一看到聂然之后,一句话不说,反而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甚至还亲自嘱咐厨房给聂然弄宵夜。

这什么情况?

聂然看到叶珍那张错愕诧异的脸,就知道她肯定又对聂诚胜说了自己什么,只不过看样子好像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累了一天,实在没什么精神再去和叶珍纠缠什么,索性就进了厨房,拿了点吃的和一碗鸡汤就直接上了楼。

自从有了聂诚胜的默认以后,聂然晚上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因为有时候傍晚训练完,训练场关了门,她就会去周围的山上,绕着盘山公路一圈圈的跑,汪司铭看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去山上,尽管知道她有能力自保,但还是不怎么放心,于是就跟着她一起。

这场训练直到大年三十当天才停了下来。

大年三十的当天早上,就看到叶珍穿得一身得体的衣服,吩咐这那群佣人们把食材全部准备好,并且还让他们把家里全都打扫干净,就连花园里也要全都打扫干净。

而聂熠呢也穿着叶珍给他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在楼下看着叶珍前前后后的准备忙碌着。

至于聂然,她还是穿着平常的长衣长裤,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一点都没有过年的样子,除了中午下楼吃了一口饭之外,就又回到了房间里,午休了起来。

等到了晚上开饭时,聂诚胜心情很好的开了一瓶红酒,聂熠还未成年,但也喝了点鸡尾酒算是助兴,唯独聂然还是吃了一碗米饭,一点菜,就提前离席回到了楼上。

聂诚胜知道她明天一大早就要回部队去,所以也不好强求她留下来,但在她离开的时候聂诚胜还是和她说,等会儿晚饭后会有客人来,让她先不要睡。

聂然应了一声,就回到了房间里。

房间内,她独自一个人坐在窗台口,看着窗外小花园里光秃秃的枝丫,发着呆。

时间过得真快啊,去年春节,她还和霍珩在一起,所发生的一切都恍如昨天一般,而现在却坐在这里,看着枯树枝发呆。

不知道过久,突然间,手边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聂然的手机里没有其他人的电话,只有霍珩一个人。

她一听到电话震动,立刻就朝手机屏幕上看去,果然是霍珩的电话!

才刚接通,电话那头霍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过年好啊。”

聂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翘起,“过年好。”

“打算什么回部队?”霍珩问道。

聂然想了想,然后才说道:“还要再过几天才回去,总要把年过完吧。”她怕说得多了,自己路出马脚,于是便立刻转移了话题问道:“今天过年,你吃了什么?”

霍珩很是无谓地道:“一个人能吃什么,就随便凑合一下吧。”

聂然立刻笑着打趣道:“你现在应该努力多吃点,以后打回原形了,可就没这种待遇吃了。”

电话那端的霍珩听了,倍感无奈,“你怎么总认为我打回原形就变得一无所有了呢?”

“难道不是吗?”

聂然觉得他这个卧底任务一结束,回到部队以后,就成普通人了,也就没这个总裁的待遇了。

不是一无所有,那是什么?

霍珩有气又好笑,但最终还是问道:“你呢,你今天吃了什么?”

“就鱼啊肉的那些东西。”聂然坐在窗台边,回答道。

霍珩听了,又继续问道:“那你吃的开心吗?”

聂然看着窗外,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边的一本书,说道:“对着一群外人,你觉得我吃得会开心吗?”

“我早就说过了,你要是想要做,我可以为你做,你何必委屈自己。”霍珩不免叹了一声,语气里带着一丝心疼。

聂然笑了笑,“再等等吧,我想看看到底自己能不能做到,如果实在做不到,你再帮我一把吧。”

霍珩知道她向来有自己的主张,也不好多插手,只是语气宠溺地笑着,“好,只要你想,都随你。”

两个人就这样通过手机聊着许久。

直到窗外忽然之间“砰——”的一声响起了巨响,聂然马上抬头,随后一朵绚烂的烟花就此在黑夜中绽放开来。

“你那里在放烟火?”透过手机听到声音的霍珩立刻问道。

聂然仰着头,望着电控那一大朵一大朵的烟花,嗯了一声,“不知道哪家的孩子在放烟花。”

在烟花炸裂的声音下,聂然听到手机那端霍珩带着磁性的声音低低响起,“有没有比去年我给你放的大?”

聂然扬了扬眉,随后道:“我忘记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霍珩对于她的答应很是气恼,“亏我放了那么多。”

“那下次你再放一遍给我看。”

“好,以后每年……”霍珩说到这里的时候,话不禁顿了顿,随后才继续道:“以后我给你放。”

聂然知道他想说以后每年都给自己放。

只是因为任务在身,不能经常相见,他怕自己的承诺无法兑现,这才改了口。

聂然也不说穿,只是又和他说了一会儿话。

“叩叩叩——”房门在这个时候被敲响。

聂然对霍珩说了一句话后,才扬声对着门外的人问了一句,“什么事?”

门外的佣人恭敬的回话道:“小姐,家里来客人了,老爷让你下去。”

这些佣人们现在看到聂诚胜对聂然那么的关心,为此对聂然的态度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聂然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等到那名佣人离开了,她这才对霍珩说道:“家里来客人了,我要下去一趟。”

霍珩点了点头,“好,那你去吧。”

聂然嗯了一声,说了一句,“你早点休息。”

接着就挂了电话,出来房门,朝着楼下走去。

------题外话------

晚安~!各位~明天二少应该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