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 什么才是重要的?(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实际上,聂然对于聂诚胜那些所谓的客人真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无非就是他那些同事,或者更确切的说,就是要将来给聂熠铺路的人。

她下楼,最多就是做做背景板,给对方看看他们“幸福快乐”的一家人罢了。

聂然面无表情地下了楼,结果看到聂诚胜口中的客人,竟然是住在同一小区的汪甫一家。

他们大年三十不一家人团聚,跑聂家来干什么?

聂然正疑惑呢,就听到坐在那里的聂诚胜招呼着自己,“聂然啊,你快过来见见你许久不见的汪叔叔,还有汪司铭和汪明昊。”

“汪叔叔好。”聂然顺从地走了过去,对汪甫轻点了下头,喊了一声,然后对着汪司铭和汪明昊也点头示意了一下。

汪甫看着许久不见的聂然,笑呵呵地连连点头,“好好好,这丫头有两年没见了吧?时间过的可真快啊,这一眨眼的时间,丫头片子都已经长成如此大的大姑娘了。”

聂诚胜听了,也不禁笑着感叹了起来,“我也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啊,咱两一眨眼都已经人到中年了,只怕再一眨眼就要退位给他们,成两个老家伙了。”

“哈哈哈哈,谁说不是呢!”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坐在沙发聊了起来。

只剩下四个小辈坐在沙发的两边,听着他们闲聊甚欢。

聂然坐在聂诚胜的左手边,看上去很是乖巧,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眼底早已闪现出了一抹不耐的神情。

好在没过一会儿,聂诚胜像是突然想起了他们一样,说道:“你们四个小的就别陪我们两个老家伙了,明昊本来想来邀请聂熠放烟花的,这会儿不如聂然也一起去看看啊,你们年轻人多聚聚。”

说完就别有深意地看了聂然一样。

坐在庞斑的聂然一听就立刻明白过来了,原来是旧事重演啊。

当初她进预备部队的时候,聂诚胜也亲自上门讨教经验,这会儿听到她成绩垫底,又特意把汪司铭弄过来,想让自己想方设法的和汪司铭聊聊,顺便再套套话。

而汪甫这时候也点头道:“是啊是啊,聂然你就和他们两个一起去玩儿玩儿吧,大过年的别闷在家里。”

聂然随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汪甫的身上,只怕汪甫这么赞同,应该是想凑合自己和汪司铭吧。

不过可惜,聂诚胜的胃口可大着呢,一个汪家估计他根本看不上眼。

“聂然,大过年的你就去玩会儿吧。”聂诚胜也催促着,说完就转过头对汪甫道:“这丫头自从回来就没出过小区的门,每天都在家陪着我。”

汪甫听了,语气里满是羡慕的口吻,“所以我说羡慕你啊,你这么好的丫头片子,你看看我这两个臭小子,只顾着玩儿,哪里有空搭理我。”

身边的汪司铭这时候翩然笑着道:“爸,既然你都说出这样的话了,我要是不落实,好像有点亏啊。”说着就对聂然道:“走吧,我爸说我只顾玩儿,我这会儿也只能玩儿了。”

那玩笑的话语逗得众人一阵欢笑。

聂然知道聂诚胜在打什么算盘,但与其在这里听他们两个人聊天,聂然还是决定跟着汪司铭出去看烟花,“那爸我出门逛一圈,很快就回来的。”

“没事儿,今天过年你玩儿的尽兴。”聂诚胜似乎很满意她的话,笑着挥手让他们出去玩儿。

聂熠和汪明昊两个人其实早就不耐烦了,毕竟还小,想起要放烟花,两个人跑在最前面,因此聂然和汪司铭两个人落了单,走在了后面。

四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出了聂家,走到了一处比较空旷的地方。

汪司铭最为其中年龄最大的人,自然要护着那两个小的,于是放烟花的重则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引线一点燃,汪司铭就带着那两个小的快速的躲到了一边,接着就听到“砰——砰——砰——”的烟花声不绝于耳。

似乎是聂熠觉得还不够,又催促着汪司铭把其他几个一起都放了。

汪司铭本来就正想办法和聂然说话,这会儿聂熠有这个主意,他自然高兴了。

他将剩下的三个都一一放了起来,并且还把袋子里的烟火棒点燃递给了聂熠和自己弟弟。

看着大朵大朵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聂然不禁恍惚间想起刚才在电话里霍珩所说的去年的烟花,那一晚的烟花比现在的还要盛大,彻夜亮了许久,绚烂的花火在天空中一次又一次的绽放、湮灭,看上去极美。

“突然发现在预备部队这几年,好像从来没有和你一起过过年。”忽然间,身边响起了汪司铭的声音。

原来在聂然沉浸那片灿烂烟花时,汪司铭将剩下的烟火棒都分发给了那两小只,自己趁着空档走到了她身边。

聂然顿时收起了自己的思绪,语气淡淡地道:“过不过年对我来说并不怎么重要。”

汪司铭侧头,看着她的侧脸,竟破天荒地问了一句,“那对你来说,什么才是重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