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 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刚才他在靠近她的时候,聂然脸上流露出了的并不是现在这般的淡然,而是一种自己在认识她那么久时,从未见过的温柔。

那舒展的眉眼,眼眸中闪动着的细碎光芒,以至于连自己的靠近,她都没有发现。

她……透过这些烟花,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了吗?

汪司铭觉得自己就算站在她身边,可感觉好像还是和她隔着一整个银河一般。

“当然是进9区了。”聂然似乎感觉到了他专注的视线,不禁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眉眼里没有了刚才的柔软,只剩下无尽的淡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汪司铭立刻回过神,恢复了以往的神色,笑了笑,“你这算是变相催促我赶紧陪你训练吗?”

“不,我明天就走了。”

聂然的话音才落,汪司铭的笑顿时一僵,随即皱起了眉头,“明天?可是明天才大年初一啊!”

“我说过,年过不过对我来说无所谓。”聂然说完,顿了顿,随后道:“不过还是要感谢你这段时间的陪练,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和语气都十分的平淡有礼,可也透着疏离。

而汪司铭最不想要的就是她这样的疏离。

认识也有两年多了,可聂然对他的态度始终都那么的疏离,就连一班的孙皓,她都可以态度温和,可偏偏对自己始终如一,不曾有任何的改变过。

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对其他人都能如此温和,就唯独对他这样的疏离。

就算当初一开始他们的认识并不那么的愉快,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淡化了吧。

更何况那时候他们之间的矛盾也并不深,只是为了聂熠那件事针对那么几句而已。

“真的要这样吗?”汪司铭眉头拧起,神情中带着满满无力。

在巨大的烟花声下,聂然并没有听清楚,也没有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以为他是在说自己走的太急,为此解释道:“当然了,等年一过完,差不多就要考核了,我怎么能不急。”

汪司铭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里头那股情绪,说道:“那我送你去火车站。”

聂然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可是你这样大包小包的回去不方便。”汪司铭似乎早就知道她会拒绝,立刻就说了一句。

原本对任何人都有用的这句话,可在聂然这里却没有半分的用处,“我哪来的大包小包,我就一个背包而已。”

汪司铭一噎,“你……可真让人省心。”

省心的让人无力。

烟花逐渐放完了,汪司铭看着身边的聂然那副终于要结束的样子,觉得有些话如果不现在说,可能就真的没机会了,最终咬了咬牙,鼓足了勇气,转过身对聂然道:“聂然,我……”

然而,话还没说完,聂然就打断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回去了。”

汪司铭看她要离开,及时抓住了她的手,略有些紧张地道:“可是我有话对你说。”

聂然看到他抓着自己的手,立刻皱起了眉头,回道:“但我不想听。”

她的眼神开始一寸寸的冷了下来,那神情让汪司铭心里一惊,在不知不觉中就松开了手。

他觉得,自己如果在抓着她的手,很有可能以后连聊天都没有办法聊了。

聂然收回了手,转而对站在不远处,早已发觉这里有问题的聂熠说道:“聂熠,你玩够了就自己回来。”

聂熠当即就丢下了才燃了一半的烟花棒,走了过去,问:“你要走了?”

聂然点了点头,“嗯,我有些头痛,先回去了。”

“哦,那我也不玩了,我跟你回去。”聂熠看了一眼汪司铭那张不怎么好看的脸,于是马上站在了聂然的身边。

汪司铭看她转身要离开,不敢再抓她的手,只能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很是执着地道:“我只有一句话。”

被一而再再而三阻拦的聂然此刻有些不悦了起来,她很是冷静地道:“可惜,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为什么?”汪司铭这次好像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一般,非要坚持一个答案。

聂然站在他的面前,目光笔直地看向了他,那目光中含着的是平静无波的情绪,“你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了。”

说完,就绕开了他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而这一回,汪司铭没有再敢上前阻拦,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再阻拦一次,聂然或许不会再对自己客气了。

看着她快步离去的背影,汪司铭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什么叫做很快就会知道。

他……要知道些什么?

那时候在部队的时候,她也对自己说一些他完全不能理解的话,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尽管不明白那些话的含义,但是有一点他很明白,就是那些话才会致使聂然如此对自己这般的冷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