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 提前离开(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回去的路上,聂熠一直都走在聂然的身后,等到已经彻底看不见汪司铭和汪明昊两兄弟以后,他才快步走到了聂然的身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和汪大哥吵架了?”

“没有。”聂然丢下这一句,径直朝着前面走去。

聂熠立刻快步上前,嘀嘀咕咕地道:“什么没有,刚才你们两个人之间的那种气氛,明明就是吵架。”

结果,他才说完,看到聂然冷冷地一个眼神飞了过来,吓得聂熠顿时一个激灵,结结巴巴地道:“没……没吵就没吵咯,干嘛这么看着我。”

别看他嘴虽然硬,但是脚却朝着后面小小退了几步。

完全就是个小怂包。

聂然懒得和他纠缠,就打发地道:“你不用跟我回去,你去和汪明昊玩儿去吧,到时候汪司铭会把你送回来的。”

聂熠却道:“不用了,本来我也不想玩儿,是爸爸非要我出来的。”

他又加快了步子,和聂然肩并肩的朝着家里走去。

聂然看他那副明明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实在懒得戳穿他刚才玩疯的样子,停下了脚步,对他说道:“那你自己先回去吧。”

“那你要去哪儿?”聂熠看她停下了脚步,也急忙停了下来,问道。

聂然看他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不耐地皱眉,“我去哪儿需要向你报备吗?”

聂熠站在那里,双手绞着手指,那张青涩的小脸在路灯下显得尤为不安,“这么晚了,外面不安全。”

聂然对此嗤笑了一声,“放心,没有比你家更不安全的地方了。”

“什么我家,那也是你的家!”聂熠立刻不赞同地反驳。

聂然实在不怎么和他闲扯下去,转身就朝着小区外走去。

可才走了一小段路,聂然就发现身后的聂熠就像是小尾巴一样跟在自己身后。

她拧紧了眉头,语气冷然地道:“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我怕你走丢了啊……”聂熠脱口而出,可说完好像又有些不好意思,哼哼地道:“到时候家里又要闹不安稳了,好好的一个春节毁了,你良心过得去么。”

聂然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不好意思,我没良心这种东西。”

聂熠:“……”

站在路灯下的聂然看聂熠像是打定主意一样地跟在自己后面,无奈之下,只能转身又朝着家里的方向折返了回去。

虽说甩掉他很简单,可这大晚上的,又是春节,马路上都没什么人,把他甩了,万一他真的走丢了,到时候家里肯定不安宁,叶珍少不得把罪过推到自己身上,到时候耽误她离开,那就不划算了。

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回到了家里。

聂诚胜看到她回来,不免有些惊讶地问道:“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是啊,那臭小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汪甫看到她一个人回来,身后没有自家那两个儿子,也很是诧异地问。

“汪司铭在陪明昊玩烟火棒呢,我觉得有些累了,就先回来了,想早点休息,免得到时候误了明天回部队的火车。”聂然站在那里解释了一句。

“明天回部队?明天不是大年初一吗?”汪甫听到她的解释,有些吃惊地问道。

这回身边的聂诚胜却开口替她解释道:“哦,聂然在那里已经年满了,这回过完年就要考核调派了,所以她想早点回去训练。本来她这次过年是不回来的,这不是怕过年不回来,家里不热闹嘛,所以才特意请假回来陪我过个春节的。”

这话一出,让屋内的叶珍和聂熠都纷纷朝着聂然看去。

聂熠刚才在外面离他们两个人有些远,并没有听到这个消息,现在得知这一消息,脸上满是错愕,随后眼底便闪过了一抹失落。

反倒是坐在旁边的叶珍听到这话后,面露出喜色。

要知道这死丫头一回来,总是搅得家里不安宁,还把她气得半死。

她巴不得这个死丫头这辈子都不要回来!

本来这个家就没她的份!

而坐在聂诚胜对面的汪甫听了,则是既羡慕又嫉妒地感叹,“你瞧瞧你瞧瞧,这女儿多贴心啊,和你家聂丫头比,我这两个儿子,算是白养了。”

“怎么会,汪司铭这次不也特意回来陪您过年么,这说明他还是很惦记您的。”

聂然在长辈面前,还是很给汪司铭面子的。

那番话说得格外的得体,以至于刚看完现场表演的聂熠忍不住暗自撇嘴,她还真是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汪甫听了果然很是高兴,“也只有在这里体现他的孝心了,其他时间他在海军陆战队里,忙得连个电话都没有。”

聂诚胜也叹了一声,“都一样,都一样,我这女儿进了预备部队,那基本上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见他们两个人又聊了起来,聂然趁此机会就直接上了楼。

身后那个小尾巴聂熠也偷偷地一路跟上了楼。

“你明天就走?”聂熠站在她房门口忍不住问道。

聂然走进了房间,开始整理起了那几件衣服,“是啊,接下来没人和你抢位子了,整个家又全是你的天下了,恭喜啊。”

聂熠皱眉,解释道:“我才不在乎那个位子呢。”

他又不是小孩子,只有小孩子才会认座呢!

对此,聂然并不回答,她自顾自地将那衣服全部都收拾好,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朝着门口的聂熠走去。

聂熠看她忽然走过来,愣了愣,下意识地就往门外退去。

聂然看他那副明明害怕自己害怕得不行,还死赖着不肯走的样子,气得都有些无语了,随后才说道:“记住,关于那件事给我彻底遗忘掉,从此以后都不能提,听到没!”

聂熠原先还以为她是要把自己给踹出去,结果听到她这番话,又看她那副满是认真和谨慎的样子,立刻连连点头保证道:“我知道!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说的!”

得到了聂熠的保证,聂然这才勉强地嗯了一声,转身再次回到了房间,准备继续收拾东西。

只不过她才往里面走了几步,就发现身后那个原本只敢站在门口的聂熠居然走了进来。

聂然立刻停下来,半眯着眼眸,冷冷地道:“你进来干什么?”

“我……我就随便坐坐啊……你不是说这个家是我的了么,那……那我坐在这里有什么问题。”聂熠坐在角落的凳子上,屁股只是半沾在那里那个凳沿上,显然很怕聂然会冲过来揍他,所以只敢这样半蹲半坐着,方便随时逃跑。

聂然双手环胸地站在那里,看着他那副小怂包的样子,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妈叫过来。”

聂熠缩在那里,一时间忘形,哼哼地道:“我妈到时候只会认为你把我强拽进房间,不会认为是我自己走进来的。”

那副欠揍的样子让聂然当即就要走过去,聂熠吓得立刻跳起来,躲在椅子后面,“我……我就是坐在……又不妨碍你……你就做你的事情好了……而且我保证不打扰你,一句话都不说。”

他那副讨饶的样子让聂然真是彻底无奈了。

索性也不再继续搭理他,转身将自己的东西全都收拾好。

这时候,手机短信响了起来。

聂熠好奇朝着屏幕上扫了一眼,然后有些诧异地问:“咦?你明天不是坐火车吗?怎么是飞机航班的消息?”

站在那里正收拾的聂然听了他这话,当下就上前把手机给拿走了,并且一记凌厉的眼刀砍了过去,吓得聂熠直往门口缩,

------题外话------

明天不出意外会多更点~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