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 好像说了不该说的(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他躲在那个小角落里,小声地解释道:“我……我自言自语……自言自语……”

聂然不再搭理他,而是径直打开了房门,脸上早已没有了刚才淡淡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冰冷,“我要洗澡睡觉了,请你离开。”

聂熠看她的脸色不对,这下也不敢在继续下去了,只能说道:“那你早点睡。”说着就一点点地朝着门外挪去,等到了门口,他又哼唧了两声,补了一句,“明天路上……小心,还有一路平安。”

接着就快步离开了。

站在那里的聂然看着他飞快窜出去的别扭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

她不是不知道聂熠的转变,只是……

有些事不是就凭他就能扭转的。

叶珍,她绝对不能原谅。

聂诚胜,她也不会放过。

对她来说,他们两个人只是外人,但对于聂熠那是至亲的亲人,就算现在他们姐弟能关系缓和,可迟早有一天还是最终会站在对立面。

既然早就知道有那一天,她又何必去缓和这份关系。

聂然最后看了一眼聂熠的背影,然后再次关上了房门。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聂然就离开了聂家。

而就在聂然离开聂家没多久,聂熠也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他起那么早的缘故是想送送聂然,结果等了楼才发现,人家早就走了,连早饭都没有吃。

这让白起那么早的聂熠很是失望,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偶尔看着身边那张空位置,小脸写满了失落。

而这时候刚起床的叶珍正下楼去厨房看看早饭,结果就看到聂熠居然已经坐在了餐厅里一个人吃着早餐,顿时惊讶了起来,“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

聂熠这会儿心情不佳,恹恹地嗯了一声,说了句,“睡不着,就想早点起了。”

叶珍看他起那么早,眼下还带点青,立刻就心疼了起来,“是不是昨晚上外面放烟花,才导致你睡不着的?”可随后一想又觉得不对,昨晚他们这边压根没有什么人放烟花,当即她就皱起了眉头问:“是不是那死丫头?我刚才听佣人说她早上已经走了,是不是她离开的时候吵醒你了?”

聂熠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否定,就听到叶珍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就和你说了,你和她不能住对面,这样会扰得你不能好好休息的。这个死丫头晦气的很,一回家就扰得别人不能清净,看看你这一晚上被吵得没睡好的憔悴样子,要不然等会儿再去睡会儿吧。”

聂熠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最终无奈出声道:“妈,你都乱说什么呀,是我自己醒的,和她有什么关系。我起来的时候,她早就已经去机场了好不好。”

说着就继续低头吃起了自己的早饭。

坐在对面的叶珍听了,神情微诧,“机场?”

聂熠胡乱地点了点头,敷衍似得应答道:“是啊。”

“她昨晚不是说去火车站吗?”叶珍眉头轻蹙,一脸警惕地问。

聂熠愣了愣神,他感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了。

一时间,餐厅内静默无声。

直到聂诚胜下楼,看到他们两母子坐在餐厅里,也不说话,就这么傻愣在那里,不免有些疑惑地问道:“一大清早你们都坐在这里干什么?”

叶珍被他这一句话给拽回了思绪,她当即就问道:“老聂,你确定今天聂然是回部队吗?”

聂诚胜看她那副神经兮兮的模样,脸色就流露出了一抹不耐,“是啊,她是说今天要回部队。”

“不对啊,她昨晚上明明说坐火车回去啊,但是聂熠却说她去机场。”

对此,聂诚胜根本不放在心上,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着手边的报纸看了起来,“那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她可能觉得坐火车太累,所以换了飞机票。”

但叶珍却揪着这一问题,怎么也不肯放手,“可是她昨晚明明说的是坐火车回去,但是转身却订的飞机票,这不是摆明有问题么!”

面对叶珍如此执着又毫无根据的话,聂诚胜心里觉得很是烦躁,可碍于今天是大年初一,不想给家里弄个不吉利,为此只能耐着性子道:“能有什么问题,不就是改坐飞机回去么,难道我们聂家还付不起一张飞机票么?”

聂熠这时候也急忙圆起了话,“是啊,妈,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就一张飞机票而已,有什么可以值得计较的。你啊,还是快点吃早饭吧。”

随即,就将手边的馒头递给了叶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