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这次,看鹿死谁手!(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熠看着眼前妈妈那张从未见过的可怕目光,那句话最终吞回了肚子里。

他觉得妈妈可能是气得口不择言,所以他难得没有耍小孩子脾气,而是一字一句地继续劝道:“就算没有家产,将来我也一样可以养活你啊,不要再去针对她了好不好?而且……我们也针对不过她,自从她从部队回来之后,你甚至被她气得几次吐血进医院,这值得吗?”

自从聂然从部队回来的第一天开始,他们母子两个人就从来没有赢过她。

一开始他也有过不服气,也做过很多出格的事情。

但自从她舍命救自己之后,他不知不觉中就换了一种思考的角度。

这些年,叶珍一直都在对他说,聂然将来会和他抢夺聂家,所以她不是好人,她会毁了自己。

久而久之他对这个软弱无能的姐姐越发的厌烦了起来。

可仔细想想,事实上聂然好像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谁,即使后来她像是变了个人之后,她依然没有做过什么,反倒是叶珍,他的妈妈一直有意无意地挑拨着,逼得聂然不得不做些什么来反抗。

特别是这次春节的时候,以前他不曾留意,这次他特意的留心,发现只要一有机会,妈妈就会到爸爸那里去告状,还说聂然那么晚不回家,不知道在外面做什么。

有些话就是他,都有些听不下去。

他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一定要这么讨厌聂然,甚至不惜用这种话去抹黑她。

“就这样和解吧,好不好?”

面对聂熠如此的苦苦相劝,叶珍却丝毫没有听进去半分,她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冷地问道:“那丫头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样护着她?”

聂熠一愣,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只是……不想再看你和她继续斗下去了,我不忍心你每次都被她气得半死的样子。”

他生怕自己再帮着聂然,会惹来叶珍更大的不悦,所以只能违心地换了个角度说。

果然,叶珍听到自己儿子说是不忍心自己,原本冷然的眼神顿时一个激荡。

原来……原来他处处维护着聂然,不是因为保护她,而是舍不得自己。

想到聂然在的那几天,聂熠那么乖顺的样子,甚至连自己都不争,为的就是自己,叶珍心里顿时后悔自责不已,看着他红肿的半张脸,立刻将他拥入自己的怀里,“儿子,对不起,是妈不好,是妈不好……妈不应该打你……”

“妈,咱们就算了吧……”聂熠趁看她已经缓和过来,趁着这个机会,说道:“我们是斗不过她的,还不如就这样算了。”

可是叶珍却在这件事上格外的坚定,一口否决道:“不行!怎么能算了!”随即她松开了怀抱,对着聂熠说道:“这件事你以后不要管了,你就做你自己的事情好了,其他的你不要去搭理,你也不用为了顾忌那死丫头,就委屈自己,这件事妈来处理!那死丫头……我不是没有办法治她!”

说完,眼底闪过一抹阴鸷。

“妈……”

聂熠暗觉不妙,可还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已经做好决定的叶珍起身已经朝着门外走去,临走前她还对聂熠关照道:“你不是困么,好好睡,等会儿午饭我会叫你的。”

接着就直接关上了门,只留聂熠一个人在屋内。

他突然觉得,事情似乎变得有些棘手了起来。

当即,下意识的就想打电话给聂然打电话,提醒她要小心,可正当他拿起电话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压根不知道聂然的电话。

怎么办……

接下来他要怎么办?

这边的聂熠拿着电话一脸的茫然无措,而已经回到自己房间里的叶珍却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按下了一连串的号码,然后等到电话通了以后,就径直对电话那端的人说道:“给我查一下,早上去A市的航班里有没有聂然这个名字!”

等到电话那头的人回了一句是之后,叶珍当即就挂断了电话,随后走到自己的化妆台前,拉开了抽屉,将压在抽屉最下面的一份报纸拿了出来。

那份报纸的时间已经是两年前了,是叶珍在最近才找人查聂然的时候查到的。

这上面的东西,足以让她在部队无法立足,也足以让她这辈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聂然……这次咱们看看,到底鹿死谁手!”

她嘴角一抹阴森的笑就此勾起。

窗外,云层厚重。

天际线翻滚着大朵大朵的铅灰色的云层,看上去似乎是要变天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