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 只怕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远道看她模模糊糊的转移话题,就知道她肯定多少知道点消息。

不然她怎么可能将这个话题简单跳过。

眼见着安远道误会,聂然也是无可奈何,“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要知道,以我的性子,我早就冲过去揍人了,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和你说这些。”

“那你干嘛一直劝我放你跟他们走!”安远道一想到刚才她那神情平淡反劝自己的样子,心里头就很是恼怒。

明明人家抓的是她,结果这位当事人不仅不急,还对自己说这么多一大堆的大道理,让自己放她跟那群士兵走。

这不是有病么!

聂然深吸了一口气,垂了垂眸,好言相劝道:“可是你这样扣着我也没有用啊,现在你是拿李营长压着,他们一时拿你没办法,可是一旦他们通知了上级,并且得到上级的允许,他们还会继续过来抓人的,到时候你是留不住我的,甚至到时候他们还会说你妨碍正常程序,给你一个罪名。”

她是知道安远道的心思,知道他想护着自己,所以她才愿意浪费那么口舌去劝他。

毕竟,那边的人已经掌握了一定量的材料,安远道这样不放人,到最后只会一起被拖下水。

到时候她会过意不去的。

“所以你现在就是非要上赶着被抓走是不是?”安远道现在看到她这淡定从容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哪有这样的人,连解决的方法都不想,就这么乖乖的跟人家走。

以前也没见她有这么乖觉的时候啊!

当初对付自己时那伶牙俐齿都跑哪儿去了?!

“你这算不算欺软怕硬?”他气恼不已地瞪着她,问道。

聂然扶额,“我不是上赶着被抓,也不是欺软怕硬,而是这件事的确发生过,并不是编造出来的,我有什么好反抗的。而且,你护得住我一时,护不住我一世,到最后甚至还会反而被我给拖累,何必呢。”

安远道却怒声道:“拖累个屁,我是你教官,护着你也是应该!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尽我一切所有职责和能力帮你。”

他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不像以往每次被聂然气得跳脚状况的样子,而是一种教官应有的坚持态度。

聂然听了,不由得怔了怔,但随即就玩笑地道:“你这可是徇私啊,明知道我做错了,你还护着我,将来被他们反咬一口,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对此,安远道哼了一声,“怎么咬?预备部队本来就有规矩,士兵外出必须得得到营长的同意,我这话没有任何的问题。当然了,如果他们非要认为尽职尽责也是一种错的话,那我也只能认了。”

前一秒还那么认真严谨的教官模样,可下一秒话语里就尽带着耍无赖的语气,让聂然不禁笑着摇起头来,“你这脸变的真是太快了,论胡搅蛮缠估计放眼整个部队都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什么胡搅蛮缠!我这是尽职尽责!会不会说话啊你,赶紧吃你的饭去,现在看到你就讨厌,别人一个个都安安分分的,每次到你这里,就准出幺蛾子!”安远道顿时眉头蹙起,瞪圆了眼睛吐槽了起来。

聂然这回倒是没有反驳,反而还点了点头,应了下来,“是啊,估计我真是和部队八字不合吧。”

安远道见她居然没有伶牙俐齿的还击自己,还用那种感慨的语气,还以为这话是触到她的伤心处了,立刻就挥了挥手,催赶着她,“行了行了,越说越来劲儿了,赶紧去吃饭,吃完了就去训练。”

聂然看他一个劲儿的催促自己,但他自己个儿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便问了一句,“那你呢?你不吃了?”

安远道指了指还站在训练场外不远处的那两个人,很是无奈地道:“总要请那两尊门神吃饭去啊,好歹也是战友,立场不同归立场不同,但是饭还是给人家吃啊。”

“那好,我先去吃饭了。”聂然笑了笑,说道。

“去吧去吧,这件事你就不要再想了,好好吃饭,好好训练,听到没!”

面对安远道叮嘱,聂然点了点头,就转身朝着食堂走去。

而停留在那里的安远道在把聂然送走之后,脸上那副神情逐渐收拢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很沉重的神色。

他作为教官,何尝不清楚自己这些举动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问题,但是现在他除了先把聂然扣在预备部队之外,别无他法,一切都要等营长回来才行。

因为他比聂然更加清楚这些人出现的意义。

只怕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就能解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