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 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五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这风凉话说的在场的那些人都禁不住脸上出现了些许的愤怒之色。

而向来沉不住气的何佳玉更是撸起袖子就作势要揍人,“你!你信不信我揍你!”

张一艾站在那里,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轻笑地继续说着风凉话,“揍我?我劝你与其揍我,不如劝劝你的然姐,让她进去之后把自己做过的那些坏事一一都交代了吧,争取宽大处理。”

在这次的事件中,如果其他人是带着好奇、担忧、焦急的心情来看待聂然的话,那么张一艾一定是带着好奇和好笑以及坐等聂然摔下地狱的那个人。

她讨厌聂然!

非常的讨厌!

因为在她面前,张一艾就觉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无论她耍什么手段,眼前这个人始终都能轻松的化解。

她不服气!

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天爷终于开眼了,居然让她栽了这么一次大跟头!

所以说,老天总是公平的!

张一艾好久没有这么从心里感觉到快乐两个字了。

看站在那里,用力的戳着聂然的痛处,想要看到她之后那跳脚、愤怒的反应,但很可惜的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聂然依旧风轻云淡得很,甚至阻拦了何佳玉上前要揍人的动作,笑着走到了她的身边,“张一艾,我要是真的被抓进去了,我就把你也一并带进去,到时候咱两就在里面相依为伴吧。”

张一艾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眼神中透露出了一抹鄙夷,冷笑连连地道:“你带我进去?你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带我进去?真是笑话!”

“你指使陈妍夕对我下药这件事我可一直都没对人说过,到时候进去了,我就一并交代了吧。”聂然微微凑到她的面前,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张一艾的脸色骤然一变,原本嚣张的样子顿时变得有些害怕紧张了起来,“你……你瞎说什么,我哪里有做过这件事!”

“没有吗?”聂然笑了笑,这次直接凑到了她的耳边,轻轻地耳语道:“哦对!我忘记告诉你了,陈研夕其实差不多恢复了,已经有了作为证人的资格了。”

她的话音刚落,张一艾因为太过震惊而松开的手,“哐当——”一声,餐盘就此掉落在了地上,并且还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聂然及时往后退去,避开了餐盘里汤水的飞溅。

“不,不可能……你骗我,你在诈我!”张一艾脸色煞白的嘟囔道。

她当时以为这件事会因为陈妍夕的疯病就此结束,却不想聂然却在这个时候说陈妍夕治好了?

这……怎么可能呢?

退回来位置的聂然耸了耸肩,一脸无谓地道:“我到底是不是诈你,到时候等他们过来请你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说完,就径直转身离开了食堂。

而张一艾则吓得腿软地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坐在食堂里正吃饭的人早在听到那一声餐盘掉在地上的声音就纷纷将目光转移到了门口,虽然他们听不到聂然和张一艾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张一艾被吓得腿软倒地的时候,就知道肯定张一艾又不自量力的去挑衅聂然,结果翻倍吓死。

这种情况他们看了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早就已经免疫了,所以一个个也没有去主动帮忙,反而重新低头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本来嘛,聂然又不搭理她,每次都是张一艾自己主动上去被虐,完全就是自己要作死,那他们何必多管闲事呢。

而另外一边的聂然在吃完了晚饭之后,就走出了食堂,打算去训练场继续照常训练。

可一走出食堂大门,就看到那两尊门神站在那里盯着自己,很明显他们并没有听从安远道的话去吃饭。

聂然很是自动自发的过滤掉这两个人,直接去了训练场训练了起来。

等到训练的差不多了,她才回到了宿舍。

那两尊门神碍于自己是男兵,不能上女兵的宿舍楼,就站在楼下等着。

回到宿舍里的聂然一推开门就看到早就已经洗好澡准备休息的九猫。

她看上去很冷静,也很淡定,完全就没有聂然那件事所影响。

不过就在聂然以为她不会搭理自己的时候,破天荒的她竟然在临睡前主动开口问了一句,“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哪里严重违规,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呗。”聂然整理下被子,就直接躺平在了床上。

“他们不会半夜来抓你吧?如果半夜抓你,你动作轻一点,别打扰我睡觉。”九猫很没有人性地说完了这句话后,就转了个身睡觉了。

“……”聂然彻底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