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 违规?简直胡说八道(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缓缓流逝。

又过了一天,站在门外的那名士兵看到聂然被吊在角落里,低垂着头,像是一个了无生气的提线木偶一样。

他尝试着再次替她送食物进去,可聂然还是倔强的拒绝。

看着她毫无生气的脸,嘴唇更是直接干裂了开来,长时间的没有休息,让她眼睛深陷下凹,这下他终于耐不住了。

“不行,这样不是办法,你等着,我给你想办法!”

说完以后,也没有等聂然来得及开口,那人快步离开了房间。

他虽然资历没有许队长,但是部队的规矩他还是很熟悉的。

他实在无法忍受自己原本崇拜敬仰的地方,因为许队这样的滥用私刑而变得如此的灰暗。

那只是一个女孩子啊。

一个年龄才双十年华的女孩儿而已。

即使她是一个怀疑的对象,但也不应该这样对待。

更何况许队连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不是吗?!

凭什么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去对待。

经过这几天压抑和上下级而被迫的无奈后,他觉得如果在这里都无法得到公正,那还不如离开这里。

抱着这样的信念他快步离开了审讯大楼,朝着另外一栋办公楼而去。

那个地方他从进来之后,就没有进入过。

因为等级不够,所以从来没有机会进去过。

但是这回,他愿意为了自己曾经的信仰和那个审讯室里倔强的女孩儿,去闯一闯那个地方。

带着满腔的愤怒和坚定的信念,他一路冲到了那栋大楼下。

然而……

还没见到人,就在大门口被人阻拦住了。

那两个哨兵把他直接拦了下来,面无表情地道:“你找谁?”

“我要见秦副书记。”那人被迫站在门口,对面前的那两个士兵说道。

两个士兵看他一副着急不已的样子,最后只是留了一句,“秦副书记现在正在会客,不见任何人。”

那人很是焦急地说道:“不行,我现在马上一定要见秦副书记。”

“不行,副书记正在见人,不要在这里妨碍通行,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哨兵很是公事公办地警告和提醒着。

“但现在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我一定要见!”

无论那人怎么说,可眼前的那两个人却依旧不为所动,那人被如此拒绝,不死心地就此朝着大楼喊了起来,“副书记!秦副书记!”

那两个人看他这样无理取闹,终于皱起眉冷呵了起来,“喂!你再大呼小叫地闹事,我们可真的不会手软的。”

说完,就举了举手中的枪支,示意他离开。

那人被他们两个人手中的枪支给吓到了,不禁一顿,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再也不敢放肆的喊叫了起来。

但同样的,他也没有气馁地就此放弃,而是就站在了大门的阶梯口,就这样傻等了起来。

他想,副书记既然在会客,那也就是说在办公室。

只要人在办公室那就好办了。

他就在这里四等,等到晚上工作时间结束了,他就不相信副书记不会下班回家!

那两个人看他站在阶梯口,没有妨碍门口的正常的通行,也就没有再继续挥赶他了。

而这些,在楼上的秦副书记对此一切都不知道。

此时的他正笑呵呵地亲自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的人,并且说道:“李营长您这不是刚出差回来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来了?”

原来那个能让秦副书记亲自倒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宗勇!

他是今天上午九点刚下的飞机,才一回到部队被季正虎告知了这一消息。

当即他就傻了眼。

聂然被抓?!

“好端端的怎么会被抓?”他当时很不解地就问道。

季正虎很是简单明了地道:“说是任务执行时有严重的违规操作,安教官好几天都在外面打听消息,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违规操作?

聂然做这些任务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没说违规,谁能说她违规!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那你们就没有阻止吗?难道你们没有告诉他们,预备部队是有规定的,没有营长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出入部队吗?”

“我们说了,但是对方非常强势的就把人带走了,甚至还说是他们上级批准的,即使是您都无权过问。”

“我无权过问?呵!这群家伙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李宗勇威严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怒容,在起身下楼对季正虎说了一句,“让安远道马上回来,我现在立刻亲自去一趟那边!”

接着他就马不停蹄,连喝口茶的时间都没有,就坐车往这里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