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 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五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这一句话仿佛有着道不尽的无奈。

让李宗勇的神情一顿,“你放心,你只要是无辜的,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的,只是时间太紧,可能这段时间我都不会过来了,你自己在这里安分点。”

“放心,你很快就会有很多的时间。”

聂然这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让李宗勇不禁皱了皱眉,但最终只是将她的话认为是疯言疯语罢了,又匆匆交代了她两句,最后便离开了。

看到李宗勇转身离开,铁门再次被关上后,聂然整个人的身体像是失去了水的鲜花,脱力一般靠在了椅子上。

那两只受伤的手更是因为刚才太过大力的动作,最后导致白色的纱布上被晕染出了一大片的红色。

李骁……

她闭着眼,默念着这个名字,一遍又一遍。

而这时候的当事人正坐在李宗勇的车内,用冰袋敷着脸,眼底一片冷凝。

李宗勇在过了十分钟后上了车,看到她那样子,蹙眉问道:“你还好吗?”

现在李骁变成这样,多少他也是有些责任的,毕竟这次带她过来的人是自己。

李骁在面对李宗勇的时候还是很尊敬的,她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你……别怪她,她可能是因为这次被刑讯了,连饿了几天,才会头脑不清楚。”

李宗勇看她那半张脸被聂然打成这个样子,心里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以至于替聂然解释的时候,也有些尴尬了起来。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还替聂然说话,总感觉有些偏心。

不过李骁倒并不介意,反而注意的是那句刑讯。

“你说她被刑讯了?”

李宗勇目光沉沉地点了下头,“嗯,连续被铐了几天,手腕都破了,最后整个手铐都被嵌在了肉里,所以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手铐居然嵌到肉里?

这得有多么严重的刑讯才会这样!

一路上,坐在车里的李骁的神情都十分的凝重。

等到了部队下车的时候,李宗勇还在替聂然解释着什么。

李骁点了点头,然后就回到了训练场继续训练了起来。

可是她那半张被打得像猪头的脸一眼就被人看到了。

“你这什么情况?”安远道看到她跟着李宗勇出去的时候还没有什么问题,可一回来半张脸就肿了,还浮出五个手指印,摆明了就是被人给打的,“你被谁打的?哪个王八蛋敢打你啊?”

好歹也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兵,将来也是要去9区的,哪个混蛋敢有这种本事?

“我没事。”

李骁说了这么一句,就转身继续训练了起来。

但这一巴掌是在太过厉害,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都没让这巴掌印给消下去,她顶着这么半张脸,很快所有班级的人都看到了,并且也知道李骁跟着营长出了一趟门,结果被打了。

晚餐的时间何佳玉她们纷纷跑过来关心,可无论怎么问,李骁始终不说到底是谁打的,并且还一反常态的只吃了几口,就上了楼。

“不会是营长打的吧?”

看着李骁快步离去的背影,何佳玉很是大胆地第一个做出了假设。

“不可能把,营长没事打李骁干什么。”只不过很快就被身边的施倩所反驳了。

何佳玉依旧坚持地道:“可是除了营长,也没有人能打骁姐了啊,谁有那资格啊。”

“就算营长有那资格,但是理由呢?打人总有个理由吧。”

“那……那……说不定营长不高兴了,就拿骁姐出气呢?”

何佳玉的话立刻遭到了身边施倩的一个白眼,“你这个假设根本不成立,营长何必跟一个女兵置气,连安魔头都从来不对女兵动手,更何况是营长了。”

“那你说骁姐那耳光到底是谁打的嘛!”

这不止是何佳玉一个人的疑惑,还是在场所有预备部队人的疑惑。

是啊,李骁到底是谁打了?谁能够打她呢?

面对李骁的闭口不谈,李骁被打这一莫名事件越发的变得离奇了起来。

但这一切李骁都浑不在意。

因为她想不明白,聂然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样。

为什么她会认为自己是那个匿名举报的人?

更重要的是,她竟然还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一巴掌可没有放水,而是实打实的一巴掌。

那一夜,她就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那半张的脸,陷入了无限的思索中,还没等天际泛起了鱼肚白,她忽然之间翻身从床上起来,打开了台灯,坐在了书桌前,拿出了纸笔快速的写了起来。

等到天空彻底大亮的时候,她带着那份东西就直奔李宗勇的办公室而去。

------题外话------

五更结束,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