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 她本来就已经死了(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对面的秦副书记立刻抢白道:“你父亲这次来,其目的还是想劝你和我们合作,你只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坦白,到时候我们会从轻处理的!更何况你当初也是答应的,只要我们答应你见人的申请,你就会和我们合作,不是吗?”

聂然又啐了一口血沫子,微微一笑地道:“我有不合作吗?我不是被你一直锁在那里,随时等待着合作么。”

秦副书记这下不禁放开了聂诚胜,走到了聂然的面前,皱眉地道:“可是你一句话都不说,那怎么能叫合作。”

今天早上他们特意找她问话,可是这女兵一句话都不说,就躺在医务室里装睡。

无论怎么说,始终闭口不谈。

对此,聂然唇角小小扬起了弧度,然后到:“这就是你们的问题了,只要你们有本事撬开我的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

“逆子!”

聂诚胜的态度比秦副书记更为激烈很多,他当下就要冲上前去想要再给聂然一巴掌。

可惜被两个士兵死死地拽着。

聂然看着他愤怒地挣扎着,那盯着自己的眼神里恨不得能生出两把刀来捅死自己。

她顿时好心地轻声提醒到:“聂师长,在这里打人可是要被处分的。”随后转而对旁边的秦副书记意味深长地一笑,“是吧,秦副书记?”

秦副书记心头一颤,知道她在暗指什么,只能点头道:“是……”

“所以你可千万别意气用事,更何况你过来应该也不是来劝我的吧,何必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聂然站在那里,满是讥讽地道。

“你……你……!”聂诚胜气得指着聂然的手直哆嗦,随后便丢下了一句,“秦副书记,这个人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你就按部队规矩办了吧,任何的结果我都同意,我都没有意见。”

说完,他将身边那两个士兵猛地一把推开,站在那里,铁青的脸色早已黑如煤灰,只听到他冰冷的声音里透着压抑的愤怒,“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女儿,我就当我女儿死了!”

然后转身就朝着部队大门口走去。

很明显,是把聂然给丢下了。

站在那里的聂然却嗤了一声,轻笑地呢喃地道:“你女儿本来就已经死了,是被你杀死的……”

只是那句话在出口的那一瞬间就被冷冽料峭的寒风中给吹散了。

“快快快,快去把聂师长给请回来!”

聂然看到秦副书记还要把聂诚胜给弄回来,不禁道:“没用的,遇到这种事情他是不可能回来的,而且他丢下我不是一次两次了,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还是赶紧带我去医务室吧,我可不想失血过多而死。”

她自顾自地就转身朝着医务室里走去。

聂诚胜刚才根本就是打自己一巴掌,好给自己一个负气离开的台阶而已。

不过好在她自己也有想要和他差地闹掰的机会,这下两个人都打成目的,也算是共赢了。

只不过他们两个共赢了,留下了的秦副书记却呆住了。

丢下她不止一次两次了?

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这这这……

这是亲生父女?

不过再觉得奇怪,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秦副书记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看着聂诚胜离开,接着就跟着一同跟着聂然去了医务室。

聂然这次被打得情况比较重,好几天都不能张嘴,就连吃东西都不能吃。

好不容易磨磨蹭蹭休息了几天,最后还是抵不过要重新回到审讯室继续被审问的命运。

聂然坐在那里,脸上看上去平平淡淡的,但实际上心里却在盘算着,都那么多天了,为什么还没有任何的动静。

“聂然,我劝你还是及早把这件事坦白了,你这样浪费时间,到头来不仅不能减少罪行,甚至还因为你的拒不承认而导致加重刑罚。”为了以防万一又出现什么刑讯等问题,这一次是秦副书记亲自上阵来询问。

聂然坐在那里,耸了耸肩道:“我合作啊,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合作了,只不过事情太多,我脑子实在不怎么好使,可能需要回忆的时间比较长。”

她那副无谓的样子让秦副书记立刻蹙了蹙眉,面色微微发沉了起来,“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别以为有李营长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刑讯这件事的确是我们工作上的错,但是这不代表你能够这样无限制的拖延下去。”

“我也没有和你开玩笑,我的确现在正在思考怎么和你说。”聂然单手撑着下巴,看上去像是在思考,但更多的却让人觉得是在拖延时间。

秦副书记顿时拍了下桌子,冷呵道:“聂然同志!你……”

话还没说完,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门外探进了一磕脑袋,轻声地喊了一声,“秦副书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