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 任务记录被抹去?(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治了?你这叫治了?”李宗勇一扬眉,作势又要开训了起来。

不过这时候聂然及时地插了一句,“是治了,这点我证明。”

聂然前一句话替秦副书记打了圆场,秦副书记还在心里默默地小小感激了一把,可后来的那一句话让他顿时在心里默默流泪了起来。

“前两天你要是来的话,我估计连话都说不利索。”

果不其然,聂然这话一完,李营长那张脸更沉了下来。

这个聂然……真是他的克星啊!

秦副书记在心底哀叹不已,可脸上又不能表露出来,只能一个劲儿的表示,等会儿会让医生再过来仔细复查的。

聂然在旁边看了半天戏,嘴角是明晃晃的笑意,过了良久,她才出声解决了这位可怜的秦副书记,“算了营长,我现在不也没什么事情么,还是谈正事吧。”说完后,她又对秦副书记道:“我看在营长的份上,今天一定好好合作。”

她一脸我都是为了营长,你就感激涕零的样子,让秦副书记不禁扯了扯嘴角,很是配合地笑了一声,但看得出来其中苦笑的成分最多。

早知道她那么怕李营长,前几天就应该把理应给带过来了,也不至于浪费那么久的事情。

有了聂然这番话,李宗勇的脸色才算好了一些。

在秦副书记的亲自迎接下,才落了座。

秦副书记在刚才丢了面子,在审查的时候自然不会手软了,只见他面色严肃的审讯着。

在一系列的简单问答后,他开始正式盘问了起来。

“经过举报人的举报后,我们有过深入的调查。当时在新兵连里,你和冯英英不和,这件事是真的?”他问道。

聂然倒也坦白,她点头道:“是啊,我和她不和。”

“为什么不和?”

聂然思索了一下,才回答道:“因为那时候我性子比较软弱,为此她就处处欺负我,曾经有一次还把我往河水里按,害得我差点溺死,在医务室里躺了一段时间。”

这件事让秦副书记扬了扬眉。

她还性格软弱?

这女兵如果能说是性格软弱,估计这世界上就没有强悍的人了吧。

但这个他也只能在心里怀疑。

因为她这样肯定自己和冯英英不和,才能引出下文。

“所以这件事造成了以后你的杀人动机是吗?”

他的下文一出来,聂然就笑了,“你也别和我在这里套话,冯英英这件事我不是没耳闻,她当时是死在海里,还被人砍断了四肢,我那时候可没什么机会去海边。”

聂然这话让秦副书记也轻笑了一声,“你没机会去海边?不一定吧,你当时莫名其妙的请假离开了部队了好几天,可是有足够的时间。”

聂然的笑微敛,眉头轻皱了起来,有些含糊地道:“我那几天很忙,可没时间去海边玩儿。”

“你忙什么?”秦副书记看出了她话里的模糊,一击即中地就继续道:“我们问过你的连长,他告诉我们,你当时请假是回家。但是,后来我们问过你父亲,那时候你根本没有回家,所以你撒谎了!你这些天一直都在外面,你说!你在外面干什么!”

聂然原本垂眸不语,但在听到请假回家四个字的时候,她猛地抬头,似乎带着不可思议地样子,“你说连长告诉你们,我是请假回家?”

“是的。”

看到秦副书记肯定的回答后,聂然好像还觉得不够,冷着声音道:“我再问一遍,你确定他说的是我请假回家?”

坐在那里的秦副书记看到她这般突然的转变,虽然不明白,但是还是依言地点了点头,“我非常确定。”

而身边的李宗勇看到聂然这个反应,就知道里面有问题了!

“那你当时到底去哪里了?”李宗勇沉着声音开口问了一句。

聂然答非所问地冷冷一笑,“咱们连长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骗秦副书记和营长。”

“你什么意思?”秦副书记顿时拧起了眉头。

聂然坐直了身体,一字一句道:“我那时候可是在为部队卖命执行任务好吗!回什么家!”

坐在那里的秦副书记一惊,“你在执行任务?你执行什么任务?”

“就是那个梁氏集团的任务,你不相信可以问我以前的教官,这件事是他命令我去做的。”聂然说道。

秦副书记当即低着头,在宗卷里不停地翻查着,“可是你的档案里没有这个任务的记录。”

这回轮到聂然惊讶了,她的脸上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和错愕,“不可能!这是我在新兵连里的第一个任务,难道当时因为差点被追杀,所以不满意就不记了?不会吧,我可是拿命做的任务,就算失败也应该记录才对啊,更何况我还是成功完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