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 自保(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这边的人刚发布命令请叶珍来一趟,那边的叶珍此时正在医院里躺在病床上昏睡中。

在足足昏睡了一天之后,她终于缓缓地醒了过来。

坐在旁边的聂熠守了叶珍一晚上,这会儿看到叶珍醒过来,当即就凑了过去,很是担心地在她耳边询问道:“妈,你怎么?你还好吗?”

已经醒过来的叶珍转了转眼珠,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后,很是虚弱地皱着眉头问:“我这是在哪儿?”

聂熠看她像是要起来的样子,连忙上前将她一点点搀扶了起来,替她的身后垫了几个垫子,然后解释道:“你在医院,是家里的那些人发现你晕倒在了家里的后花园里。这不,马上把打电话给爸了。我爸现在去楼下给你配药了。”

“我睡了几天了?”叶珍靠在那里,脸色苍白,就连说话都虚弱得不行。

聂熠替她倒了杯水,然后递了过去,“一晚上而已。不过,妈你怎么没事又晕了呢?”

聂熠觉得最近这段时间好像没什么事情可以扰得她情绪激动的吧?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

聂诚胜从门外走了进来。

叶珍缓冲了这么一两分钟,便把昨天下午和严季广打电话的事情回忆过来了。

这时候她最要紧的就是要自保!

昨个儿严季广那番话摆明了就是在说事情可能会暴露。

于是,她想了想,于是对聂熠道:“聂熠,你能不能……能不能先去帮妈妈把医生照过来,妈妈想问问医生情况。”

聂熠现在也已经是个半大的小伙子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很是懂事地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就离开了病房。

此时的聂诚胜正在替她把药片取出来,先让她吃上一粒。

自从在那边和聂然彻底闹翻之后,他特别觉得对不起叶珍。

可又拉不下脸,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总是好好坏坏的,结果这一回叶珍倒了,聂诚胜才真的急了起来。

“你好端端地怎么又晕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上次春节的时候……”

他语气带着一丝抱歉,还没想到后面要怎么说,就听到身旁坐在病床的叶珍突然带着哭腔地喊了一声,“老聂……”

聂诚胜一听到觉得不对劲,转过头一看果然是哭了,他顿时眉头拧紧了起来,“好端端的你哭什么?”

“我……我对不起你……我……”

叶珍不顾自己才刚醒过来,就情绪激动地哭了起来,聂诚胜在担心之余,同时也没忘记他刚才那句对不起。

聂诚胜皱起眉头,问道:“你做什么了就对不起我了?”

“我……我脑子一时糊涂……我就一直没有对你说……”叶珍说到这里就开始小声哽咽的抽泣了起来。

聂诚胜是军人出生,自然不会那柔情的一套,特别是她磨磨蹭蹭了那么久,耐心都快给她磨没了,“说重点!”

病床上的叶珍一个哆嗦,才颤抖着道:“我……我在聂然新兵连的时候……拜托新兵连的连长……让他能够好好训练聂然,为咱们聂家争气,然后还拜托其中一个我家那边的新兵好好照顾聂然,结果没想到那严季广听差了我的意思,竟然就把她偷偷的弄出去执行任务,我……”

一听到是这个事情,聂然紧绷的脸色才缓和了起来,淡淡地道:“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不是后来还得了一个勋章么,挺好的。”

可叶珍却摇头着道:“不,不是的,在那次前她还做过一次很小的任务,我当时知道了这个消息……吓得要命,我让他马上把聂然给召回来,毕竟新兵是不可以做任务的。但谁知道,结果他告诉我,聂然已经去执行了,那几天我怎么都吃不好睡不好,我……我一直不敢告诉你,后来好在聂然安全回来了,我才放下心,可是刚才……就在刚才严季广给我打电话说,那边的人在查了,我……我怕的不行,我……咳咳咳……”

说到这里她很是巧妙地咳了起来。

而且一声比一声的响,似乎是要把肺给咳出来一样。

苍白的脸色和大口大口的喘息模样,仿佛下一秒就会死掉一样。

聂诚胜上前轻拍起了她的背,“好了好了,你先别激动。就算查,最多就是个失职罪名,记过处分,大不了就撤职,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反正现在聂诚胜觉得,再大的事情都没有聂然和非法人员厮混在一起的罪名大。

以及……

忤逆自己!

想到那丫头对自己那副态度,他脸上的神色就紧绷了起来。

叶珍缓和了几分,然后才问道:“你不怪我吗?”

聂诚胜顺了顺她的气,很是不在意地道:“没什么可怪的,当时你也是好心想让聂然成材而已,又不是存着什么坏心,我能怪你什么。”

叶珍仿佛是被聂诚胜的信任感动到了,软着声音叫了一声,“老聂……”

------题外话------

今天就四更……大家晚安

PS:想不想打死叶珍?想的请让我看到你们高举的小手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