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 不要做傻事(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奇怪归奇怪,但是夏书记还是很客气地道:“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冯英英这件事解决了,但是她迟迟没有回答为什么自己和非法人员在一起,我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就把人给放了吧,更何况叶珍到现在还没有过来问话,万一出现变故那怎么办?”

李宗勇坐在那里,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可是明天冬季考核就要开始了,聂然如果不能准时去参加,成绩就会被取消掉,夏季考核她已经被取消一次了,冬季考核她再不去,她到时候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夏书记听到他这番隐隐急促的话语,才恍然原来是因为考核的问题。

不过……

现在的问题好像不是考试的问题吧。

聂然现在可是被怀疑和非法人员有亲密的过往,李营长不担心她的身份和在部队的目的,居然还担心她不能考试?

这是对自己士兵的信任,还是……

夏书记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李宗勇,接着才开口道:“可是现在事情还没有结束,我不能随便放了她,这关乎到部队的安危。我觉得李营长,你与其在这里和我说放了她,不如去和她聊聊,让她早日合作。”

他的话滴水不漏,句句都是让聂然坦白,这让李宗勇很是无奈。

那小子的情况,他是真的不想说出来。

这件事牵连的范围太大,而且这件事也不是夏书记所管辖的范围,要是说了出来,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

更何况那臭小子现在关键时刻,那边的人还没彻底稳定下来,实在不能说啊。

“如果您想见聂然,我可以现在让您去和她见上一面。”夏书记看到他低垂着眼睑,在思考着时,便很是通融地道。

但这话也说明了,要想放聂然是绝对不可能的。

无奈之下,李宗勇只能站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是不是非要让聂然交代,她才能出来。”

夏书记眉眼也满是严肃,他点了点头,“是。”

这一声是,已经敲定了一切。

李宗勇深吸了一口气,最后只能说了一句知道了,便离开了办公室,在回预备部队之前,他准备再去见聂然一面。

有了夏书记的一个电话,李宗勇很快就看到聂然从另外一个门口走了进来。

她现在还没有被判下来,而且她也没有承认自己的“罪行”,所以她身上没有带任何的手铐之类的东西,衣服也没有换,但是身后却跟了三个士兵盯着。

足以可见对她的警惕了。

李宗勇明知道这丫头是被冤枉的,却无法为她洗清,甚至还让她为了臭小子不得不蹲在这阴仄的关押室里。

说真的,他挺心疼这丫头的。

也同样觉得自己太自私。

其实他只需要把那臭小子的档案拉出来,交上去,聂然就能走出去了。

但是为了那臭小子的生死安危,他却选择沉默。

“这么久不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可不太好啊,会让我觉得你在心里做了什么让我反对的决定。”聂然很是坦然地坐在自己的专属位置上,嘴角扬着笑,但眼睛却很是犀利。

显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刚才李宗勇坐在那里那份纠结和某种隐隐壮士断腕的决定。

“可不要做傻事哦。”她笑着提醒了一句。

坐在对面的李宗勇听到她这话,紧绷的面色微缓了一下,但是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最终只是让那三名士兵离开,然后转开了话题道:“丫头,冯英英那件事现在因为有方亮所交出来的通话记录,我们发现原来你在新兵连的任务现在是你的继母叶珍让连长给你布置的。”

“然后呢?”

李宗勇看聂然那一脸的淡定模样,就知道她其实早就知道幕后的人是谁了。

一切都在按照她所设计的脉络一点点的发展,伸展。

但有一点她还是算差了。

“可,他们说虽然冯英英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但是你和非法人员交往密切却是事实,如果不坦白,就无法放了你。”李宗勇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很是沉重,每说一句,就艰难一分。

他很怕看到聂然的伤心和失落表情。

所以他很是难得的竟然会低下了头。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句平淡得几乎没有半点起伏和波澜的话,“没关系,这件事我已经不在考虑范围内。”

不在考虑范围内?

难道她早就知道,并且死心了,放弃了吗?

想到这里,李宗勇的拳头禁不住地紧握了起来。

都是因为他没有及时的去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