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 你还隐瞒了我什么?(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如今竟然一拿到出院单,他们这群人居然直接就要把叶珍带走,连一口喘息的机会都不给。

一直碍于上面,所以聂诚胜也只能铁青着脸,可直到……那名士兵带着医生的检验报告过来,说医生已经认为叶珍可以出院了,所以现在要马上带叶珍回去。

这让聂诚胜终于忍不住了。

“这开什么玩笑,她才刚恢复,怎么可能忍得住那么长时间的颠簸?”他怒声地问道。

站在门口的那名军人依旧还是那么平静地回答:“医生说了,聂夫人只需要心情平和就没有问题,我们也已经请了医生和护士在路上随时候着的。”

聂诚胜对于他们这么急促的催赶非常的恼怒,“胡闹!她可是心脏有问题,万一在路上出现个好歹,怎么办!”

但那名军人站得笔直,丝毫没有被他的愤怒所影响,语气冷淡却刚毅,“聂师长,请你不要为难我们,医生说了她已经没有问题了,你再这样下去,我们会认为你在拖延时间。”

“我拖延时间?我有什么可以拖延的!”聂诚胜这下真的是被激怒了,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可那名军人就好像是故意让他说这番话一样,聂诚胜这话才说出口,他马上接了上去,“那么,就请聂夫人和我们走一趟吧。”

“如果我说不呢?”

聂诚胜倒不是故意为难,而是他实在觉得自己作为师长,一个小兵用这样的态度对他,实在让他觉得丢面。

然而,谁能想到让他更丢面的话随之而来。

“那么,请聂师长也一并走一趟吧。”

聂诚胜眼底的怒火“轰”的一下冒了出来,“混账!知不知道我是谁!”

“抱歉,这是上面的命令,如果聂师长觉得有问题,可以随时向上反映。”

那人看上去像是和他杠上了一样。

聂诚胜抿着唇,眼里很是阴郁,“你拿上面的人来压我?”

“如果聂师长这样认为,那么我也无话可说。”那人看上去不再和他继续说下去了,而是转而对身后的那两个人径直吩咐道:“找两个人护士把聂夫人搀起来送进车里。”

“你……”

敢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下一秒那个人对聂诚胜道:“请聂师长也一并上车。”

“什么?”

“上面的说过,如果聂师长再三阻拦,就一并请过去。”

“好、很好!”聂诚胜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那我就去见见你的上级,和他聊上一聊。”

话说完,那个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去做其他的安排。

叶珍原本一开始还有些抗拒,可是后来听到聂诚胜那个脸色,也就顺从的穿好了衣服,在护士的搀扶下下了楼,钻入了车内。

两个人就这样被送回了那边。

期间叶珍虽然觉得有聂诚胜这个后台撑腰,但是心里总是有些害怕,所以去的飞机小动作不断,时不时的就咳嗽不舒服。

但每一次,身边两个医生和护士都能应付自如。

到最后,那名早就看出她心思的医生直接就给了她一句话,再不舒服,就直接上镇定剂。

这句威呵一出,终于让叶珍安静了下来。

从这里到达那边,需要两个小时的飞机,路上也需要三到四个小时,以至于当他们两个人过了门岗关卡时,天色都已经暗了。

因为是请来问话,而不是来关押,所以聂诚胜和叶珍两个人就被安排在了一间单独的房间里。

那个房间里设备齐全,并非像聂然那样一个空荡的关押室。

两个人在那里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聂诚胜就起来了,随时准备着在被询问。

然而当他没想到的是,没有询问。

他们告诉他,上面的人有事,询问的事情暂时往后挪,但至于什么时候才询问,他们也不知。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询问无限期延后,在询问之前,他们暂时要住在这里,并且不可以和外接有交流。

聂诚胜不傻,这话里的意思很清楚,他们是被变相被软禁了。

只不过聂诚胜不解,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不过就是一个新兵连的新兵出任务而已,更何况聂然也没死,这件事违规他是知道的,可最多就是处分或者是警告的地步,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可是他却忘记了,新兵出任务,那是绝对的违规。

不仅违规,甚至可以说是拿新兵的生命在开玩笑。

而聂诚胜因为对于聂然的态度,所以才会这样的漠视和冷淡。

不过,聂诚胜在这里面混迹多年,他在心里似乎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感觉,所以他立刻就将目光定格在了叶珍的身上。

“你是不是还隐瞒了我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