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 他的身份(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他也和今天的叶珍一样,不断地解释、推脱着,但是每当他说完一句,李宗勇总是能从那堆叠得如同小山一样的证据里抽出一份,然后砸进了他的怀里。

每一份都是针对他所说的借口而做的口供和证据。

久而久之,他也不再说了。

沉默。

默认。

就只是短短的半个月的时间,他从威风堂堂的聂师长变成了阶下囚。

那速度快得让他措手不及。

近乎是懵圈的状态进了狱中,过着阶下囚的生活。

而同样的,现在轮到叶珍了。

没有了当初进入后的拥有的单独设备,羁押室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简易的厕所,一个挡板,一张床,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没有了依靠的叶珍,证据确凿,根本连喊冤枉的可能性都没有。

两夫妻就这样双双被关押了起来。

“暂时先关在这里,等到时候宣了判,再说吧。”

李宗勇正对着夏书记说话,只不过话还没说完,结果裤袋里的手机就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那是霍珩的专属手机!

李宗勇心头一凛,但脸上不露出分毫,和夏书记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他就找了个空旷的地方,接了那通电话。

“什么事要一大早上给我打电话?”

以往那臭小子几乎不怎么会在白天给他打电话,但今天却这么早,让他很是紧张。

电话那头的霍珩对他说了简单的几句话,却惊得李宗勇恨不得跳起来,对着手机就怒骂了起来,“你是不是疯了?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臭小子,我告诉你,现在最好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

“我不干,你不是很牛气么,连这种事情都不告诉我,那你现在也可以自己干啊,还需要我来做什么。”

“你你你!臭小子,你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

“行行行,我真是怕了你了!这事儿我会给你办,但是接下来你给我好好的,别再乱来了听到没!”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霍珩说了什么,李宗勇很快就无奈地退让了。

在他答应了之后,电话很快就给挂断了。

李宗勇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无奈地叹息了一口气。

这个臭小子,为了这丫头可真是不要命了。

当即,他又打了个电话,然后转身进了审讯室里,和夏书记说道:“等会儿有没有空?”

“什么事?”

“我有很重要的是要和你聊一下。”

“可以。”

身边的秦副书记看到了,很是识趣的就把东西整理好了,然后离开了审讯室。

而夏书记也在整理完了东西以后,就和李宗勇一起转身去了办公室。

整整一个中午,李宗勇和夏书记都没有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没有人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但可以知道的是,经过了李宗勇和夏书记的详细的交谈后,在三天的时候李宗勇就亲自去接聂然。

“是来告诉我好消息的吗?”聂然看到他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关押室,不禁浅笑地站了起来。

李宗勇看到聂然在这里阴暗的房间里从初春待到春末初夏,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用力地点了点头,“嗯,叶珍因为插手部队事物,被暂时关押了,至于聂诚胜因为有严重的违规,也被暂时关押了。”

聂然听到这个消息,嘴角地笑这才上扬了起来,“辛苦了,营长。”

她知道叶珍很好办,但是聂诚胜却不好办。

刘德是聂诚胜的亲信,要想撬开他的嘴并非那么容易的。

虽说有她出谋划策,但真的实际做起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还是很棘手的。

只怕这回李宗勇在刘德身上花了不少的心思。

而事实上,聂然猜得的确八九不离十。

那段时间所谓的询问延后其实根本就是李宗勇时间来不及,故意拖延,顺便也是让刘德能够相信聂诚胜栽进去的这一流言。

这一计策很冒险,万一刘德不开口,而李宗勇扣着聂诚胜不放,时间一长是很有可能被反咬一口的,以至于最后他都会被拖累。

但好在,最后的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行了,辛苦总算有回报啊,快点跟我走吧。”李宗勇站在门口,对她招了招手。

聂然嘴角地笑微僵,“跟你走?我的事情还没有交代,怎么跟你走?”

“我都替你交代好了,所以你赶紧跟我走吧。”李宗勇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臂,往门外拉去。

但聂然却一动不动,皱着眉头道:“你替我交代了?你替我交代了什么?”

“就是基本的交代啊。”

李宗勇含糊其辞,可聂然不傻,她还是一步不挪地站在那里,平静地眼神里透着犀利。

两个人顿时有些僵持了起来。

最后,还是李宗勇率先败下了阵,松开了她的手,站在那里,无奈地道:“他的身份。”

------题外话------

四更结束,今天爽了没,两个渣渣都倒台了。

接下来然哥要给他们尝一尝那滋味了,啧啧,晚安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