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 你不知道是谁举报的?(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坐在那里,笑着叩着桌面,“那你觉得我应该在哪里?牢里?那多不好啊,咱们一家三口全坐牢,人家会笑话的,好歹也要放出来一个才行啊。”

“怎么可能……你……你被无罪释放了?”聂诚胜急切地走到了桌前,询问道。

身后的两名士兵当即将他抓了回来,一把将他按在了椅子里,然后锁上,走到了门口,将空间留给了他们父女两个人。

聂然笑着点了点头,“是啊,营长为我找了好多的证据,证明了那份举报材料是假的,照片是合成的。”

聂诚胜一惊,“假的?”

“是啊,假的。不过你的那些证据和材料应该不是假的吧?”聂然歪着头,笑眯眯地反问道。

聂诚胜神情一滞,紧接着就抓着椅子的扶手,很是激动地道:“那太好了,那你快去找汪司铭的父亲,然后把这件事告诉他!你告诉他,我是被误会的,是被人诬陷,让他插手介入,现在只有汪司铭他爸能救我了!你快去啊!”

相比起聂诚胜的急切,聂然显地非常地淡定,“汪司铭?可惜,我和他关系并不怎么好。”

聂诚胜听到这话,有些急了,“怎么会不好呢,我看他上次过年不是和你一直在一起么?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

聂然轻笑了一声,“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聂诚胜否定道:“我怎么会搞错呢,那小子看你的眼神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我说你搞错的地方不是汪司铭,而是……我凭什么帮你?我好像记得,有些人不是已经早就和我已经断绝父女关系了么,怎么现在又自称什么爸爸。”聂然用手撑着下巴,很是好笑地问道。

聂诚胜顿了顿,这才想起来自己前段时间对她做了什么,他赶忙变了个脸,转了个语气道:“那不是爸爸一时生气说的胡话么,再说了这血缘关系哪里是说断就断的,而且你一出来就来看爸爸,显然也是舍不得爸爸,所以说你抓紧时间和汪司铭联系,让他想办法帮你。”

“怎么想办法?”

聂然没有立刻反驳,这让聂诚胜以为她这是原谅自己了,马上就向她直起了招,“这个还要我教你吗?他对你有兴趣,你对他使点手段,他还不都乖乖听你的。”

他话里隐晦,但是聂然却心里跟明镜似的,不禁在心里头凝出了一抹冷笑。

可面上却还是装作很是单纯的样子,继续问道:“使点手段?这话我怎么听不太懂呢。”

聂诚胜不禁有些急了起来,但碍于现在只有聂然能帮他,为此他只能尽量软着话,“你这孩子!怎么这个也不懂呢,他喜欢你,你只需要稍微的主动一点,那不就成了。”

“可是这件事非同小可,就算我主动,但是他要是怕他爸不敢帮我怎么办?”

聂然故意这样说,她就是想看看聂诚胜到底还能无耻到什么地步,结果……

他还真是没让她失望。

只听到聂诚胜哄骗地说道:“那你就再努力一下啊,必要时牺牲点,势必要把汪司铭拉拢到你身边,让他和你统一战线,这样的话我才能出来。”

牺牲点……

哈哈哈!

这话听得聂然恨不能立刻大笑出声。

让自己的亲生女儿牺牲点。

这个聂诚胜真是够厉害的!

“必要时牺牲点?你是准备让我牺牲什么呀?是感情还是身体?”聂然眼里闪动着的是阴冷的笑意。

聂诚胜看到她那神情,便立刻安抚了起来,“爸知道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但是现在家里出现这种情况,如果爸爸不出来,你和聂熠两个人该怎么办,难道让你们两个相依为命吗?聂熠还要上学,学费生活费你要怎么供?”

聂然按捺住心里几乎压制不住的火气,咬着牙冷冷地道:“我为什么要给他供?他是你儿子,又不是我儿子。”

“可是他是你弟弟啊,你总不能忍心看着你弟弟流落街头饿肚子吧?所以你必须要把我救出去,这样才……”

聂诚胜那苦口婆心的劝解还没说完,就听到聂然毫不犹豫地一句,“我能啊,这有什么不能的,我连你这个亲身父亲都能亲手给你送到这里来,还有什么忍心不忍心的。”

聂诚胜的话倏地停了下来。

他差点闪了自己的舌头,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什……什么?什么叫你亲手送我进来?”

聂然这时候也很是讶异,扬了扬眉,问道:“怎么,你难道不知道,是我举报的你吗?”

------题外话------

四更结束,安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