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 我是她,却又不是她(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这一句话让聂诚胜仿佛被点了穴道了一般,整个人当场就愣住了。

他坐在那里缓冲了将近三分钟的时间,然后才不可思议地结巴道:“你……举报的我?这怎么可能,你哪来的那些资料?你骗我,你肯定是在骗我。”

越想聂诚胜就越觉得不可能。

聂然自从离开了家以后,所有的时间都在部队里生活,而且就是当初在2区,她也很快被自己丢弃了,她根本无法靠近自己的办公室,除了一次……

难道就那一次?

看着聂诚胜紧张和惊愕的神情,聂然就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对此她微微一笑地道:“放心,搜罗你的罪证我没兴趣,那样所耗费的时间太长。我只是告诉他们刘德是你的亲信,也同样是你的软肋,否则你不可能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将他从牢里想尽办法弄出来。”

被猜中心思的聂诚胜心头“咯噔”了一下。

“然后我让他们尽量拖延着你,接着又告诉刘德,你全招了,最后……”

最后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刘德在等了自己那么长的时间后,看自己迟迟不归,肯定从原本的疑心到后来的肯定,再到最后的绝望招供……

好毒辣的心思!

聂诚胜猛地握紧了拳头,压抑着自己的愤怒,“你……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聂然坐在那里,歪了歪头,像是思索了一番,才故作认真地说道:“因为我想看看你最在意的东西没有了,会变成什么样子。现在看看,我还挺满意的。”

她风轻云淡这么一句,可坐在那里的聂诚胜却听得火冒三丈,“你这个孽障!畜生!”

说完就猛地从椅子里准备站起来。

可是那椅子是被锁着的,门外又有两个士兵看着,他们一看到聂诚胜站起来,立刻就走了进来,一边呵斥一边将他强按回了椅子里,“干什么!老实点!不要乱动!”

聂诚胜此时早已不再是那个风光无限的聂师长,而是一个阶下囚罢了。

他所有的威风都已不复存在。

聂然看着他眼底冒着火光,十分不甘心的被两个小小地士兵重新按下回了,然后等他们重新走远了,才笑得满是和煦道:“我是畜生?那你不就是个老畜生了?”

她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再次将聂诚胜激得面色铁青了起来,“你……”

他身体挺起,正准备要发作,结果就听到聂然摩挲着下巴,故作认真地说:“哦不对,你怎么能是畜生呢,让自己的女儿用身体去帮你打通人脉换出来,啧啧!聂诚胜,你比畜生都不如啊。”

聂诚胜的脸顿时涨得犹如猪肝色似的。

他压抑而又沉闷地呼吸一声一声地响起。

直到缓和了几秒以后,他才很是艰难地勉强扯出了一抹十分难看的笑,“聂然,我知道你刚才是故意气爸爸。是,爸爸那件事的确做得不对,但是……”

可话还没说完,聂然就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聂诚胜,请你别恶心我了成么?让我牺牲色相去换你回来,然后呢?你顺利出来了,接着又觉得我脏了,侮辱了聂家的脸面,再把我丢掉吗?”

聂诚胜笑容微僵,随即道:“不,不会的……”

“不会什么?你不会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软弱无能的聂然吧?”聂然嘴角带着讥笑和嘲讽,“救你?我好不容易把你送进来,怎么可能会再轻易地把你弄出去?聂诚胜,你这辈子最在意的就是聂家的脸面,可现如今呢?你自己却给聂家抹了那么大的黑,这感觉如何?”

她一次次的挑衅和嘲弄终于让聂诚胜彻底绷不住了。

“你……你……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能这样吃里扒外!”

聂诚胜原本脸上的笑容被打破,流露出的是滔天的愤怒,但碍于自己现在被锁着,无法冲过去一把将她掐死。

只能呼哧呼哧地粗喘着气,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恨不能用眼神直接在她的身上戳上几个窟窿。

然而聂然却像是没看到一样,轻笑出了声,“亲生女儿?谁是你亲生女儿啊,你女儿不早就死了么。”

“死……死了?你……你什么意思?你不是我女儿?那你是谁?”聂诚胜被这巨大的消息给震住了,眼里满是错愕和诧异。

他细细地看着眼前那个嘴角轻挑起,眼神中透露出的轻蔑和讥讽的聂然。

以及过往她所有的一举一动。

真的要仔细回想的话,的确眼前这个聂然的性子和原来的聂然有着天差地别。

聂诚胜立刻神情严肃地质问了起来,“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假扮我女儿?你信不信我让人马上把你抓起来!”

面对他的威胁,聂然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惧色,反而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轻轻地说道:“我是你女儿,可又不是你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