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 你给你的祖宗抹黑了(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隆——”一声,铁窗外忽然闪过了一道雷电。

忽然之间,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气就昏暗了下来。

紧接着,还没有过几秒,外面就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

会见室内顿时陷入了短暂地死寂之中。

聂诚胜在又一道电闪雷鸣中猛地回过神来,很是警惕地盯着聂然,“什么意思?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聂然轻叩着桌面,带着规律的一下又一下,然后才带着一抹若有似无地笑意,开口地道:“意思是,你杀了她。”

“轰隆——”

窗外又是一阵轻微而又沉闷的雷声。

聂诚胜眉头拧起,“我什么时候杀了她,你别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聂然嘴角勾起笑,微微坐直了身子,“你明知道聂然生性有多么的胆小软弱,却还伪造年龄将她丢进了部队里,害得她被叶珍指使的人不断的被欺凌。你知不知道那时候的她有多么希望你来救她,特别是她被那群人按在水里,然后在溺水身亡的那一刻,她还想着你能来救她。因为对她来说,你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而你作为这个她唯一的亲人,那时候你在干什么?你应该抱着你那宝贝儿子在玩乐吧。”

聂然嘴角的笑意越甚,眼里的冷芒就越来越冷,她越过桌子,低低地将话传了过去。

“聂诚胜,你用你的冷漠、无情活生生地杀掉了你的亲生女儿。”

“轰隆隆——”

这一次,闪电犹如一把巨斧从天空划过,闪得顿时整个房间亮如白昼。

聂诚胜的心里更是随着她的那一句话,心里头倏地一颤,“我……”

“哦还有,我一出来就来看你,不是因为舍不得你,而是特别期待看你这样破败的样子,这样的你会让我觉得特别的痛快。”

聂然笑着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铁窗外的风声和雨声越来越大。

她的影子在强烈的光线下在墙壁上明灭闪现,显得越发的诡异和森冷,“你这辈子最重视的就是聂家和你那宝贝儿子,现在聂家已经没了,你猜接下来我会对付谁呢?”

聂诚胜听到她的话,瞳孔猛地缩紧。

聂熠……

“不可以!”

门口的那两个人士兵看到他又站了起来,对着他又大呵了一声,“聂诚胜!”

作为阶下囚的聂诚胜再次不甘心地重新坐了下去,但是那放在小桌板上的手却握得死紧,“不可以,你不能这么对他!”

聂然嗤笑了一声,“你觉得现在的你还有话语权吗?”

“你……你这个孽畜,你这样做对得起聂家的祖宗吗!”

聂熠作为聂诚胜的心头肉,他怎么能容许聂然对他下手。

为此他脸色不仅阴沉,就连额头上都迸出了一条条的青筋。

很明显,这时候的聂诚胜正处于极大的愤怒之中。

聂然很是在欣赏画作一样欣赏着他那骇人可怖的神情,继而才笑了起来,“聂家的祖宗死得都化成灰了,我要对得起他们干什么。”

“你!”

“反而是你,你给聂家抹黑,对得起你的祖宗吗?”

聂然的一句话让聂诚胜的胸口一窒,眼前顿时闪过了一片漆黑,可作为男人的尊严,他不能就这样晕倒,他深吸了几口气,很是吃力地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别得意,我告诉你我还没有判下来,就算你不帮我,聂熠也会帮我!”

“是吗?那你看看是他这个一看见我哭着喊姐的人厉害呢,还是我厉害呢?”聂然对于聂诚胜的话完全没有半点放在心上。

先不说聂熠不会这么做,就算他和自己站在对立面,找到了汪甫那有如何?

要知道聂诚胜已经倒台了,汪甫就算再怎么想帮,也不可能花费整付身家去救他。

毕竟聂诚胜这次可是认证物证具在,根本不可能翻案。

而且……聂熠现在是未成年人,父母被判刑,现在监护人的权利已经转移到她这个已经成年的姐姐名下,她有的是办法可以让他和汪甫这辈子都见不上一面。

聂诚胜看到聂然那自信从容地笑,眼前又是一黑,呼吸也变得越发的急促了起来,“你……你……你这个混账,孽畜,贱人!”

“别太激动,小心高血压,那就不好了。”聂然轻轻叩了叩桌面,面露灿烂地笑容,“好好留在这里,向你的祖宗忏悔吧。”

说着就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在走出会见室门后,她的笑才缓缓隐没在了嘴角。

而耳边依旧能听到屋内聂诚胜响彻震动楼层的怒吼,“贱人,贱人,你这个贱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