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 态度在改变(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聂然已经无心在去听叶珍再说些什么了。

她的注意力早就已经在刚冲出的聂熠身上。

这臭小子看上去好像被打击得不轻,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当即,聂然也懒得和叶珍再继续耍嘴皮了,转身也快步走了出去。

叶珍看她也要离开,马上就又开始叫嚣了起来,“你干什么,你要去哪里?我话还没有说完,谁让你走的!你给我回来!我不允许你走!你这个贱人!贱人!贱人!”

但聂然现在压根听不进去她任何一个字,直接在走出去后将门给关上了。

走廊外的李宗勇这时候看到她出来,也赶忙走了过来,询问道:“怎么回事?那小子一出来就朝楼下冲去,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从哪里下去的?”

聂然眉目沉沉,神色看上去有些着急,李宗勇也不好多问,立刻指着走廊尽头的那个安全通道说道:“那个楼梯口下的。”

“行,我去找他。”

聂然说完就直接下了楼。

也不知道是不是聂熠这家伙在军校里训练的不错,才这么转眼间的功夫,一路跑下楼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聂然无奈只能从门口拿了一把伞走进了雨里,开始寻找起了聂熠。

这边的地方聂然并不熟悉,在粗略地走了一圈之后,她实在是找不到人,无奈只能回到楼上找李宗勇帮忙,让其他士兵帮忙一起找。

在转悠寻找了将近半个小时后,聂然终于在一个后楼梯的一楼楼梯下找到了蹲在角落正低声抽泣的聂熠。

只见他浑身湿透,还淌着雨水,蜷缩在角落里,将头埋在自己的手臂里,肩膀有节奏的轻轻抖动着。

聂然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转身走到了楼道外,先是发了个短信给李宗勇,然后就靠在那里等待着。

此时的聂然也浑身湿透,她冒着如此大的雨在操场和各个地方辗转,即使有伞,也根本抵不了那么滂沱的大雨。

走廊里,安静得连针掉落的声音都听得见,因此角落里聂熠的每一次抽泣每一个咬牙梗咽的声音聂然都听得真真的。

在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后,聂然怕时间待太久,李宗勇不好向秦副书记交代,便走了进去,站在楼梯口,问了一句,“哭完了没,哭完了该上车回去了。”

作为男子汉,聂熠觉得这样很是丢脸,狠狠地用袖子擦了一把,就站了起来,道:“谁哭了,我没哭!是雨水进眼睛了!”

聂然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哭就赶紧出来,这里不是你随便乱闯的地方!要是被人误会抓起来,我可保不了你。”

说完就径直走了出去。

但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还是停了下来。

看着聂熠垂着脑袋从楼梯下钻了出来,然后失魂落魄了一般走出了大门口,聂然这才撑着伞,走了下去。

虽说聂然并不怎么搭理他,更不安抚他,就连两者的距离都有些远,看上去格外的疏离,但是那把伞总是能恰到好处的遮着聂熠的整个身体。

如果此时的聂熠抬头看的话,就会发现聂然为了给他挡雨,几乎半个身子都在伞外。

两个人静默无话的走回到了原来的那栋大楼门口。

李宗勇看到他们两个人回来,这才长舒了口气,接着走到了聂然的身边,将她带到一边,压低了声音,“那边刚刚传消息过来,聂诚胜气晕过去,好像是……脑中风了。”

聂然不禁冷笑出声,“哦,那正巧了,那边脑中风,这边的是心悸毛病,正好两个人可以住同一个夫妻病房。”

她言语中透露出的是冰冷、讥讽和轻蔑。

完全不像是一个女儿应有的态度,反而更像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

要是在之前李宗勇可能还会再说几句,但是在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后,李宗勇只是问了一句,“要不要告诉你弟一声?”

聂然看了看不远处正低垂着脑袋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聂熠,然后回答:“不用了,就算他知道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不说。”

她觉得,聂熠今天的情绪实在不太适合再继续听到这些事情,所以断然拒绝。

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时候竟然在为聂熠默默地着想了起来。

此时,李宗勇也遵照聂然的意思,点了点头,“那好吧,我让这边的人给你们准备了干净的衣服,你们先去厕所把衣服换了,免得感冒,我在车里等你们。”

“好。”

聂然拿着衣服就朝着走廊尽头的女厕里把自己身上这套湿衣服给换了下来。

这里基本男兵为多,女厕所根本没什么人,聂然找了个隔间将衣服全部换了下来。

她正纽着衣扣,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题外话------

因为蠢夏身体原因,所以今天就三更。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