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 还有一件事给忘了(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那里的聂然不知道此时李宗勇心里所想的那些事,她只知道自己的确两次没有考核,要用这样的成绩进9区,的确实在为难李宗勇。

而且,她除了两次考核成绩为零之外,其他的体能训练和任务的完成都是达到符合标准的,她完全可以从年度考核的时候再考一次。

没必要这样让李宗勇一次次的主动和对方联系商量。

这样,对李宗勇是一种为难。

更对自己是一种侮辱。

聂然说完这些话也就准备离开了。

临走到门口,她突然想起明天就是新兵报到的日子,于是她停了下来,询问道:“那明天新兵就报道了,后天开始训练,我需要一起训练吗?”

李宗勇双手微摊,“这个随你,你的训练强度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和他们一起训练也只是做基础训练而已,并不能给你起什么作用,更何况你还带着伤,你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说。”

“好吧,那我自己看着办吧。”聂然说罢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整栋宿舍里新兵还没有入住,所以只有她一个人在楼道里走动着。

回到宿舍里,她躺在床上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总算所有的事情是都告一个段落了。

聂诚胜和叶珍彻底倒下了,聂家也完了,现在应该就剩下坐等调派了吧。

聂然倒在床上在心里想着。

可正当她以为一切就此尘埃落定的时候,突然间,一个问题从她脑海中快速的划过,因此让她倏地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弹了起来。

九猫!

该死的,她竟然忘记了九猫!

这段时间她把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不要让李宗勇为难和聂家的身上,却完全忘记了九猫这件事。

要知道九猫现在已经去了九区,在那里是最靠近她原先那个组织的地方。

如果这次她不能及时前往9区报道,那么也就意味着九猫的行踪她就要断上最起码一年的时间,而这一年的时间对于九猫来说,能做太多的事情了。

部队所有的机密要闻很有可能会被她用各种手段泄露出去。

难道她要把这件事托付出去?

不行,她不放心!

无论谁来插手,她都不可能放心把九猫这件事交出去。

这个人是她放进来的,她必须要把这个人彻底解决了才行。

看来,这个9区她还真是非进不可了!

聂然皱着眉头,感觉到了事情有那么一丝的棘手起来。

9区能够被这么多人所崇拜,除了有高水准的严苛训练之外,还有着绝对标准的要求才能进部队,而不是随便可以是李宗勇的一封推荐信,或者是那几个任务就可以让他们特外开恩的将自己放进去的。

夜,凉如水。

聂然躺在床上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这样睡了多久,她听见楼下和门外时不时的响起了嘈杂的喧闹声。

想必新兵已经来报道了。

聂然在心里有了这么模糊的概念后,翻个身又重新睡了过去。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现在聂家的事情已经彻底结束了,再加上有着病号的名义,她索性放开了手脚饱足地睡上一觉。

等到醒过来后,天都已经差不多黑了。

新兵们这时候都已经去开大会了,聂然就出去洗漱了一下,然后去食堂一个人打了饭简单地吃了一顿。

坐在空无一人的食堂里,聂然一个人就坐在角落里吃着馒头,不禁想起以往何佳玉围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偶尔还和严怀宇吵上一架,接着乔维和施倩就会做和事老劝着他们两个人,而马翔和古琳就会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地望着。

恍惚了片刻,被食堂里的那几位收拾餐具的炊事兵给打断了。

于是,她加快了吃饭的速度,然后才离开了食堂。

这时候的新兵们还在礼堂里正在听李宗勇讲话,索性睡了一天的聂然就趁着这个时间点在训练场走走。

已是初夏的傍晚,月朗星空,她一个人很是悠闲地走在训练场上,一圈又是一圈。

等到食消得差不多了,她就回到了宿舍里洗了个澡,又睡了下去。

在等待调派的这段时间里,聂然为了能够养好手腕上的伤,在预备部队里基本上吃了睡睡了吃,反正她作为滞留的老兵,也没有教官会来抓她。

而她呢,也特意和那些新兵错开了吃饭洗漱的时间,避免和她们有太多的交流,从而引起一些无谓的流言。

一时间,她在部队里竟然成了一个自由闲散的透明人。

终于,等到手腕上的痂都一点点的剥落,露出了粉嫩的肉,她才重新开始投入高强度的训练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