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 她是哪里神仙(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对聂然还带着疑惑的那些士兵们这时候也都对聂然恭敬了起来。

这一切聂然都毫不知情,她只是觉得这一届的新兵对人还挺严肃的。

直到有一天,他们两个人吃完了晚饭准备去训练,安远道忽然间有事要去一趟办公室,聂然无奈只能在食堂门口等着的时候,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自己那么认真恭敬了。

因为那群士兵在看到落了单的聂然以后,便上前对她敬礼道:“教官好。”

聂然一愣,随后才平静地回答:“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教官。”

“你不是教官?那你是谁?”那群人在听到了这个答案后,纷纷怔住了。

聂然站在那里,看着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语气淡淡地道:“我和你们一样,只是一个普通士兵而已。”

“只是普通士兵?这怎么可能呢,我看你和这些教官很熟悉啊,而且也从来不和我们一起受训啊。”其中一个人对此很是不解地问道。

聂然看了一眼办公大楼,见安远道还没有出现,只能站在那里给他们解答,“我受伤了,所以暂时不训练。”

她并不怎么想要多理睬这群新兵,倒不是高冷,只是没必要,她时间一到就要离开,和他们接触的时间很短,实在不需要有太多的交集。

正想着说结束语离开,结果就听到另外一个男兵说:“你受伤了?可是前天中午午休的时候我还看到你在做单双杠的训练啊。”

“不是什么太大的伤,但是医生让我一定要休息,所以我偷偷训练的。”聂然在说话的期间又朝着远处的办公大楼张望了一番。

可那安远道不知道是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迟迟不见出来。

那群人在确定她的确不是教官这个身份后,顿时气氛轻松了很多,那群人围在她身边,打算和这个进了部队就神神秘秘的女兵聊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原本属哪个班?”

聂然很是简练地回答:“六班。”

旁边一名女兵很是激动地走了过去,“那太巧了,我就是六班的,咱两是同班的,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咱两一起训练吧。”

聂然正想着如何跳过这个问题时,忽然看到远处安远道的身影。

她急忙冲着远处的人喊了一声,“安教官!”

安远道一听,然后就快步朝着她走了过去。

那群人看到安远道朝着他们走过来,一窝蜂的连和聂然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立刻就跑光了。

聂然看到安远道三个字那么好使,不禁笑了起来。

不愧是安魔头,瞧瞧这威力,真是厉害啊。

“竟然敢拿我做挡箭牌,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安远道一看到她那笑,就马上知道她的用意了,立即眯眼哼哼了几声。

聂然勾唇笑道:“谁让你那么厉害呢,瞧瞧那些兵一看到你就怕成那样。”

“你以为一个个都像你似的啊,倔强得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回想起当年聂然作为新兵进来时就对他顶嘴的样子,安远道就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聂然笑了笑,也不解释当年自己那样做的真是原因,只是带着哄骗的语气道:“行啦行啦,现在这块臭石头还不是乖乖在这里等你。走吧,咱们今天早去早回。”

说完,就推着他朝着停车场走去。

一连两个星期,聂然这个作为借口是伤患的士兵每天都比他们晚半个小时起床,然后去食堂吃了早餐,就绕过训练场去后山自己训练。

这时间久了,难免会有一些质疑的声音冒出来。

“她到底是谁啊?不是说是六班的士兵吗?可是我从来没见过季教官管过她。”

在扛圆木训练的时候,那群人看到聂然一个人晃悠着往后山走去,还没有任何教官的阻止和训斥,终于忍不住地小声嘀咕了起来。

坐在旁边的人也很是奇怪,应和地回答:“是啊,不仅季教官没有管过,其他几个教官也从来没管过她。”

“这也太奇怪了吧,她到底是哪路神仙啊?”

那群人望着聂然的背影,心中生出了无数个答案和设想。

实在是聂然这种自由的作风在部队这种纪律严明的地方太过格格不入了。

“不会是有什么后台背景吧?”

旁边一名男兵连忙道:“说不准!我看她住的宿舍都是一个人住的,各种待遇都那么特殊,说不定是谁的谁谁谁。”

“但是要说她特殊吧,我看她除了不在正常时间训练之外,其他时候一直都在训练啊。”最后那个扛圆木的男兵又在这时候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男兵解释道:“就那天晚上,我们不是晚上要上课么,我那天肚子不舒服就先去了医务室拿了点药,然后回去的时候发现她一个人正在跑障碍赛道。”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猛地传来了安远道一声暴怒地呵斥,“都在干什么!训练时间谁让你们说话的!给我再扛半个小时!”

众人浑身一颤,马上就噤了声。

但,大部分人闭了嘴,有一个人却很是不服气地插了一句嘴。

“安教官,你怎么光罚我们,那边那个你怎么一点都不管呀?”

------题外话------

三更结束,大家晚安!

说明一下,这段时间估计会一直三更,因为蠢夏身体不怎么舒服,在此之前撑了一段时间,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望谅解。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