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 为他打抱不平?(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你驳我面子,也叫丢脸啊。我告诉你啊,你让我丢脸了,我就不送你去做晕船的训练。”

站在旁边的安远道听到聂然这冷冷的威胁,不仅不害怕,反而也用上了威胁这一招,让聂然不禁一口郁气噎在了胸口。

良久,她才冷着一张脸,说道:“你真是越发的不要脸了。”

这话一出,安远道就知道聂然这是答应了,顿时笑得得意了起来,“没办法,这几个刺头兵太烦人,我搞不定。”

聂然冷哼了一声,摆明不相信,“还有你安魔头搞不定的事?”

安远道忙不迭地点头,指向了她,“是啊,你不就是其中一个。”

聂然顾忌着那群新兵,不好和他斗嘴,给他面子,结果谁知道安远道得寸进尺,聂然懒得再搭理他,转过头对着那群人问道:“刚才是谁说要和我切磋。”

“我!”

“还有我!”

“我也算一个!”

那群新兵见到她松口,一个个都举起了手。

安远道看到其余的那些新兵也仗着人多准备凑热闹,当即就拧着眉头冷声训斥道:“你们别太过分啊!”

他之所以会答应这群兵这个要求,是觉得聂然自从六班的人走了以后一个人孤单了很多,每天都是单独训练,好像性情也随之有些变化,于是乎这才顺着那群人的意,想让聂然也稍微融入一下,和这群新兵打闹打闹,有些交流。

可没想让那群新兵借机对付聂然!

刚准备继续训斥,结果就听到聂然摆了摆手,“没关系,你教我那么久,要是连三个菜鸟都搞不定,我还进什么9区。”

接着,就对着那三个跃跃欲试的士兵说道:“你们三个,一起吧。”

安远道听到她这番话,原本还准备发怒的神情顿时一愣,随即笑开着往后退去,显然是主动退让出一片场地。

那几个挑衅她的新兵听到她称呼他们三个人是菜鸟,立刻原先那挑衅的眼神微微怒了起来。

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聂然是和他们一同进来的,凭什么说他们是菜鸟!

既然聂然自己吹牛非要一对三,那他们也就不客气地对她出出丑。

三个人走出泥潭,猛地握拳摆出了姿势向她冲了过去。

聂然不急不躁地就站在那里,也不摆出什么架势,笔直地站在那里。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聂然这是被那三个人的气势给吓到的时候,倏然间,站立在那里的聂然脚下一动,避开了中间的那个想要打头阵的男兵,而是直接伸手一把抓住了最左边那名打算算准时机出手偷袭的女兵。

那名没有一开始就打算进入战斗的女兵没想到自己会成了聂然的第一目标,毫无准备的她很是轻松的被聂然一脚踹了出去。

人在飞出去的时候,聂然更是将她作为阻碍物踹向了那名男兵。

男兵为了接住这名女兵,两个人齐齐滚回了泥地里。

趁着这个空档,聂然将视线立刻锁定在了剩下的那名男兵身上。

那男兵看身边两个歇菜了,顿时大喊了一声,然后快速地朝着他跑了过去。

聂然看准了时机,身子一旋,右腿直接踹向了那个朝着自己扑来的男兵身上。

那男兵显然也不是吃素的,他侧身一躲,就此躲开了聂然那迅猛的一脚,但正当他暗自得意的时候,聂然早已经算出了他躲避的时机和动作,当即一拳送了出去,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当场,那人被直接打蒙在了地上。

然而聂然对付他并没有向对另外两名士兵那名轻松简单,在一拳将人打翻在地上的时候,她又一次的将这个男兵从地上揪了起来,接着狠狠地将他一把按在了训练上的铁丝网上。

“你说谁逊?嗯?我都没说过他逊,就凭你?”聂然单手掐着他的脖子,面色罩着寒气,“如果你不太懂部队的规矩,我不介意用别的规矩来教教你。”

她语气冰冷,并且毫不遮掩,让一干看好戏的士兵们都不禁噤声地站在那里。

站在那里的安远道本来还想要让她赶紧住手,可在听到那话之后,他紧张的神情忽的一下褪去,嘴角的笑也越发地扬了起来。

怪不得这丫头对这个男兵这么手下不留情,原来是替自己出气呢。

“去和你的教官说对不起,听到没?”

那个男兵被她死死地掐着脖子,重度缺氧下很是艰难地点头。

聂然这才骤然松开了手。

那个男兵顿时猛地吸了口空气,在连连地咳嗽下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安远道的身边,连声地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