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 这次玩儿栽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屋内准备找手机打电话求救的女孩子也同样马上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虚弱地跑了出来。

“怎么办,要不然咱们现在就跑吧?”那女孩儿听到他们有人要上来,心立刻就慌了,抓着聂然的手不断地摇晃着说道。

聂然被她缠得有些心烦,顿时手一挥,将她推开,很是不耐地训道:“你要是再吵,我就像昨天那样打晕你。”

那女孩儿亲眼见过聂然一个人单挑那么多男人,现在看到她这样冷着脸怒骂自己,自然是怕的,当即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聂然握着那只手机,听着那不绝于耳的震动声,神色凝重。

趴在那里的陈哥眼底是止不住的得意之色,就等着聂然求饶。

然而,就在他认为自己这局赢定的时候,头顶却传来了聂然幽冷的声音,“也行啊,那我就不等警察来了,大不了我杀光了你们。”

在闷热的夏季里,山里却依旧阴凉,特别是在她低低说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一阵风吹过,在场的人不自觉地就背脊骨有些发冷了起来。

陈哥更是身躯一颤,毫无底气地说了一句,“你……你敢……你……”

而他之所以毫无底气,那是因为他说完这句话后,看到聂然从他腰间拔出了一把泛着幽冷光芒的匕首。

那把匕首他是用来防身的,他很清楚这刀有多么的锋利。

一刀下去,那基本上废了。

他眼底原本还嚣张得意的神情在那把刀刃的冷光下彻底烟消云散了,只剩下了惊慌和失措。

“你……你不敢的……你怎么敢……不可能的……不可能……”

翘着腿坐在那里的聂然把玩着手里的匕首,嘴角勾着一抹无谓地笑,“我有什么不敢和不可能的,这明明是你逼我,不给我活路,那我为什么还要对你手下留情。”

“我……我……”陈哥被聂然步步紧逼,以至于最后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击她的话,只能索性咬着牙恶狠狠地怒声道:“你就算杀了我,你也躲不掉,他们可都在山下呢,随时都会上山的。”

聂然嗤了一声,似乎实在笑他的天真和单纯,“我好像只打断了你的手,没有脸你的脑袋也打坏吧?你也说他们是在山下了,你说是我杀人快呢,还是他们上山快?最多大不了我杀完你们,就去和那群人在山里玩儿捉迷藏,等警察来咯。”

“不……你不敢……你不敢这么做,你不敢,你一个女孩子,你没有正当理由凭什么杀人,杀人是要坐牢的!是要偿命的!更何况你杀的还不是我一个,是十几个人,你会判死刑的!”陈哥看她那样子,心里不禁有些七上八下了起来。

他理智告诉自己,这丫头不会真的那样做。

毕竟杀人要偿命的。

可是看她那笃定以及那危险的笑容后,他心里又有些没有底。

他觉得这次真的是引火烧身,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心里顿时那那个臭小子给咒骂了千万遍,就连他十八代祖宗也给问候了十七八遍。

“正当防卫不行吗?你们非法拐卖,我在逃脱过程中反抗错手杀人,你能拿我怎么办?反正你已经死了,黑的白的还不是我说了算。”聂然坐在他背上,看上去笑得很是无谓,但实际上却很担心这通电话要是没接,会不会真的引来山下那群人。

万一那些人带枪上来,那她这条小命可就交代在这儿了。

所以她言语间一直在恐吓威胁,抓紧时间能说服这个男人能快点稳住山下的人,好尽量给她以及警方争取点时间。

可似乎这个人始终不见棺材不掉泪,一直在和她抗争。

眼看着时间过去,电话可能会随时挂断,聂然当即放手一搏,举刀就朝着他的脖颈处抹去。

被压制的陈哥原本还自我安慰,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连杀鸡都困难,怎么敢杀人,可下一秒当眼角的余光看到那把刀就此悬在他头顶的时候,他的心倏地一缩,豆大的汗珠马上从额角滑落了下来。

不,她不敢的,她这是在吓唬自己,她肯定不敢杀人的,不……不会的……

然而,无论他在心里怎么默念,怎么安慰,可当他真的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刀极快的朝着他的身上扎去时,终于他忍不住闭眼放声大喊了一声,“等一下!”

聂然听到那话,瞬间那把悬在半空的匕首就此停滞。

尖锐而又锋利的刀尖和他脖颈的皮肤仅仅就差那一毫米的距离。

在场的人在看到她停止的那一刹那,本来提着的那颗心不由自主地松懈了下来。

------题外话------

蠢夏养病养得今天早上才想起来是高考日,不知道有没有看我文文的小伙伴正在经历高考呢?大家要加油!争取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哈!{虽然我感觉这会儿真正高考的妹砸估计看不到,但是蠢夏为你呐喊的心还是依旧在哒!加油!}

大家晚安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