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 这突如的意外如何解决/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遗言没交代?”她脸上的神情看上去很是不耐,可实际上她心里也随之松了口气。

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也不想杀鸡儆猴,毕竟她现在还在考核中,虽然不知道过不过,但是牵扯上人命事件,那就意味着她还要去警察局喝杯茶,这样太浪费时

不过,好在这家伙总算是死到临头肯松口了。

只见他僵硬地微微转过头,生怕那把尖锐的匕首割破自己,只能喘着气回答道:“我接……我接!”

聂然嘴角顿时闪过一抹极快地笑,紧接着就冷着脸反问了一句,“想清楚了?”

碍于那把匕首还在自己的脖子处,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很小幅度地点头,“嗯嗯嗯,想清楚了,想清楚了!”

“那记住,这是你自己做的选择,别和玩儿花招,否则的话,我让你当场血溅三尺,连见警察的机会都没有。”

聂然如此有力度的冷声警告让陈哥心里又是一紧,“是,是……是是……我明白,我明白……”

在得到了肯定答复后,聂然这才将手里的刀挪开,从他背上站了起来,然后把手机递给了他,命令道:“记得开免提。”

陈哥点了点头,吃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得断手之痛,用另外一只手点开了通话键和免提。

不过,他还来得及开口,电话那端就传来了焦急的声音,“陈哥,你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啊,你那儿没事吧?”

被质问的陈哥看了一眼身边正盯着自己的聂然,心里发紧,然后把刚才那劫后余生的紧张和害怕一股脑的全都撒在了电话那里的那个手下身上,“有个屁事!连环夺命call是不是想吵死我啊!”

那名可怜的手下被自家大哥这么一顿训斥,吓得立刻就抱歉道:“对……对不起啊陈哥……是……是你说每隔几个小时打过来的……”

他的解释里带着一丝小小的委屈。

被自己手下噎住的陈哥恼羞成怒地怒吼了起来,“现在是怎么样啊,你意思是说在怪我,是不是!”

电话里的手下被吼得一个哆嗦,“没……没有……我不敢……”

“没事儿就给我闭嘴,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陈哥怒声地训斥完后就准备挂电话,但还不等他挂电话,就听到电话里头的人顶着再次被骂的可能连忙抢声道:“不是啊,陈哥!我有事汇报啊!月姐问你什么时候送货,那边的老板等不及了。”

听了这话,陈哥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正把玩儿着匕首的聂然,接着很是不耐地回答,“知道了知道了,我会看时间办事的,你们就在下面守着。”

可电话里的人依旧不死心,继续强调,“可是那边真的很急啊,已经催了好几次了,说如果再不送过去,他们就要走了。这次是个大老板,要是没了,咱们几个人肯定会被打死的。”

陈哥被气得简直无奈了。

然而,话还未说出口,就听到电话里那个手下突然提高了声音,呵道:“你说什么?!”

这话显然不是在对电话这头的陈哥说的。

在停顿了两三秒没有听到那边传来声音后,陈哥禁不住朝着聂然看了一眼。

只见聂然的眉头也微微的蹙了起来,显然也不太清楚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她心里隐隐有预感,可能电话里那个手下的激动情绪和这次的运货有关。

当即,她扬了扬下巴,对坐在那里的陈哥示意了一下。

收到暗示的陈哥立刻对电话那端的人问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

电话那端的手下依旧沉默了几秒后,终于开了口,只是话语中却比刚才还焦急了起来,“刚才阿发说月姐那边的人亲自开车过来接人了!陈哥!”

“什么?!”

聂然看到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激动地都跳了起来。

不过,不是因为高兴,而是惊讶和震惊以及……害怕。

聂然的眉梢细微地挑了挑,随后她走了过去,刻意压低了声音,看上去十分恭敬的样子,“陈哥,那两个妞儿已经绑好了,可以送货了。”

站在那里的陈哥木愣愣地看了她一眼,停顿了几秒才像是回过神一样,“哦……哦哦哦……那个好,那就送……送货吧……”

他带着疑惑结结巴巴地跟着聂然的话说。

电话那头的人很是惊喜,“可以送货了吗?那我赶紧和月姐打电话,让他们别过来了。”

陈哥立刻点头,应答着,“好好好,快点让他们停在那里等我们!”

说完,那人也顾不得电话这头的是自家大哥了,直接挂了电话。

在场的人这会儿才松了口气。

只可惜,这好不容易缓解下来的紧张情绪,很快就随着电话的震动而被打破。

聂然抢先就按下了接听键,紧接着就听到那头的手下语气焦躁而又不安,“不行啊陈哥,我刚打电话过去给月姐,月姐说他们已经出发了,你要不然快点带人下山和他们会合吧,这样咱们好歹还能保住一条小命啊,否则惹怒了他们,咱们这群人可能就要被扔去喂野狗了!”

------题外话------

明天蠢夏要去挨针了,从上个星期拖到这个星期,终于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心惊胆战中!怕到屎!宝宝去躺着等明天的到来了,大家晚安吧。估计下个星期可以一点点恢复更新了,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