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 这里承载她所有的记忆(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是李宗勇亲自送她去的飞机场。

因为聂然离开部队是在正常训练时间,所有人都在训练,所以她的离开,没有任何同伴和教官相送,只有李宗勇一个人。

不过她连何佳玉他们都没有送,自己的就更无所谓了,更何况昨晚那群教官已经给她开过欢送会了,根本没有必要再来一次。

于是,聂然丝毫没有任何失落的就坐上进了车内,车子启动,缓缓行驶出了预备部队的大门。

然而,当车子离开大门的那一瞬间,原本情绪很是平静的聂然忽然在心底深处有了一丝转瞬即逝的酸涩。

很小的起伏。

但是聂然却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种感觉。

那是……不舍?

她一直以为自己对这个地方并不留恋。

因为她在这里的日子并不多。

她有一部分的时间在外面做任务,又有一部分的日子在2区。

所以她觉得自己离开这里,不会有什么情绪的影响。

可事实上,当她真的背着行囊离开这扇大门的时候,那些短暂的、片刻的记忆碎片全都涌现进了大脑里,如同一部电影,一帧帧一幕幕的在脑海中播放。

那在一秒,她才发觉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这里承载了她重生后的所有记忆。

有欢笑,有离别。

还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学会习惯身边有朋友、第一次学着担心身边的人、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第一次学着……自我的成长。

聂然看着后视镜里逐渐远去、渺小的部队大门,直到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后,她才收回了目光。

在热辣却又晴朗的日子里,她就这样彻底离开了预备部队。

车子一路朝着飞机场快速行驶而去。

到了机场,等一切手续都办好之后,聂然终于开了口。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

在机场内,李宗勇忙前忙后地亲自替她办理着各种的手续,一点营长的样子都没有,反倒更像是即将送她离开而忙碌的……亲人。

而实际上,比起聂诚胜,叶珍来说,眼前这位的确更像是她的亲人。

还记得当初自己的,是如何的我行我素、极度自我,但李宗勇始终不曾反感,并且放弃自己。

无论自己受伤,痛苦,彷徨,他始终站在自己这边,劝说、聆听,或是默默地支持。

这是一个家人所具备的。

而从他这里,她感受到了。

“这两年,您辛苦了。”

她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内,千言万语最终只是汇聚了这么一句,语气里是格外的诚恳。

“你能知道我辛苦,那么我做的一切也就不辛苦了。”

李宗勇看着眼前已经从小姑娘而长成的大姑娘。

平静的眉眼依旧闪烁着不羁地冷芒,但是在眼底的最深处可以看到那里已经凭添上了几分温柔。

那是她蜕变的开始。

他相信,聂然的将来会越来越好。

这个女孩子,值得那臭小子用命来疼爱。

一只腹黑老狐狸,一只又是狡黠的聪明小狐狸,自然不用说太多。

简单的两句,已经诉说了一切。

聂然带着自己的背包转身进入了检查口,然后一如昨晚的安远道那般,头也不回地进入了通道,没有任何的停滞。

飞机起飞,很快的就冲上了云霄。

聂然坐在临窗口的位置,看着地面一点点缩小,直到彻底都看不清了。

此时的她心中装载的是无法言明的心情。

被各种各样的情绪所聚拢,而那些情绪她却并不熟悉。

能感受到的是心脏处的深处有一种酸涩隐晦的情绪在细微的涌动着,然后再慢慢地恢复平静。

等到下了飞机,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她打算先去聂熠那边把该解决的都解决了,然后再去办入住休息一晚,明早的飞机前往9区。

只不过当她坐车前往李宗勇所给的地址时,门岗上的人将她拦了下来。

“你是谁?我们这里是军校,外人是不能随便入内的。”那人看聂然柔柔弱弱的一个小姑娘,所以语气上并没有那么的严肃。

被拦住的聂然站在门口,很是淡定地对那人解释道:“你好,我是聂熠的姐姐,能不能麻烦你把他叫出来。”

门岗上的工作人员皱了皱眉,“聂熠?几班的?”

聂然想了想,好像李宗勇只给了她聂熠学校的地址,没告诉她聂熠是哪个班,“这个我不清楚,能不能拜托你打个电话。”

对方看聂然不像是来捣乱的,想了想,“这个……那我先去打个电话问问吧。”

说完就进入了门岗内,拿起电话朝教导处打了个电话。

过了大约三分钟,里面的人就走了出来,一改刚才的疏离,而是客气地道:“教导处的主任说让你在这里等一下,他马上出来。”

一边说他还一边用古怪地眼神地打量着她。

对于他如此明显的态度转变,聂然怎么可能感受不到,想必肯定是李宗勇有和这里的人提前打过招呼了吧。

她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的,就站在门口等候着。

------题外话------

恭喜然哥顺利进9区,撒花!~虽然有离别的不舍,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憧憬,对不对!特别是对二少的上线憧憬,嘿嘿嘿……二更结束,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