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和她比心思,自叹不如(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很可惜,在被她的潜移默化下李骁也不再是那个新兵连里那个清冷孤傲的女兵了。

只见她斜斜地睨看了身边呵呵一笑的聂然,然后挥开了她的手,“再熟你也不信任我。”

那话里带着几分激将的意味,让聂然忍不住侧头,挑眉地看向了她,“哟呵!我没听错吧?咱们向来正经的尖子生竟然说这种话,瞧瞧这哀怨的小语气。”

李骁脸色闪过一瞬的尴尬,索性就问了出来,“可是你既然不相信我,为什么要选我。”

聂然笑了笑,故作调侃之色,“你没听清我刚才说的么,我可是说了赌这个字的。”

“少来,你没有把握的事情,根本连赌都不会去赌。”李骁目光直视着远处,语气清冷却带着笃定。

以往她也曾和那群人一样,觉得聂然行事太偏,为人又激进冒险,完全不顾个人生死。

但后来她渐渐的开始发现,聂然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有过所有考量的,那些看上去极度危险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其实早已有了各种应对之策。

她拼命,却格外惜命。

冒险对她来说也是不得已罢了。

“你现在怎么这么了解我。”聂然故作思索的歪了歪头,“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你都要把我看穿了,以后我干什么坏事你全知道,那我还怎么混?”

李骁听到她这番话,扬了扬嘴角,并不回答。

要论看人心思这一点,自己可不如她。

要论体能,或者是格斗、作战能力,或许自己还能和她棋逢对手。

但要真的要论心思,耍手段的话,自己完全就不是她的对手了。

她心思太过缜密,可以说是步步筹谋,明明和自己一样大的年纪,却有着非常人一般的心思。

不过……就是可惜了……

以她的聪慧,要是将来做领头羊,必定能带着自己的士兵做出一番巨大成绩。

可她有什么想法却从来不对旁人说,而做领头羊除了作战能力,还有各种综合评定,更重要是的能稳定团队,让士兵信服于她。

这一点聂然似乎有些做不到。

更重要的是,她喜欢独来独往惯了,不太融合于团队。

所以她可能自身也不愿意做这个领头羊。

就在李骁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时候,突然间,耳边传来了聂然的声音,“喂,我在说话,你发什么呆?”

这一句话让李骁不禁回过神来,“什么?”

“你在想什么呢,我说那么多你一句都没听见。”聂然压看她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

李骁清清冷冷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只是在想你到底有什么把握来赌这一场。”

聂然轻笑了一声,“其实我之所以有把握,是因为本来你对冯英英的死就存有疑惑,我相信你肯定在举报之前也想过要借此彻查的吧?”

她一语击中,眼神里带着笃定,分明是将李骁看了个透。

李骁忽然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她。

她的城府根本不是自己所看到的那么浅薄,她把每个人都看透了,包括局中的每一个人。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你就甩我一巴掌。这样的话,哪怕我真的不懂你,在你怒摔这一巴掌后,我也会真的去举报,对吧?”

李骁在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有些发紧,她不得不庆幸自己当年没有和她作对下去,否则的话,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真的是……什么都想到了。”看到身边聂然沉默地笑,李骁不得不叹服,但随后她切突然停下了脚步,“可有一点你说错了,关于冯英英这件事我的确有疑虑。但,我怀疑的不是你动的手,而是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聂然随之也停了下来,带着讶异哦了一声,似乎是没有料想到李骁竟不是因为怀疑她。

“为什么不怀疑我?”她不禁问道。

李骁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但是语气也同样和聂然刚才那般笃定,“因为我知道,既然你敢让我查,要么是做好了万全之策,要么就是的确没做过。”

站在路灯下,聂然和她对视了几秒,嘴角浅浅弯起,“你说,咱两这么懂对方,算不算是一种默契?”

“那也是一种变相的信任。”

李骁突然这么一句,让聂然不禁愣了愣,随后化为了无奈。

“行行行,你长得美,你说什么都对。”她百无聊赖地挥了挥手,然后催促了起来,“赶紧跑吧,再不好好跑,真的要跑一夜了,我可不想一直喂蚊子。”

话说完,就率先朝着前面快速跑去。

夏夜的训练场上路灯还亮着,温热的风徐徐吹来,两道黑色的身影相互的交错,朝着前方不断地跑去。

------题外话------

怎么样,没有拆你们的CP开心么?不过你们把然姐和骁姐放在一起,那么……二少怎么办?他表示接下来要怒刷存在感来晚会自己的地位了~!

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