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无形的压力(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如此严苛的考核,所有人的心里都非常的害怕。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那群不合格的士兵一个个被刷下去,很怕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这其中一员。

看着那个女兵失魂落魄的在大雨中朝着宿舍离去,瓢泼大雨下的那群还站在原地的士兵们沉默着一言不发。

李望望着眼前所剩下的三十名士兵,在大雨中他的吼声很是响亮,“所有人都给我打起精神!否则你们就会是下一个!在这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机会,不及格就意味着被淘汰,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队伍沉默,而又压抑。

雨水,哗哗而下。

所有人的衣服全部被打湿了,雨水顺着帽檐犹如一道水帘。

眼前早已被雨水打湿,头发紧贴着面颊,顺着脸庞滑落到下巴,然后汇聚成线的滴落。

站在队伍里的聂然忽然感受到了一丝压力。

当天下午,就被剔除了这么一名女兵。

聂然甚至连她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就看到傍晚时分,她一个人背着行李从宿舍楼里走了出来,朝着9区的门口走去。

有几个和她相熟的女兵上前安慰了她一番。

那个女兵听到那番安慰,眼泪没有忍住,又一次地哭了出来。

“我是真的……真的很想留下来……我那么努力,那么……那么努力……”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多给我一次机会……”

“我只是想要那么一次机会而已……”

伴随着哭声,她的话一字一句地钻入了站在远处的那些人的耳朵里,他们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同情。

他们何尝不知道这个女兵的努力。

不仅是在9区里的努力,在之前为了考9区,肯定也花费了很多的努力。

但是就如同李望所说的,在这里不及格就意味着淘汰,没有第二种可能。

努力,不代表就会成功。

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在拼命努力,以至于她的努力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没事的,大不了明年再考一次。”其中一名女兵就此安慰。

可那女兵听了之后哭得更加伤心,“没……没机会了……明……明年我就要离开了……”

在场的女兵们这下也没有了再安慰她的话了。

明年她就退役离开部队的话,那么的确是没有机会了。

最后那个女兵含着泪被人送上了车子。

在车子行驶向部队大门外时,他们还看到那个女兵探出车窗遥望着部队的门,眼里带着满满的不舍。

这不是第一个离开的。

但是每每送走一个,心里格外凝重。

然而这种情绪并没有感染到聂然,对她来说,优劣淘汰是生存法则,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只是,从这个女兵身上她看到了考核的残酷。

而她想要留下来,就代表着她加倍的努力,比这群人更加努力,才能成功地留到最后。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这份低沉里时,聂然已经转身朝着食堂里走去。

她觉得,与其傻站这里去目送一个不认识的女兵,还不如快点进食堂吃晚饭,然后争取多出几分钟去训练。

然而,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她发现九猫也转身和自己一样朝着食堂走去。

随后而来的是李骁和汪司铭还有方亮三个人。

不过和聂然以及九猫的表情不同,他们的脸上带着些许的凝重感。

紧接着,陆陆续续的士兵们也都朝着食堂里走去。

等到晚餐结束,一部分人实在是有些身心俱疲,早早的回宿舍休息,而另外一部分的人经过了刚才那个女兵的刺激后,在休息了片刻后又重返训练场开始训练了起来。

他们很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为此很是拼命。

只是,在训练了两个小时候,那些人都有些累了,随意地坐在训练场上休息了起来。

在休息期间,聂然作为新进来的新人自然而然成了大家的目标。

“新来的那个女兵,你叫什么名字啊?”

李望早上介绍聂然的时候只是说了一句她是新来的女兵,但并不没有介绍她的名字,所以这都一天了,他们还不知道她叫什么。

“我姓聂,单名一个然字。”聂然坐在那里喝水,抽空回答了一句。

旁边的女兵似乎对她挺感兴趣,又一次问道:“然?什么然?是晕染的染吗?”

聂然摇了摇头,“不,是然后的然。”

晕染的染?

聂诚胜向来不在意,怎么可能给她取一个晕染的染,那么有诗情画意的名字。

不过她也不喜欢染这个字,太柔,太飘忽不定,不适合她的性格。

“挺别出新意的。”身边的人听了她的话,笑了笑,随后主动道:“我姓萌,叫冉儿。”

萌冉儿?

姓萌?

她说自己的名字别致,聂然反而觉得她的名字才别致。

对此,她笑了笑并不接话,打算就此结束这段对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