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怎么样,干不干?(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我也不希望你下次说这种话。我希望你能明白,在这里你们是一个团队,是战友,不是敌人!寻求帮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不是开玩笑。”李望对于聂然那番话也非常的不赞同,但他很多少知道聂然对于李骁的抗拒,所以对她出声提醒和警告,“过一过二不过三,再有第三次,就不只是警告这么简单了。”

聂然笔直地站在那里,对其解释道:“教官你好像误会什么了。我的意思是,咱们的李骁同志那么聪明,那么能干,考试成绩又那么好,是不会需要我帮助的,我相信她能够一个人独立完成。”

她这么显而易见的讽刺是个人头听得出来。

但是偏偏她的字句却完全挑不出任何的错误。

李望对此也无可奈何的很,只能在心里希望她不要为了一时的个人情绪,最后遗憾离开9区。

对于她的能力,李望是肯定。

只不过对于情绪的把控,她要再加把劲才行。

李望对她没有办法,只能将目光转移到了李骁的身上,“也就是说,你根本没有没有事先和聂然请求过,直接靠近的,是吗?”

“是!”李骁十分肯定地回答。

聂然在旁趁机嘀咕了一句,“看吧,我就是被无辜被拖累的,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她言语中对于李骁的厌恶是那么的明显,让李望不得不去压制她,“那么你呢?冯教官明明下令开伞,你为什么迟迟没有开伞。”

聂然被他将了一军,突然噎住了。

当时她是要开伞的,只是因为发觉李骁不对劲,这才为此没有开伞。

但是碍于九猫在场,她根本不可能这么说,于是她只能被迫改口,“因为……我觉得还不到开伞的时候。”

她这话其实非常容易得罪人的。

特别是那些还不等冯志下令就开伞的人。

只是她现在已经被逼到这个地步了,除了说这话之外,也没别的好借口了。

至少她的第一反应里这个是最好的借口。

冯志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聂然挑战权威,脸色从阴沉铁青逐渐得就连气息都冷冽了起来,“现在我是教官,我说的话就是命令!容不得你觉得,或者不觉得!”

然后,他指着聂然和李骁两个人,再一次地命令:“现在你们两个给我跑回部队!”

“是!”

“是!”

只是跑回去,这对她们两个人来说还是一个相对来说是最轻的惩罚了。

毕竟在9区,聂然这么说话,实际上完全可以受到更大的惩罚。

两个人收拾了下东西,便准备马上整装出发。

就在她们准备要跑的时候,身后的李望这会儿却忽然之间改变了主意,及时叫住了他们,“等一下!”

聂然和李骁停下脚步,朝着他看去。

“你刚说不到开伞的时候,那么你认为多少米可以开伞?”李望看着聂然,停顿了几秒后又道:“那这样吧,你再跳一次,我想看看你认为的开伞距离,若是安全降落了,我可以对冯教官说免了你的惩罚。怎么样,这笔买卖够划算吧。”

“李望……”冯志听了他这话,不禁出声呵了一声。

“怎么样,干不干?”李望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副坐等她决定的模样。

聂然想了想,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人群,最后还是摇头,“不了,我没听从教官的话,是我不对,我认罚。”

说罢,就和李骁一同转身朝着部队跑去。

看着她们两个人在林子里若有若现的身影,李望双手环胸地径直问向身边的人,“你猜,这丫头是真的认罚,还是吹牛吹破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冯志脸色依旧不善,望着聂然她们两个人的背影迟迟不开口。

“问你话呢!”李望皱眉,朝着身边人看去。

被迫的冯志只能简单地回了他三个字,“都不是。”

“哟呵,聪明啊,居然没有被我带到坑里去。那她猜猜她到底为什么呢?”李望很有兴致地询问。

可这回,冯志表示:“不知道。”

“笨!”

“你知道?”冯志问。

李望摩挲着下巴,摩挲了大半天,也无奈摇头,“不知道。”

说实话,这丫头的心思太深,实在是难猜的很。

就凭她不按命令开伞这件事,他就完全想不通。

明明在此之前那么的乖顺,教官怎么说,她就怎么做,怎么会一下子就变了呢?

“笨!”冯志立刻原封不动地将那个字丢回给了他,接着对其他站在原地地命令道:“所有人全部上车,回去!”

------题外话------

三更结束,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