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人家有实力,你有吗?(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群人在冯志命令下,一个个井然有序地上了车。

在回归的路途中,那群人看到冯志和李望分别坐在了驾驶座和副驾驶座时,不禁放松了下来,开始随意地聊上几句。

只是,在不知不觉中,他们闲聊的话题又扯回到了聂然的身上。

“刚才聂然的话你们听到没,她居说什么不到开伞时候,这牛快吹破大天了。”一男兵回想到刚才她的话,就觉得很是好笑。

坐在旁边的那个男兵也笑着附和道:“可不是,在耳机里她明明在请求支援,居然下来了说是不到时候,也真亏她说得出口。”

“不过,她到底是和李骁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敢说那种话,还引得教官如此生气。”坐在对面的一个女兵这时候也忍不住开了口。

“谁知道啊,说不定是杀父之仇吧。”这会儿,一个不怀好意的调侃声从人群里传了过来。

那男兵旁边的人立刻皱眉斥责道:“苏柏,你别胡说八道!大家战友一场,别到时候闹出什么不好的矛盾。”

被称呼为苏柏的男兵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我又没说错,她刚才说那话的时候可根本就是打算见死不救好不好,她可没把李骁当战友。”

萌冉儿不服气地马上就顶了回去,“谁说她见死不救了,人家不是后来把李骁给带了下来了嘛!”

“谁知道啊,说不定是李骁缠着聂然,最后被逼得没办法也是有可能的啊,在那种情况下,聂然要是做出什么,李晓逼急了,打算和她一起,那聂然不就亏了。”

苏柏这番设想倒也合情合理,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聂然但凡有不想救人的心,保不准李骁就打算和她来个同归于尽。

那到时候聂然肯定是不敢随意动手了。

“也是哦,如果她真心想要救人的话,也不会下来之后说那种话。如果她是聪明人,没道理在救了人之后,还说那种话,这样反而吃力不讨好。”旁边的男兵听了止不住地连连点头了起来。

“这说明咱们这位战友不仅爱吹牛,还敢杀人。”苏柏笑着用一句总结将不在场的聂然给挖苦讽刺了一回。

旁边的人听了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方亮和汪司铭两个人听了,直皱眉头。

杨树更是就此想要起身去揍人,但最终被另外两个眼明手快的人给遏制住了。

还不等杨树挣脱开,忽然就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呵声从车内响起,“行了,聂然就算是吹牛,但至少人家敢啊。”

车内的笑声顿时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齐齐地朝着那个人看去。

只见赵浅陌坐在那里,为聂然继续打抱不平了着,“而且聂然最后的紧急处理也很完美啊,无论是她自己,还是李骁都平安下来了,就凭这点,我们也没什么好说人家的。”

“没错没错!”萌冉儿嘴笨,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刚看他们如此嘲笑,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顶回去,这会儿有赵浅陌出声,她连忙点头附和着。

苏柏扫了她一眼,似有不解地道:“赵浅陌,你前段时间不是好像对聂然不是特别喜欢嘛,怎么这会儿这么快就改变态度了。”

“我什么改变态度,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对她这个人我是一般般,但是人家有处理事情的能力,那就得值得肯定。”赵浅陌双手抱胸地坐在那里回答。

苏柏嗤了一声,面露轻蔑,“什么处理能力,她可是连教官的话都没有听,擅自做的决定。也不知道这两个教官怎么想的,居然对她这种做法手下留情,只是一个罚跑而已。”

“哟!听你的意思是,想让她滚蛋呗?”赵浅陌丝毫不退让给质问了回去。

对面的苏柏被她这么一将,即使有这个心思和意思也不敢表露了,急忙道:“我可没这意思,只是觉得这两个教官对她好像手下留情了。”

“放心,你要有本事也来这么一场,我相信教官也会对你留情的。不过,就怕你没这本事。”

赵浅陌这话说得格外不给对方面子。

因为她很清楚苏柏之所以这么挖苦聂然是为了什么。

刚才在高空的时候她和苏柏是差不多高度,她清楚看到苏柏这家伙在教官还未命令之前就第一个把伞给打开了。

他本来就在懊恼自己太过沉不住气,提前开了伞,而聂然刚才居然认为那个距离还不到开伞的时候。

这摆明了就是在在打苏柏的脸。

他自然而然的就认为聂然是在针对他了。

“赵浅陌,你干嘛总针对我啊。”苏柏被她几次顶回去,面子上挂不住,有些恼了起来。

可惜,赵浅陌却继续道:“我有针对你么?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怎么,我还不能言论自由了?”

“你……”

苏柏气恼着正要开口,就被身边的男兵给制止了,“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战友,是兄弟,别吵架,免得伤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