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一个熟悉的人出现了(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回去的路上,聂然回想着方亮的话,觉得即使过了三年,他依旧是老样子,那训斥的样子没有丝毫的变化。

唯独有变化的,反而是自己。

因为在她心里她并不觉得方亮说错了什么。

她了解方亮在担心什么。

作为在训练中的一员,自己的举动竟然如此冒失和危险,以至于最后要到求救的地步,这在方亮他们看来,这根本是和自杀无疑。

当时若不是方亮他们提前发现自己的异常,并且就在自己附近,她和李骁根本不可能那么简单容易的就被救下来。

方亮说得对,刚才她真的差一点就进太平间了。

他如果不是真的关心和担忧,他完全可以漠视,等着她念成大祸,然后被赶出去。

但他没有。

相反,他过来训斥自己,告诫自己,为的是她能够不要如此任性行事,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聂然想到这里,嘴角不禁弯了弯。

在不知不觉中,她反而渐渐开始明白了当年方亮对自己生气的意义了。

看来时间真的是最好的磨砺石。

只可惜,她心里即使懂,但依旧无法表露给方亮听。

九猫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不希望太多的人知道,反而引起九猫的注意。

因此,她只能让方亮继续误会着自己想要谋杀李骁这件事。

午休结束后,下午继续高空训练。

不过这一回没有再出现什么问题。

所有人都按照冯志的要求顺利开伞,并且成功降落。

这一次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不仅这一次,再后来的训练日子里也变得相安无事起来。

那件降落伞意外缠绕的事件就好像是平静湖面里被投入的一个小石子,短促地泛起了丁点的涟漪,然后就此消失了。

但实际上,方亮却暗中一直在盯着聂然,他很怕她做出什么任性妄为的事情,以此来伤害到她自己。

他真的不希望聂然一脚踏错,悔恨终生。

毕竟,她还那么的年轻。

只是他盯归盯,时间一久就感觉到了吃力。

因为聂然做事向来不按章法走,什么时候出手根本无法提前预料到。

特别是后来在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他很怕聂然会趁机做些什么,因此时刻定紧着,但最终的结果是,她什么都没有做。

她非常安分的跟着那群人完成了训练,成绩不算出彩,但也没有落后,依旧是那么的中规中矩。

这让方亮有种感觉,总觉得聂然发现了他,这才迟迟不动手。

可实际上,聂然根本没理由动手,她所谓的杀李骁也只是为了给九猫营造出一种假象而已。

为此,可怜的方亮对此毫不知情,还在那边担心不已。

不过他也担心多久,因为很快一个熟人就此出现在了9区里。

在一次午后训练当中,聂然跟着那群人一样腰间绑着绳索拖着旧橡胶轮胎在训练场的泥地里不停地绕圈跑着。

烈日下,他们所有人的迷彩服全部被浸湿,变成了深绿色的迷彩。

沉重的轮胎在泥地里拖拽着,激得一片尘土飞扬。

所有人呼哧呼哧地粗喘着气,在教官们的呼呵声中不断的朝着前方跑去。

豆大的汗不断地从额头顺着脸庞滑落下来,然后汇聚成水不断地滴落在泥地里。

高强度的耐力让有些人实在是受不了了,有几个女兵甚至一度中暑倒下。

然而即使是这样,教官也没有心软,而是一盆凉水直接兜头浇下,然后对着那几个女兵呵斥道:“快点起来!继续跑!”

那几个女兵靠着意志力咬牙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前行。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室外的温度也越来越高,继而连三的人开始出现严重的缺水、中暑的情况。

就连有些男兵也开始承受不住。

但同样的,也有一批人依旧继续咬牙坚持着。

其中,就包括聂然。

聂然年龄本就比他们都小,身形在这群“同龄”中显得很是娇小,再加上身上还有铅块绑着,更是加重了负担。

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扛着这么重的轮胎在毒辣的阳光下来回的训练。

她现在浑身都是汗,嘴里干涸得有些发苦,一眼望出去眼前都开始发黑的。

聂然感觉自己的腿完全不受控制,根本是机械性的在向前跑,脑海中就是一个想法,就是教官不喊停,绝对不能停。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聂然一个无意间一瞥却意外的看到一个许久不见的熟悉人。

在那一瞬间,聂然还以为自己是因为太累太渴导致自己出现幻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