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这场任务是禁止呢?(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正准备开口说算了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坐在对面的李宗勇突然问了一句,“还记得我当初说过和那臭小子一起出去做卧底的那几个人吗?”

她微微怔了一下,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李宗勇要在这个时候提及那几个已经死了的人,但还是依言点了点头,“记得。”

李宗勇又是简短的几秒的沉默,然后才再一次地开了口,“当时那些人最后都出事了,这事儿闹得很大,上面要求终止,但是我那时候也是不甘心,或者说是年轻气盛,无法承认自己做任务失败到如此的地步,于是我当时选择隐匿了他存活的消息,然后就此离开了9区。一算是交代吧,二就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和那小子联络。”

他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平稳,但仔细听就能听得出来他话中有多么的艰难晦涩。

而靠在那里的聂然却神情骤然起了变化,她面带错愕和惊讶,许久后果才开了口,“所以你的意思是,这场卧底计划,实际上是被禁止的,是你自己私下派他出去行动?”

聂然从来没想过这个任务根本是禁止的。

她知道卧底任务除了联络人之外,的确越少人知道越好,但她怎么也没想过这个任务从头到尾是李宗勇背着上级在策划的。

“那这一切他知道吗?”她忍不住问道。

李宗勇沉重地点了点头,神情凝滞,“知道,当时就是他说他的身份没有被揭穿,想要继续做下去,这才让我有了那个危险的决定。其实现在想想真是觉得自己当年的计划太冒险。”

所以,也就是说,这场十年的任务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策划出来的。

真是厉害啊!

原来他的档案不是被抹去,而是他根本现在是一个“死人”。

“营长,你说我是疯丫头,其实你比我更疯吧?”聂然靠在床上,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不对,那家伙也一样是疯了!”

这场任务霍珩做了十年的时间啊。

在他明知道这场任务是不被允许的条件下,还这样坚持做了十年。

这对师徒,聂然也是服气的。

特别是霍珩还对她各种说教,结果自己却是最不听话的那一个!

下次看到他,非骑在他身上揍一顿不可才行。

按捺下了心里的各种想法,聂然凉凉地瞟了身边的人一眼,询问道:“那现在暴露出来了,你没受处罚?”

李宗勇点头,嗯了一声,“但是前提得把这个任务完成掉。”

“原来这次回来是戴罪立功啊。”

聂然话里明显带着那么点幸灾乐祸,让李宗勇有些没好气地道:“你这是什么眼神儿!”

“看好戏的眼神啊。”

李宗勇被她这么堂而皇之的调侃气得顿时一噎,“臭丫头!赶紧好起来,我可不想到时候他回来之后看到你这幅死样,认为是我没照顾好你。”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聂然很是无奈的嘟囔了一句。

李宗勇看她多少恢复点精神了,也就打算离开了,毕竟这病房里就他一个男人留在这里,也不怎么方便。

但还不等他站起身,床上的聂然已经开了口,“那你这次戴罪立功完,会不会将功抵过?”

此时的她没有了刚才促狭地笑意,而是一脸认真的模样。

因为玩笑归玩笑,事情还是要归事情的。

毕竟当初在这件事上,他们为了救自己,可是毫不犹豫的就把事情全部坦白了的。

而事实上,他们完全不需要这么做。

要知道当时的她是极力反对他们坦白,他们完全可以顺势而为的牺牲掉自己。

更何况,李宗勇是他的师父。

对于她来说,也算是个比较能亲近的人吧。

她也不希望到时候李宗勇真的因为这件事出什么问题。

可李宗勇对她的回答是:“不知道。”

这回,他是真不知道。

部队有部队规矩,他犯了错就应该接受惩罚。

所以他从来没想过会有什么将功抵过这种事。

“应该会将功抵过的吧,你为了这事儿引咎辞职,还耗费十年时间。”

但聂然却固执地说了这番话,只是不知道这番话是宽慰李宗勇,还是在宽慰自己,或者说是替霍珩宽慰。

站在那里的李宗勇神情严肃而又威仪,“话不是这么认为的,我违规操作,而且还私下隐匿那小子的存活消息,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说说到这里,突然间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于是紧绷的神情松懈了下来,对她说道:“你放心,他这么多年做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不会对他怎么样的。而且我不也不会让他有事的,事情我会一力承担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