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得来全不费工夫?!(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心头一紧,这会儿要想找地方跳出去不太可能了。

她倒不是怕被人看到,而是她身上这个迷彩背包是军用的,万一这里的人对部队的人并不友善,她到时候可就难出去了。

突然间,她灵机一动,在慌乱中找了个僻静地方,将背包藏了起来,然后顺势抹了把锅灰抹在自己的脸上。

她走了一夜,头发早就被汗水打湿了,看上去也算是狼狈。

为了能够演得更像点,她脏手还顺势拿了一个锅里的馒头,然后再从房子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巧就撞上了从小院门外进来的人。

聂然像是被撞破后受惊的兔子,手上的馒头“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对方三个人看到聂然后,也马上警觉了起来,呵斥道:“你是谁?”

聂然看到一个男人和两个一大一小的小孩儿,看上去只是普通村民,便把心稍稍放了下来,然后苦着脸,很是艰难地吐字,“我……我……”

其中的一个小女孩儿指着聂然身上的衣服和地上的馒头,嚷嚷地道:“姐,她是贼!她偷了我们的衣服,还偷我们的馒头!”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太饿了……我……”聂然像是被人拆穿了,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满脸惊慌地求饶了起来。

另外一个年龄比较大点的女孩儿拧着眉头,再次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我们家!快说!”

聂然像是被吓到了,浑身一个哆嗦,“我……我……我叫阿曼,我们……我们那边又打起来了,我……我是这么逃出来的,我……我一路饿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才看到村庄,所以……所以就……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偷东西的……我求求你们放我走,我再也不敢了……”

她知道这儿的边境线比较乱,信手拈来地就说是暴动,果然身后那个男人顿时神情就缓和了下来,并且叹息了一声道:“哎……怎么又打了。”

这一句话让聂然知道自己是一击即中了。

她为了能让对方更加信服,便呜呜呜地轻泣了起来。

大概是哭声引起了他们的共鸣,那位父亲走到她面前,轻声询问道:“孩子,那你父母呢?”

聂然抽泣了几声,回答道:“死了。”

“真是太可怜了。那你家里还有别的人吗?”那位父亲看她那可怜样,不禁产生了些许同病相怜的同情。

聂然低垂着头,停顿了几秒,才回答道:“有,我哥哥在边境的一个小镇上,我……我准备去投靠他。”

那位父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样啊,但是边境也挺乱的,并不安全啊。”

“但是这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如果不去找他,我一个人又没有家,该怎么办。”聂然坐在地上,揉着眼睛,不断地哭泣着。

那低低的哭声听上去哀伤不已,让他们这些也曾经受到过暴乱的人不禁产生了无限的同情,那个小女孩儿扯了扯自己父亲的袖子,奶声奶气地说:“阿爸,我们帮帮她吧,她太可怜了。”

那个男人思索了良久,最后走上前将她搀扶了起来,对她宽慰道:“孩子,这样吧,你先吃,吃饱了就在这里睡上一觉,至于去边境我去帮你问问村里,看看有没有人能顺路送你过去的。”

聂然听了,顿时惊喜不已,不断地像他们鞠躬,“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们了!谢谢!”

那模样活脱脱就是个父母双亡的可怜人。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今天又在医院泡了一天,累成狗,碎觉碎觉~大家安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