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这是拖延术?(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因为像在村里找到最为快捷的交通工具,所以不得不就此停留在那里一段时间。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父女三个人在放下戒备,确定她没有任何危险后,对她格外热情。

不仅将家里的馒头全都给她吃,还甚至要给她烧水,让她洗澡。

聂然碍于一个女孩子,在这种边境慌乱地方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立刻婉拒了他们这个热情的邀请。

不过,即使如此,那个人家的小女孩儿依旧喜欢缠着她。

聂然脸上表露出一副温柔的姐姐模样,对她各种轻柔细语,但内心其实早就已经无奈到极点了。

但碍于对方只是个孩子,她实在无法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孩子做什么,而且他们家的大女孩儿对她似乎还抱有一丝敌意,总是站在远远的地方,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

以至于她连个小动作,或者是打发她妹妹的机会都没有。

聂然无奈一边敷衍着身边这个单纯孩子,一边等待着那个要替自己去问路的好心父亲。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真的喜欢她,还是从来没见过外人因此产生新奇感,她的小嘴就没停过,对着聂然各种碎碎念叨着,甚至还献宝似的将自己的画以及她姐姐的作业本给她看。

聂然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装作很高兴的样子一页页的仔细翻阅着。

一开始那几张图聂然并不在心上,无非就是他们全家的小人图,反到是后面的几页的字让聂然稍稍停驻了几分。

不得不说,那个小姑娘的字很好看,尽管年龄小,但是下笔的力道非常的有力。

人都说字如其人。

一个人只要看字,就能知道是个心智坚定的女孩子。

“你看,这些字漂亮不漂亮,我们村里的老师可夸她了呢。”她的妹妹指着自家姐姐的字,很是骄傲地夸赞着。

“谁让你看了!”远处正在砍柴的那个女孩儿听到了,当即丢下了柴跑了过来,一把抢下了自己的作业本,很是珍惜地护在了自己的怀里,用很是警戒而又凶狠的眼神看着聂然。

聂然对此只是微微一笑,“字写的不错。”

“谁需要你评价了!”那女孩儿冷冷地站在那里说道。

聂然不气也不恼,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只是好心的想要告诉你,有个字你写错了。”

“不可能!”那女孩儿显然对于她这样的污蔑恼怒不已,“我每个字都是认认真真写的,不可能出错!”

“第三页的第四页第五个字,你真的写错了。”

聂然笃定的眼神让那女孩儿不禁产生了些许的迟疑,她翻开了作业门仔细看了看,却并没有看出哪里有错。

“你的甘拜下风的拜写成了失败的败。”聂然看她一脸莫名的样子,便就此指了出来,“有很多人都会把这两个字混淆,但事实上是稽首的意思,并不是失败的意思。”

那女孩儿原本凶狠疏离的眼神随着聂然的话语变得疑惑了起来,“什么是稽首?”

“是以前的一种跪拜礼,是九拜里最隆重的一种,一般用于君臣,后来拜父母,拜天拜神,还有拜庙等等也都用这种大礼。”

聂然简单明了的解释让女孩儿顿时豁然开朗。

而这样,也让旁边的妹妹崇拜不已,即使她完全没有听到聂然的话,但总觉得她很厉害的样子,为此她哇了一声,扑进了聂然的怀里,满是星星眼地道:“阿曼,你好厉害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你比阿爸和我们村里的老师都厉害!你能不能和我讲讲村外面的事情呀?”

面对这样纯真的孩子,聂然还真无法推开她,并且就连她姐这回也没有做出排斥的表情,反而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她。

被两个好奇丫头同时盯着,聂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多嘴。

这会儿好了,还要说什么村外面的事情,她哪里有什么村外面的事情。

她都与世隔绝了好几个月了,天天都是训练、训练、训练,鬼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

聂然犹豫了几秒,正准备瞎扯出什么点什么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第一个冲进来的男人一眼就看到坐在小院门口的聂然,立刻就指着她,问身后的人,“就是她吧?”

不明所以的聂然被他这么一指,眼底深处不禁产生了些许的波动。

她的身体也下意识地紧绷了起来,显示是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难道那个男人其实是拖延自己,实际上是去找人来解决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