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原来是他!(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没有想到自己会误打误撞就此撞进了一个有人的屋子里。

那些人被捆绑着丢在了角落里。

听到门被大力撞开的声音,浑身皆一颤,并且面露这惊恐的表情看着突然出现的聂然。

从地上爬起来的聂然正巧和他们一个对视,看到他们眼中的警惕和不安,便基本确定那群人应该是霍珩的手下。

她趁着门外的人正一场枪战打得正酣,没有注意到这里,立刻对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人小声地问了一句,“二少?”

那人听到这话,以为是自己人,眼里顿时亮起了一抹光亮,被堵着的嘴里各种呜呜地声响。

“货呢?”聂然以防万一地问道。

那男人忙不迭地扬着下巴示意对面那间屋子,发出哼哼的声音。

聂然皱眉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间,随后很快摸出了腰间的匕首。

对方那男人看到她拔出匕首,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被骗了,心里一阵胆寒。

只见那把匕首的寒光在他眼前就这样一闪而逝,他吓得出于本能的就把眼睛给闭了起来,同时在心里哀叹自己太过相信对方,这才让自己丧了命。

然而下一秒,却感觉到身上捆绑的绳子一松。

接着就听到聂然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我去把货弄出来,你们找个机会偷摸溜出来,然后在西门出口随时准备接应我!”

那人起先一愣,随后才缓过神来,连忙点头道:“好好好!”但随后一想,带着疑惑问:“要不要我们留下来帮你?”

聂然摇了摇头,“不用,你们全都在外面接应我。”

她不习惯带着人,而且这群人要是跟着她,先不说目标太大,那群人一看到就会发现有接应,到时候他们两队人马肯定是先解决自己。

“可是你一个人成吗?”那男人因为看她一脸脏兮兮的,又穿着男人的衣服,一时间难以辨认出她的性别,只是觉得她那么瘦弱,实在有些让人怀疑。

聂然在面对他们的质疑时,只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这是在质疑二少的决定吗?”

“不敢不敢……”

那男人在看到她的眼神,连连摇头。

“记住我的话,西门的出口等我,要是这次也办不好,你们就等着提着脑袋去见二少啊。”聂然深怕他们这群人到时候又给自己出幺蛾子,再次冷声地威吓了一番。

“是是是!”

那个男人原本还想问聂然她要怎么拿着货离开莫丞的人,可后来听到她这样说,哪里还敢多嘴问。

反正既然是二少命令过来的人,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带着这样的自我认为,他马上把身边那个的兄弟们的绳索都解开了,然后伺机找机会逃离。

“翻窗,别走正门。”聂然丢下这么一句话,就重新冲了出去。

她怕自己待在里面的时间太长,而被发现。

只是,当她走出去的时候,却发现外面九猫的人已经死的死伤的伤,基本上都倒下来了。

至于九猫,聂然发现她并不在人群里了。

要么是躲起来了,要么是被枪杀了。

不过聂然觉得,她可没那么容易被枪杀。

想必应该是躲起来了。

聂然怕被偷袭,为此给自己找了个不容易引起注意的死角,时刻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只听到外面那个男人脑袋上全是血,面色可怖地指着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怒吼道:“莫丞,你做事别做太绝了!在这个地盘上,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你要今天真对我们赶尽杀绝,你觉得我们老大会放过你?”

他话里话外都是威胁。

可对方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大笑地道:“我莫丞要是真的怕你家池铮北池老大,也就不会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原先聂然躲在屋顶上,看到的只是那个男人的后脑勺,现如今她躲在小木屋里,正巧和他处于面对面,透过皎洁明亮的月光,她一眼就看清了男人那张面容。

嚣张而又霸烈的笑容是那么的熟悉,刚毅而又阴鸷的面容让聂然刹那间就认出了这个男人。

是他!

那个被自己几次三番算计的男人。

原来他的名字叫莫丞。

聂然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小的过分,怎么每次一出部队,总能够遇见这个男人。

“再说了,你觉得你们家池老大会为了你们几个废物而不放过我?呵!真是天大的笑话!”那男人还是和当初一样狂霸,完全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气得对方牙根直痒痒。

“你!”

莫丞就站在那里,笑容里充满了森森的冷意,手一挥,“解决了。”

顿时,身后那五六个手下齐齐举枪,对准了那仅存的两个人。

------题外话------

男2终于有名字了,开心不?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