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披着羊皮的狼(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下,她如此这般的主动让某人浑身一怔,唇间犹如过电一般的感觉,那软而Q弹的唇带着温度在他唇间辗转,让他所有的毛细孔都瞬间张开了。

霍珩感觉自己的大脑瞬间当机了。

依旧掌握主动权的聂然看他整个人都绷紧着,便将勾着他脖子的手再次用力的几分,甚至踮起脚再次加深了这个吻。

当她轻巧地撬开了某人的牙关,小舌就此闯进去,并且深深和他纠缠时,原本还静止不动的某人突然间双手再次环住了聂然的唇,随后俯身,带着男人该有的力度反客为主,将她压制住。

那个吻越来越深,越来越浓,仿佛随时要将她全部吞腹中一般。

聂然被迫半仰着头,整个人呈现出了一个微微下腰的姿态,被他扣在了怀里,动弹不得。

此时的她乖顺无比,完全配合着霍珩的步骤,时不时地点点火,等到听到耳边传来霍珩不稳的呼吸声,随后及时收手。

惹得霍珩气得牙痒痒,却对她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忿忿地轻咬了她一下,当做惩罚她的不乖。

他吻得那么用力,几乎把聂然肺里的空气全部夺走了。

聂然无奈只能越发的乖巧,默默地承受他所带给自己的力度和霸道。

持续了一会儿,霍珩突然抽身,并且双手松开了她。

他带着浓重的气息粗喘着,那双眼眸更是深沉幽暗地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不继续了吗?”聂然胸口也小小地起伏着,知道他是在忍耐,为此故意笑着撩他。

“你确定吗?”霍珩眯了眯眼,他短短几秒时间已经迅速地冷静了下来,此时他的情绪基本稳定,可听到聂然的挑衅,便极为快速地猛地一伸手,又再次将她拽了回来,并且同时反身将她压制在了住树干上,“确定要继续吗?”

“不确定不确定,我错了,我错了行不行?你看,我时间也不够了,我还要回村子里去拿我的背包和以及衣服,也不知道东西会不会被发现。”聂然和他身躯紧贴在一起,第一时间就发下他的气息和身体上的变化,于是马上就态度良好的认错。

霍珩看她故意伏低做小,乖乖认错的模样,就气得牙痒痒。

这妮子,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给自己来这一招。

以至于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怜他只能靠着强大的信念和意志力克制、克制、克制。

霍珩不解气地捏了捏她的鼻尖,这才松开了手,还她自由。

聂然得了便宜,就只能卖乖地站在旁边陪他聊了几句。

看他情绪彻底平缓了过来,聂然这才看了看时间,对他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走吧。虽说莫丞不会追出来,但是这里那么乱,惦记货的肯定不少,你还早点带着货和你的手下离开吧。”

聂然可没忘记这里是边境地带,混乱、贫瘠是这里的代名词。

霍珩就带那么几个人,万一遇上人多,就可能身处下风了。

所以,为了这种事情的发生,聂然觉得霍珩还是及早离开这里比较好。

可这回,霍珩却有些舍不得的样子,皱了皱眉,“我们才见面了不到半个小时。”

这话里的潜台词分明是不愿意就此离开的样子。

并且说完就要伸手去抱她。

站在对面的聂然眼明手快地就此从他身边闪身避开,遥遥地站在安全位置上,眉眼弯弯,“按照您的军纪军规,我们应该连这半个小时都没有。”

霍珩站在那里,望着皎洁月光下的她嫣然一笑,心头微微一触,但脸上的神情还是不变,“所以我应该庆幸你这样违规么?”

聂然故作思考地想了想,然后点头,“嗯,可以这么认为。”

结果被霍珩瞪了一眼,“再胡说,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聂然嗤了一声,提醒道:“你已经不是辅导员了。”

还对她手下不留情?

他还当自己是部队的辅导员或是教官么?

然而,霍珩却笑着朝她一步步走进,趁着她不注意,动作迅猛地一把捉住了她,轻声在她耳边道:“所以我会换种方式罚。”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饿狼本性。”聂然抬头,看他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打量和重新审视的眼光。

霍珩亲昵地抵着她的额头,低低地一笑,“当然,饿狼通常都披着羊,这样方便捕食。”

“所以我是那只羊?”聂然挑眉问道。

霍珩的鼻息随着笑意扑在她的脸上,“不,羊可比你温顺多了,我的小野猫。”

小……野猫?

聂然冷冷地斜睨了她一眼,对他出声警告:“呵!你要是再不松手,小心野猫挠人。”

霍珩的眼底闪烁着点点笑意,好心提醒,“松手了,野猫才会挠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