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成绩如何?(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窖内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这让她那悬着的心就此松了口气。

她立刻下了地窖,将隐藏在角落里的背包拿了出来。

刚一背在身上,她眉头就轻不可见地微蹙了一下,就连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随后,就听到地窖外有人走路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躲在了幽暗的角落里,等了片刻后,屋子的门被关上了。

聂然这才慢慢地从地窖里探出头来。

在确定没有任何问题的时候,她速度很快的从里面爬了出来,并且以最快的速度翻墙再次跃出。

夏夜中,就看到一道黑影从村子的道路上闪过,紧接着就溜出了村口,彻底融入进了前方的浓重夜色里。

为了能够弥补自己所浪费的时间,聂然在拿到了自己的东西后,马不停蹄地朝着训练区走。

她这一路上没有任何的停歇,按照地图上所标识的路线走去。

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额间的碎发上也被汗水所打湿。

然而即使这样,她还是不敢停留,因为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她现在所回的还是原来李望将她丢下的起点,要想在一天时间内到达,这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就这样在茫茫夜色下,她朝着目标一路前行,终于在第二天的凌晨三四点的时间平安到达进入了训练区。

这让她不免结结实实地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剩下怎么到达目的地里。

聂然拿着昨天下午休息时就拟定好的路线图,一口都没有歇的继续朝着训练区的深处而去。

她一如既往的选择了一条既快捷又危险的路。

因为这样她或许还有点及格的希望。

浓密的丛林里聂然十分艰难地向前行走着。

虽说头顶有高大的树木将八月毒辣的阳光,但是在这种茂密而又不透风的环境里,闷热得就如同蒸笼一般,聂然的汗水一刻都没有停下过。

这样长时间下去,她感觉自己肯定要因为缺水而倒下。

无奈之下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为自己找了点水源,休息了一两分钟再次继续前行。

随着太阳渐渐往西面而去,聂然的面色就越发的凝重起来。

她选的是比较危险的区域,属于边缘地带,再加上天气干燥,路面干涸,泥土松散,一不留神很容易就踩空。

一旦入了夜,她的行走将会更加的艰难。

为此她不得不加快脚步,争取能够在太阳彻底消失在地平线前,能够走完这一长的路段。

然而,她毕竟是两条腿走路,就算是捷径,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可恰恰她的时间完全不够。

等到她日夜兼程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晚了整整四个小时。

其实如果那天下午她没有这样浪费的话,她是完全可以在预计时间内到达的。

只是,如果就只是如果而已。

现实就是,这场野外训练她没有按照规定时间到达,所以……不及格。

当她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腰部以下没有了知觉。

整个人更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全身湿透。

“聂然,你怎么样,还好吗?”杨树原本看到她长时间没有到达,就一直在目的地守着。

结果看到她一副要随时倒下的模样,吓得他急忙上前去搀扶住。

聂然被他及时这么一搀,这才免于直接摔在地上的结局。

她不停地喘息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闻声出来的还有方亮和汪司铭两个人,他们一看到聂然像是随时晕厥的模样,慌乱地赶紧跑了出来。

“怎么了,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去找随行军医。”

说着方亮就要准备去找军医。

而这时候其他在休息的士兵们看到他慌乱的找军医,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也纷纷跑了出来。

结果就看到聂然脸色煞白,连句整话都说不利索地蹲在那里,额头的汗还顺着脸颊往下滴,衣服和帽子有些地方也都划破了,看上去狼狈的很。

这让那群人不禁觉得奇怪,聂然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好好的一场训练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了?

他们的窃窃私语惊扰到了李望和冯志,李望早在今天早上就已经到达这里,他这会儿看到聂然这幅神态,也有些微微怔愣了一下,但随即就眉头紧锁地朝她走了过去,严肃地告知:“迟到四个小时,不及格。”

聂然听到这话,喘息着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吃力地站了起来,很是虚弱地说了一句,“是。”

没有反驳,没有理由,她坦然面对。

“来了来了,医生来了。”而这时候,方亮拉着一名军医跑了过来。

军医在原地给了她做了一个简单的基础检查,不由得嘶了一声,“你除了野外训练之外,是不是还做了别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