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真是难兄难弟(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当天晚上回去就洗了个澡,直接躺平睡了一觉,完全没有人来关心她一句。

只因为李骁和她站在对立面,两个人现在形同陌路。

九猫因为手受伤太过严重这会儿正在医院里休养。

赵浅陌则是看不惯她被一群男兵拥着的娇滴滴模样,也果断无视了她。

所以聂然很舒服的在没有被人打扰的情况下,就这样睡了一晚。

等到第二天一早,她就按时起床,和所有人一同起床训练。

只不过由于李宗勇特意说明是一日三餐的五公里,为此李望不得不延后她的吃饭时间。

因此,每当所有人去吃饭,她就必须要在烈日下全副武装地在训练场不断的绕圈跑。

直到跑完五公里。

在此期间没有时间规定,按李望的意思就是,随便她跑多少时间,但是吃饭就那么半个小时的时间,错过了就没有了。

也就是说,聂然必须要在二十分钟内跑完,否则她极有可能刚端饭菜坐下,就被一声哨声吹响,重新归队和这群士兵们一起继续训练。

于是乎,在那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里,那群士兵们就会发现一到饭点,聂然就会被李望一声命令,“聂然,留下。”

就留在了训练场内,没命的加餐。

一开始他们以为是聂然做错了什么,或者是训练没有过关才导致的。

可久而久之,他们发现并不是这样,无论当天聂然完成的有多么的好,她都会被留下来五公里以及鸭子步。

看着她绕着操场一圈圈的跑,接着又绕着训练场走鸭子步。

偌大的训练场,光半圈下来,脚都要废了,更别提一圈了。

为此,他们一致认为是聂然估计得罪了李教官,才会被这样虐。

汪司铭他们看到聂然这样,心里很是担心,可在这里,他们也不敢随意做什么。

生怕自己鲁莽的行为会给聂然带来加倍的惩罚。

只能远远地看着。

有时候他们就偷偷地替聂然打好,放在桌子上,免得浪费多余的时间。

关于这一点,李望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他任务是让聂然完成加餐训练,以及不妨碍正常训练就好,其他的他不管。

可是他不管的后果,就是聂然有些反感。

她本来吃饭就不怎么喜欢别人经手,虽说这群人是好意,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怎么习惯。

一开始她还是咬牙自己去打饭,可时间一久,鸭子步和五公里的双重折磨就让她开始有些承受不住了。

特别是鸭子步,别看只是绕着训练场那么一圈,但实际上光半圈就往往要人命。

她在前三四天的时候还能靠着意志力忍下来,可再往后就不行了,大腿内侧肌肉的酸疼感,真不是她光靠忍就能忍得住的。

一回到宿舍里,她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酸疼,比那些体能训练后的肌肉酸疼感还要难受百倍。

为此,有时候真的来不及打饭的时候,她也就勉强扒拉几口他们替自己打的饭。

等到时间一久,算不上习惯,但至少已经不排斥了。

不过,等过了适应期后,她还是重新自己打饭,因为这样对她来说更加安心一些。

而汪司铭他们发现,聂然已经度过了一开始的艰难,趋于正常,于是也就不再帮忙了。

他们看得出来,聂然不喜欢别人的帮忙。

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她更愿意自己动手。

于是,就这样度过了半个月的一人加餐训练后,终于单人训练变成双人训练。

只因为九猫从医院里拆线回来了。

作为不及格队伍里的其中一名,她一回来就被李望勒令加。

当被折磨了将近半个月的聂然在看到九猫加入的时候,脸上带的笑意和欢迎是从来没有过的真挚,“等了大半个月,我总算是把你盼回来了,现在你来陪我,我多少也有些安慰了。”

那一脸笑眯眯的模样让九猫不禁转过头沉默地看了她一眼,眼底飞快地掠过了一抹质疑的神情。

听说她也这次不及格,而且还出了事。

这是巧合还是借口?

九猫有些无法确定。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是一段时间不见,不认识我了?”站在旁边的聂然见她不说话,不禁挑了挑眉,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那副哥俩好的模样,完全没有当时在那个小镇里一枪打伤她时的冷厉神情。

九猫回过神,将她的那只手给挥开了,神情淡薄地问:“听说你这次在训练的时候也掉下山,导致成绩不合格。”

聂然对于她的直白不禁心里冷笑不已,但面上还是那一副模样,甚至还理所当然地点头,“是啊,这不是刚加餐结束么。”接着有继续道:“听说这次就咱们两个不及格,而且好像都是从山上掉下去的,想想也真是够倒霉的,你说咱两怎么就那么点背呢,真是一对难兄难弟。”

她说完,就若有似无地朝着身边的九猫瞥了一眼。

结果就看到九猫眼底的神情微微一变,略带着一种警惕和警戒的神情朝她望了一眼。

------题外话------

这个应该是昨天晚上的更新,但由于过了审核时间没有出来,所以今天补上。

今天的更新依旧是晚上,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