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他人在哪里?(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亮看她双手环胸,站在自己的面前,整体看上去虽不耐,但至少还是愿意听他们说话的。

在心里酝酿了一下之后,他有些艰难地开了口,“其实,本来我们是不想和你说的,但是杨树跑的太久了,我们怕他会走你的老路……”

“废话别多说,直接点。”聂然直接打断了他的那些铺垫,直奔主题。

方亮轻咳了几声,支支吾吾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身旁的汪司铭见了,索性就找了个比较婉转的开场白,“最近部队里有些流言蜚语你知道吗?”

聂然皱了皱眉,似乎不太懂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么?”

她每天就只是训练都来不及,哪有心情去关注那些什么流言蜚语。

再者说了,也没有人和她说那些什么见鬼的流言蜚语啊。

方亮听了,不禁扶额着对汪司铭说道:“你看吧,我就说她除了训练,真的是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

聂然看到他们两个人说话这么吞吞吐吐的,不免有些烦了起来,“有话就直说,如果你们没想好,那就不要再继续浪费我的时间。”

说着就准备随时提步要走。

汪司铭和方亮看她真的要走,这下什么开场白和铺垫都抛之脑后,上前就对她说道:“其实,我们是想告诉你,最近部队里有一些关于你的流言蜚语,说你什么……有偷窥的癖好……”

在说到偷窥癖好的时候,他们还是有了片刻的迟疑和停顿,并且还小小地看了一下聂然的脸色,生怕她会就此发飙。

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聂然听到这个消息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问了一句:“然后呢?”

见她态度还算好,情绪还算稳当,他们这才放下心来,继续道:“本来一开始我们都没有当真,以为是哪个无聊的人随便开玩笑的,后来事情就闹得越来越严重了,还说你喜欢看男兵上厕所,心理变态……然后杨树和我们两个在无意间听到别人说那些话是苏柏传的时候,就打算过去问他。原本过去只是想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结果苏柏说什么这是事实,还说你看过他上厕所,杨树当即就火了,直接打上去了,我们两个也没有来得及……”

没有来得及?

这话说出去谁信啊,这两个人都曾经是一班的尖子兵,后来在海军陆战队里又稳扎稳打的训练了那么多年,能压制不住一个比他们受训期小的兵?

真当她聂然是傻子啊?

这两家伙,肯定也想教训那个苏柏,这才那么放任杨树这样揍,只不过又来没想到事情回闹那么大而已。

看着眼前这两个明明年龄比自己大那么一两岁,结果在面对自己时却那么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可脸上还是依旧那么的冷静,“所以,你们的意思是,他是替我动的手,我理应帮他是吧?”

那两个人听她到她这样说,心里顿时一紧,连连解释道:“话当然不是这么说的,打架也不是你让他打的,只不过他为了护住你,死都不肯和教官说明为什么打人的原因,这都已经跑了一下午了,再跑下去估计会出问题的。”

聂然耸了耸肩,看上去也十分无奈的样子道:“可就算这事儿我知道了,也没办法啊,我又不是教官,我也只是一个受训的士兵而已。”

方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可杨树听你的话,你能说上一句,或许他也就不会和教官倔,也不用再罚跑了。”

此时此刻,聂然却恨不得对他们说,让杨树直接跑死算了。

但心里却也明白,他们说的没错,杨树完全没有必要去搭理苏柏,因为这整件事和他毫无关系。

是因为她。

他才会去伸手打人。

也是因为她。

他才会怕事情闹大,在变得难堪之前,宁愿被不停地罚跑,也要咬牙挺过去。

几番想法之后,她最后还是妥协了,“他人在哪儿?”

这一句话让方亮和汪司铭心头一震,立刻回答道:“还在训练场呢。”

聂然点了点头,便随后快步走出了射击室,朝着训练场而去。

身后的汪司铭和方亮知道她这是愿意答应帮忙了,顿时松了一大口气,跨步跟了上去。

只要把杨树搞定了,一切就全都好办了。

而且最让他们意外的是,关于苏柏,聂然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这对他们来说是个意外之喜。

他们在此之前,最多的纠结就是怕聂然知道了这个消息,会火上浇油。

不过还好,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