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我是他师父,他敢不听?(六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树看到聂然朝着自己迎面走了过来,愣了愣神,脚下的步子越发的缓慢了下来。

在9区快两个月了,除了聂然两次身体原因之外,他们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

他不敢主动上前去找聂然说话,他怕聂然不搭理自己。

只因为,他是在聂然反对的情况下,还坚持加入9区的。

他觉得聂然肯定会生自己的气,所以不敢和她主动聊天。

现在,看到聂然一步步地朝着自己走过来,他心里头竟“砰砰——砰砰——”地狂跳了起来。

以至于就连耳膜都出现了嗡嗡嗡的声响。

他越走越慢、越走越慢,最后就呆愣地停在了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她走了过来,站定在了自己的面前。

比起她的气定神闲,他此刻的样子就变得有些狼狈不堪了。

杨树微微地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像是一个做错的孩子。

聂然看到他的沉默和无措,有时候会想起当初那个在2区朝着自己笑得灿烂的杨树。

她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待他,太过苛刻了。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聂然一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杨树倏地抬起了头,眼底的惊慌和紧张一下子就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在害怕。

害怕是不是做错了。

是不是给自己惹来麻烦了。

是不是再一次的被自己给排斥了。

这些怀疑从那双眼睛里一五一十地全部透露给了聂然。

“你的好意我心领,但是以后我的事你只需要告知我就可以了。”聂然难得心平气和的对他说出这么一番话,但得到的回应是杨树眸子一黯,以及沮丧,她看在眼里,停顿了几秒过后,补充道:“现在是关键期,当初既然那么想要来9区,就不要随随便便地把自己踢出局。”

这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杨树有些猝不及防,他整整呆滞了将近半分钟,就这么一直盯着聂然看。

最终才像是缓过来一样,有些不敢置信的惊喜,“你同意我留在9区?”

聂然瞥了他一眼,“这话说得好像我不同意,你就要离开一样。”随后,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行了,去给李望道个歉,别再和他倔了。”

说着,她就朝着李望的方向看了一眼。

杨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远处的李望正站在那里,同样盯着这里看,他不禁摇头,“我这回是彻底惹恼他了。”

“我已经和他解释过了,他现在在等你的道歉,快去。”

聂然这话里的意思,分明是替他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杨树声音低沉中透着一抹消沉,“我是不是又做错了?对不起。”

“你对我说对不起可没用,我可没办法解除你的惩罚。”聂然抱肩站在那里,望着他,“我可是好不容易劝下来的,你要是再不去,到时候又惹怒了教官,那我可就彻底不管了。”

杨树看她皱眉,脸色有些不悦的样子,急急忙忙地就朝着李望的方向跑了过去。

聂然站在远处,虽然没有细听杨树说了什么,但随后李望那吼声却听得一清二楚,“臭小子,你刚要早点这样,不就好了!也不至于被罚成这样!”

这话,显然是放过他的意思了。

聂然笑着从远处慢慢走了过去。

李望瞅见她带着满意笑容走过来时,很是奇怪的问道:“怎么你的话他就那么听?我的话却一句也不听!”

这臭小子刚才对他认错的态度简直即使一百八十度大改变。

完全没有刚才那副倔驴脾气的样子,那认错的模样好得都让他有些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被聂然换了。

聂然笑着走了过来,得意地轻佻眉梢,“废话,我是他师父,他能有今天都是靠我一手栽培出来的,我的话他敢不听?”

她话里话外都是师徒,很显然是要在他们之间画下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

身旁的杨树听在耳朵里,除了沉默,就只剩下沉默。

李望看他那神情,以及聂然时不时眼角余光朝他瞥时的反应,就立刻明白过来了。

这话哪里是她对自己说啊,根本就是说给杨树听的。

李望自认为自己聪明,接着她的话顺势对杨树提点了几句,“什么师父不师父,那我还是你教官呢,在部队就是要听教官的话。”

“教官没用的,在他这里师父大过天,你就歇菜吧。”

聂然像是不屑地挥了挥手,语气里带着些许的嫌弃口吻,让李望有些跳脚,“什么歇菜!你不也一样在我手里受训!不也一样乖乖听我的话!”

“好了好了,知道你厉害,行了吧。我上楼休息去了,你们自己随意吧。”聂然话点到为止,然后就敷衍似的准备回宿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