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认错就一定要原谅?(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自己清楚!”

苏柏愤恨她的淡定悠然,更愤恨自己无力回击,只能狼狈地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聂然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可眉宇间还是那么的冷锐,“我清楚,但是他们不清楚,不如你告诉他们,为什么9区那么多人,我偏偏对你不爽呢?”

“我……”

苏柏捂着自己的心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在看到苏柏的沉默时,在场的人都觉得有些奇怪,不,严格来说是震惊。

从刚才的对话来看,苏柏掉裤子的事情好像真的是聂然和李望搞的鬼。

而且这一点聂然好像也承认了。

可是随后聂然的这句话里,感觉似乎又透露出是苏柏先对聂然做了什么,才导致聂然如此的举动。

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就是,苏柏为什么要对付聂然呢?

他们两个之间好像没什么联系和交流吧?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奇怪的时候,看到聂然微微晚弯下了腰,踢了下他的膝盖,道:“说话啊,还是说……你要我替你说?”

苏柏面色一变,眼底带着些许的犹疑和心虚感,“你……你说什么,我能有……有什么可被说的……”

“是吗?那天在草丛里……”

聂然可有可无地提醒着,让苏柏的瞳孔猛地缩紧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格外的紧张了起来。

“还有在楼梯口,你……”

她的话还未说完,被打趴在地上的苏柏当即就开口打断,“别说了!”

他受伤那么严重,可在这件事上居然可以如此激动的大声打断,甚至为此说道:“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吗!”

苏柏的这番投降和认输让人大吃一惊。

聂然口中所谓的楼梯和草丛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让苏柏瞬间就认输。

那些东西到底代表着什么?

“这样……可以放过我了吗?”

只见苏柏强撑着半个身体,嘴角的血液没有擦去,看上去格外的狼狈。

他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求饶。

聂然笑了,但笑意没有到达眼里,还是那么的冷冽和阴鸷,“谁告诉你,你认输我就要放过你的?”

苏柏那眼里的乞求被她的这句话给击得粉碎,转而腾升起了恼怒之色,“那你还想怎么样,我都已经认输了,分数也扣了,脸也丢了,够了吧!”

“所以,只要你认错,我就应该原谅?”聂然冷冷地嗤笑了一声,眼里满是讥讽,“这是什么逻辑?是你独有的强盗逻辑吗?你难道不觉得可笑么?”

恼羞成怒的苏柏强忍着心口的不适应,哑着嗓子说道:“你……你别太过分了,这里那么多人看着你,你能力再大,也不可能让这些人都闭嘴!”

聂然不禁冷笑出声,“我为什么要让他们闭嘴,我既没有对你额外的动手,也没有打残了你,而且分数上你扣多少,我也同样扣多少,很公平。”

被她这么一提醒,在场的人以及苏柏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整个比试的结果,乍一看上去是聂然将苏柏欺负的很惨。

但是,除了刚才比试时的那几次击打之外,即使是刚才偷袭,聂然脸色再怎么难看,都没有动过手。

也就是说,她并没有在比试之外额外的去攻击过对方。

“嘶——”

这样一想,突然间他们觉得聂然好狡猾啊!

摆明了就是和苏柏玩儿心眼。

要知道刚才苏柏被聂然踹得那一脚可狠了,但偏偏那属于正当的自我防卫。

即使是营长来了,都无话可说。

“……”

苏柏显然也发现了这一问题,恨不能当场咬碎了那一口牙。

可是现在后悔他也已经来不及了。

他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很是无奈地说道:“那你打也打了,可以了吧!”

“可以啊。”聂然笑着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她突然间这么好说话,让人反而一愣,但随后就听到她扬着唇角,继续道:“你说我是偷窥癖,我还击你是暴露狂,这件事早在刚才就结束了。但是现在,我算的是你刚才偷袭我这件事。”

苏柏看到她的笑容里的冷意越发的阴沉了起来,心里的那根弦再次绷紧了起来,“刚才……”

“刚才,你想杀我。”聂然平静无波地陈述了这一事实。

那语气里的阴森口吻让苏柏感到了害怕,“我……我没有……”

他看到聂然的神情越发的微妙了起来,只觉得脚下窜气了一股凉意,下意识地就往后艰难地退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人群外响起了一道威严的冷呵声,“你们围在那里都干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