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这次偷袭,你输定了(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小时以后,李望和几个老兵一同制定了新的作战方式,但聂然却对此完全没有兴趣。

现在的她的位置和处境就两个字可以表示:尴尬。

在没有了解清楚情况之前,她不能贸然出手,否则很有可能暴露他的身份。

可偏偏营长那边又打不通电话,于是她就成了一个如同断臂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一切的事物发生,无法去做任何的阻止或者是改变。

反正,她觉得最糟糕的情况不外乎就是那家伙被扣押下来,到时候最多让李宗勇去保释他吧。

聂然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周围那群人忙忙碌碌的准备着接下来的新一轮偷袭计划。

这一次看起来行动很缜密,几乎所有人手全都调派了起来,而且李望非常注重每个时间的点,和那群人反复的对着时间。

而在期间,聂然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瞥到了远处那几个幸运逃脱的村民。

他们看上去伤的还算好,虽然衣服上沾了一些血迹看上去可怖,不过看上去都是皮外伤,并不致命。

这几个人此时正坐在一边正在做简单的包扎和治疗,距离李望他们并不远。

时不时的聂然发现他们就趁着那群人在匆忙做准备时,会和旁边几个人闲聊上几句的样子。

聂然仔细地看了看他们的嘴型,眼眸微微半眯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望一声命令,所有人顿时集合了起来。

匆忙的人影在光亮出来回的交叠,最终列成了一个队伍,隔断了她和那几个村民之间的视线。

就连原本看管着聂然的汪司铭和徐明韬也马上加入了队伍里,等到李望将所有任务颁布完毕,准备整装行动时,汪司铭不由得开口询问道:“那聂然呢?”

李望看了一眼坐在那边正在低头像是在发呆的聂然,然后收回了视线,回答道:“她不会和我们一起进行这次的行动。”

说完,随后就对着其他人再次提醒了一声,“所有人都注意了,这次因为有不确定的重要因素在其中,务必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些村民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听明白了吗?”

汪司铭和方亮几个人朝着聂然的方向望了望,最终只能跟着在场的众人们整齐划一地回应,“听明白了!”

“出发!”

随着李望这一声最终命令,顾荣安和冯志各带着自己的小组瞬间分散开来,朝着黑夜中的村庄迅速扑去。

而就在李望准备也带队前往村庄时,忽然之间身后坐在那里的聂然忽然叫了他一声,“李望!”

被叫住了李望以为她还想为自己争取,正准备开口拒绝她,结果就听到她带着笃定地语气对他说:“我和你打赌,这一次偷袭,你必输。”

她坐在距离火堆不远处的一个偏僻地方,火光明灭之间显得昏暗而又朦胧,因此显得她的神情也变得森冷诡异了起来。

李望眉头皱了皱,神情上看上去有些生气。

他单纯的以为聂然只是因为没有参与而负气诅咒,可又不能跟个女兵计较,最后就只是带着自己的小组人马离开了这里,朝着村庄而去。

聂然看着李望的背影轻摇了下头,只感叹果然智商不够,就是没办法交流。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这里只留守了几个人在这里,卢磊就是其中一个。

他要照顾好这几个村民,顺便还要不断试图的发消息和营长那边联系。

为此,他便被流了下来。

趁着那么一两分钟的等待时间,他看见一个人坐在远处的聂然,在黑夜下略显得单薄,好心让她去有火堆的那边暖和一下,可惜聂然拒绝了。

卢磊以为她还在因为李望惩罚她的事情而耍小孩子脾气,于是好心地劝了一句,“你也别怪李望关你禁闭,实在是你刚才说话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居然咒他失败,这次行动要几十个兄弟一起,这一失败可意味着这些人都危险,你这也太不应该了。”

聂然侧过头睨看他一眼,很是认真地回答:“我不是诅咒,我是实话实说。”

卢磊看她的神情的确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禁觉得奇怪了,“那你凭什么认为他会失败?”

他就不明白了,她站得那么远,连计划都没有详听,怎么就能肯定李望会失败?

“你到时候等着看不就知道了。”聂然如此这般的笃信的样子,卢磊越发的觉得奇怪了起来。

到底凭什么她这么肯定李望不行?

难道是她认为李望肯定想不出什么好的计划?

“那我告诉你,你可别小看李望这一次的计划。”卢磊也一脸笃定的样子说完,随后重新返回到了火堆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