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离开(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望见她那么爽快的就答应离开的事情,反倒变得有些替她着急了起来,“我刚的话你没有听清楚吗?我说,如果你需要见营长的话……”

可这话还未说完,聂然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不用了,这已经是他的决定,我还要见来干什么。”

李望顿时拧紧了眉,“但是你不是想要一句解释的时间吗?”

明明前几天的时候,她还想争取和李营长说话,怎么这会儿又突然说算了?

这是负气了?

“我告诉你啊,这种关键时刻,你可别负气,到时候害了自己。”李望很是中肯地提醒了她一句,希望她不要在这种情况下犯浑。

毕竟这回出去,她就彻底离开部队了,并不像别人一样,还能回到原来的部队中去。

但偏偏聂然却一改当初的态度,对他说:“人都死了,没什么可解释的。”

那轻描淡写的态度让李望本来就一直压制的火气噌噌噌地就冒了出来,“那你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考虑到!”

聂然抬眸看了他一眼,“现在教育我,也教育的有些晚了。”

“你也知道晚了啊?!”李望真是对她的态度气恼极了。

聂然懒得继续和他再说下去了,及时地终止了这个话题,“行了,我能去收拾东西了吗?再不走天一黑,我可就走不掉了。”

李望看她没有预料和想象中的激动情绪,反而还很平静,无奈之下也只能点头,“去吧。”

聂然点了下头,立刻就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暮色时分。

逐渐进入深秋的时节,部队道路两旁的树光秃秃的,只剩下枝丫随着秋风微微晃动着,看上去格外的萧条。

部队里的人大部分都在食堂吃饭,聂然趁着这个时间准备去宿舍把东西都给整理一下。

只是,在回宿舍的路上却正巧遇上了方亮汪司铭他们几个人。

他们一看奥聂然出现,还以为自己看错人了,在怔愣了几秒后,连忙走上前去,“你怎么样,还好吗?是营长放你出来了?”

“是不是这意味着没事了?”

各人七嘴八舌的询问着她的近况,眼里满是担心。

聂然对此表示:“我的成绩没合格,所以需要离开。”

“什么?!”众人顿时大吃一惊。

汪司铭紧张的神情里带着一抹不可思议地问:“这是营长的决定?”

“不然呢。”

聂然这话摆明了再说他问话多此一举。

汪司铭这回是在无法理解了,“这怎么可能呢,营长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你走呢?!”

当初营长有多么想要让她加入9区,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她有这个能力,就是错失了那一次的机会。

而后来是营长努力给她营造出的机会。

仅有的一次机会。

营长怎么就最后就让她走了呢?

难道说……

是那个村民的事情?

正当方亮和汪司铭两个人用眼神无声交流时,身旁的杨树忽然间转身要离开。

方亮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了他,问道:“你干什么去?”

“我要去找营长。”杨树冷着脸,很是生硬地回答。

聂然听了,不由得轻哼了一声,“你连营长办公室在哪儿你都不知道,你去找什么营长,小心才当了两天的9区士兵就被撤了。”

杨树当即也没有走脑,下意识地就脱口出地回答:“你都离开了,我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聂然脸色微变,就连眼底都起了几分锐意,“所以我说,你不是真心来这里,就不要来这里抢占那些真心想要来这里训练作战士兵的位置!”

她看到杨树没有说话,神色变得更加冷了起来,“我真是后悔,为什么答应林淮临死前的请求,就你这种人,应该混日子到兵役结束,然后滚蛋。”

杨树也知道自己说话有些不太恰当,呐呐地低头抱歉,“对不起……”

“别和我说对不起,去和你死去的教官说对不起。”聂然最见不了的就是杨树那一切为了自己,而抛弃自我的样子,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陷入了这样的死循环里而走不出来。

偏偏她也不是一个喜欢将责任揽在身上的人,对于杨树她只做到了林淮的那些话,但真的要去贴心,抱歉她办不到。

每个人都应该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她负责了出于自己情感上的亏欠而该负责的责任,其他多余的她不想付出,也不愿意去付出。

聂然到最后只说了一句,“我先去收拾东西。”

然后就不打算和他继续说下了。

但人才刚走出去两三步,结果就被方亮给及时拽了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