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其实没有失败(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珩和聂然对视了一眼,然后才开口说了一句,“进来。”

外面的人听到吩咐,随后推开门,站在门口很是恭敬地说道:“二少,余老板说要给叶小姐做接风洗尘宴,请你们过去一趟。”

霍珩一看到是男的,下意识地用身子有意无意地挡住了聂然的身子,对那人打发了一句,“知道了,我们等会儿就过去。”

那名手下马上就此退了出去。

等到门再次被关上,霍珩才对她继续道:“走吧,洗个澡换个衣服,我们去赴约。”

聂然坐在床边,压低了声音地问:“你觉得真的会是接风洗尘的宴?”

霍珩捋了捋她鬓角,目光尽管柔和,但语气却格外坚定,“不管是接风洗尘的宴,还是鸿门宴,咱们都要去赴宴。”

聂然想想也觉得他没说错。

既来之则安之。

不管是什么宴,她都要亲自去一趟。

于是,她先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

虽说是接风洗尘,但毕竟不是在大城市的上流社会里,需要各种华服以及触光交错的灯影和酒杯,所以聂然也只是简单的穿了一套干净的便服,就跟着霍珩下了楼。

早已在楼下的餐厅里等了好久的余川看到他们两个人的出现后,笑着起身道:“二少这回可让我一番好等啊,难道是美人在怀,就忘记兄弟我了?”

霍珩也同样笑着回答:“明明是我的手下为了余老板尽心尽力一夜未睡的把货送过来,这才耽误了时间,怎么能说是因为我呢,这个锅我可不背啊。”

“哈哈哈,那看来是我的错,是我说错了,抱歉抱歉,我自罚三杯,自罚三杯。”

余川说完就一口气为自己到了三杯的酒,就此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聂然看着他穿着上流社会的高级制作的西装,举手投足间又刻意带着绅士风范,只觉得心里很是别扭。

明明这人的骨子里就应该是不喜欢,甚至是厌恶这样的风格,为什么偏偏要把自己塑造成这样呢。

“听二少说,叶小姐很久之前就跟着二少了,是二少的极为难得的亲信?”

就在聂然暗暗打量着对方,并且心存疑虑的时候,突然之间就被余川给点了名。

聂然猛地回过神来,就看到余川坐在那里,嘴角带着深意地笑容望着自己,她连忙勾起一抹浅笑地回应,“是啊,我很早就为二少做事了。”

随即,她顺势跟着霍珩坐了下来。

此时三个人都已经入座,余川让身边的人给他们两个人倒满了酒,然后又接着问:“看叶小姐年龄也不大,怎么就那么早为二少做事了呢?”

聂然扬了下眉梢,继而反问道:“那余老板年龄也不小了,为什么要选这么危险的一条路走呢?”

余川原本晃动酒杯的手微微一顿,细细看了她一番,最后竟大笑出了声,“哈哈,看来叶小姐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的故事比起余老板的,简直是微不足道。”

聂然时而尖锐时而退让的一张一弛,让余川不禁有些讶异。

说话太过针分相对,那只能说明这个人太过愚蠢。

但说话太过谦虚和恭维,又显得对方特别的假。

但这样前后一进一退的点到为止,却让人觉得倍感有趣。

因此,他立刻转过头对霍珩用略带欣赏的口吻对他说道:“怪不得你会那么夸赞她,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要不是这是你的红颜知己,我还真对她起了几分心思。”

余川的话是如此的毫无顾忌。

这让聂然的心里那种不舒服感更加深了一层。

这个人是她认识到现在的所有男人中最让人第一面就如此反感的彻底的人。

“余老板,这种玩笑可不好笑。”她嘴角笑容一敛,面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抱歉,看来我的幽默细胞还不够,让叶小姐不高兴了,我再自罚一杯。”余川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立即就一口将杯中的红酒给饮尽了,接着他又新添了一杯红酒,冲着聂然,“这次麻烦叶小姐如此辛苦的特意冒险替我们取那名一趟货,真是太感谢了,我敬你一杯。”

可聂然对此却并不买账,“我只是为二少办事而已,余老板不需要这么客气。”

她的轻描淡写一句话,只是想挡了那杯酒,但没想到却成了余川接下来那番话的借口。

“你是不知道,这次咱们被军方盯上,差点损失了这么一批武器,可谓是失败的很啊。”余川叹了口气,虽然不明说,但只要有脑子的都听得出来这是在针对谁说的。

然而,就在此时,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出声的霍珩终于开口了,“其实并没有失败。”

------题外话------

今天七夕节,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狗们都能早早的遇上自己喜欢的另外一半!爱你们,么么哒~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