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或许是拿捏他的机会(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夜深了,桌上放着好几个空了的酒瓶,一桌的宴席这才结束。

霍珩喝得不算多,因为余川说他昨晚喝得太过,不给他多喝,转而顺理成章的给聂然灌酒。

聂然的酒量霍珩到现在自己都不清楚,更何况聂然是不怎么碰陌生人递过来的东西,为此他很想就此上前替她去挡。

“不是吧,二少。让叶小姐喝两杯都不肯,你这也太保护了吧?”余川看到霍珩如此想要把酒杯抢走的样子,急忙护起了酒杯,对他说道。

对此,霍珩不仅不尴尬,反而还无奈地笑了起来,“那是因为你没见过她撒酒疯,你要让她真的喝了,只怕你这个房子就不保了。”

这话让余川脸上不免流露出了惊讶和诧异的神情,“叶小姐竟然还有这么一面?”

“余老板别听二少瞎说,我撒酒疯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聂然看了霍珩一眼,随后笑了起来,主动接过了余川手中的酒杯,冲他扬了下眉,“说不定现在会收敛很多。”

紧接着还不等在场的两个人反应过来,一杯红酒就这样被她一仰脖子一口饮尽。

那速度快得让身边的霍珩眉心微蹙了起来。

他很怕聂然真的会喝醉,到时候人不舒服。

“好!叶小姐还真是好酒量!”余川当即亲自为她又倒了一杯红酒。

聂然也不客气,又一杯就此饮了下去。

来来回回几次之后,果然聂然原本清明的眼眸就此逐渐开始迷离了起来,直到最后彻底倒在了桌上人事不省了起来。

霍珩看到她这样,不知她酒量深浅的他眼神里的着急和紧张是不加以任何表演的真实。

他只是匆匆和余川说了一句,就一把将她抱起直接离开了。

只留下余川一个人坐在厅内。

他遥遥望着那抹背影,嘴角的笑容由盛渐渐趋于平淡。

直到那抹身影彻底消失在了门外之后,他才拿起了桌上的酒瓶灌了几口。

一直站在旁边的手下看到余川的神情,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走上前低声地问:“老板,你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那批货万一到时候她弄丢了怎么办。”

余川冷笑出了声,“货丢了,我可以让别人去找,但是我们的队伍里,出了个奸细,那就全毁了。”

“奸细?你是说那个叶小姐是……”那名手下大惊,继而有些着急道:“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让她去拿货?直接杀了不就好了。”

要知道宁错杀,也不放过,向来是自家老板的行事作风。

怎么到叶小姐这里,怎么变了呢?

余川靠在椅背上,一口一口地喝着酒,眼镜下那双眼满是阴鸷,“这是霍珩的人,在无法确定的情况下,我还不想就此和他结束合作。”

那名手下不确定地道:“不至于吧,他还能为了个女人,断自己财路?”

“他为人这么谨慎,能对一个女人这么信任,这么随意地放任在自己身边,只怕这个女人的确对他意义非凡。”余川说到这里禁不住地哼笑了一声,“不过这样也好,如果她的身份真的没问题,这或许还是一个可以牵制霍珩的棋子。”

这人一旦有了软肋,就什么都好办了。

叶澜,或许就是他彻底拿捏住霍珩的一个机会。

那名手下听到这话,连连点头,“没错,还是老板想的周到。”

“和那边的人说一下,过两天我要提货。”余川将最后一口酒喝完,就随意地丢在了桌上,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然而,对余川来说,这是一次鉴定聂然身份的好借口。

同样的,对于聂然和霍珩来说,这也是一次极好的捣破他们组织的机会。

有这么一大批货出现,那么意味着霍珩不需要去想办法去调动大量的货物,反而尅借着余川的货,一次性连人带货全部抓捕回去。

但这会儿霍珩对于什么货都不放在心上,只因为他看到聂然的小脸通红,在他怀里浑浑噩噩的样子,心里满是担心不已。

他刚才看到这妮子一杯一杯地给自己灌酒,简直就是想把自己灌醉。

想到这里,他的步子就疾了起来。

可还没穿过小花园到达他们那栋小楼时,原本应该醉酒不醒的聂然这会儿却突然睁开了眼。

“你没事?”霍珩看她的样子,惊愕地停下了脚步。

“你说呢。”尽管她的小脸还有些红,但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迷离之色,反而很是明亮。

霍珩确定她神志很是清楚后,这才松了一大口气,“天,你真是吓死我了!”

------题外话------

大家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