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你对我还有不确定吗?(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是不装醉,估计他能拉着我们喝整夜,我实在懒得应对他。”聂然坐在那里,眼里满是理所当然。

霍珩看她那么的坦荡,坦荡得让他很是无奈,轻斥地道:“那也不能硬灌自己啊,喝那么多酒很伤身的。”

可谁知聂然却对此望着他,扬眉:“这话难道不是和你自己说的吗?”

霍珩没想到自己被她反将一军,被她拿捏住了自己昨晚醉酒的事情,顿时一口气憋在了胸口,上上不来,下下不去,胸闷不已。

可又能怎么办呢,谁让自己没做到呢,哪里有脸再训斥她。

最终,只能转而改变了话题,对她说:“你酒量倒是挺好的。”

聂然听到他如此尴尬的话题转移,心里暗笑不已,“还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酒量深浅。”

如果是1号,那酒量自然是不错的。

但是聂然这具身体,说实话她不清楚,虽然几次喝酒,但是都喝得并不多,这一次应该是在这具身体里喝得最多的一次。

“那你还敢自己这么灌?”霍珩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急了。

这妮子也太乱来了吧,不知道自己酒量居然还敢这么灌!

万一真的喝醉了,那怎么办!

然而就在他张口,准备再说教她的时候,结果就听到聂然很是恰到好处地接话道:“这不是还有你么,不怕。”

硬生生就把霍珩的那些话再次给遏制住了。

霍珩觉得这妮子学坏了,居然对他用起甜言蜜语那一套了。

偏偏自己就对她这一招吃得死死的,半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霍珩觉得,这妮子真是自己这诶子最大的克星。

看着眼前冲着自己讨好微笑地聂然,霍珩心里既无奈又欢喜,真是恨不能将她搂在自己怀里,好好得罚她一次。

可碍于现在情况不对,只能就此忍了下来。

只是心里那股小奶猫抓挠心底的感觉却无处安放,让他一时间情难自禁,竟脱口就对她道:“等这次事情结束,我们就结婚吧。”

聂然没想到自己就那么一句话会引出霍珩这个想法,她眼底闪过一抹即瞬的错愕和怔愣,然后很快恢复过来,语气平静地道:“问题是这件事得结束的了。”

霍珩挑眉一笑地朝她凑近,低低的语调里带着别样的暧昧,“你的意思是,只要结束了,你就答应我,是吗?”

聂然下意识地朝着后面退了一些,和他保持着些许的距离,眼底深处的慌乱她极力的压制着,“我的意思是,现在应该是完成眼前的任务要紧,而不是想那些有的没的。”

霍珩看到聂然果然在回避这个问题时候,心底不免有一阵失落。

其实刚才在一时冲动下说完这番话后就有些后悔,毕竟李宗勇当时已经和他说过聂然的态度,可当他亲身经历却又是一回事了。

“你对我还有什么不确定的吗?”他忍不住地想问。

聂然看他神情是那么的认真和执着,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随后笑着想要化解这诡异的气氛,再次转移了话题,“有啊,我不确定这次的任务是否可以完成。”

她一次又一次地回避,让霍珩无奈地深吸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再逼下去,以聂然的性格极有可能会说一些他不愿意听的话,为此他只能暂停自己的问话,转而顺着她的问道:“有什么不确定的地方?”

“他让我去运货,算是考验?还是想借机除去我?”聂然看到他不再逼问自己,心里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霍珩收敛起了那番心思,再重新回到任务中,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应该两者都有吧,他为人极为谨慎,这样接二连三的要考验你,必然是对你有所起疑。如果你的考验不及格,他肯定会命人毫不犹豫的当场击毙你。”

聂然觉得霍珩的话没错,她也是那么认为的。

只是她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演砸了,为什么余川还会怀疑她呢?

她当时对于那些警察可并没有留情,按理说不应该让余川起疑才对。

“那你觉得我接下来要怎么做?”她下意识地问了霍珩一句。

可谁知,对面的霍珩却在听到她这一句话后,深深地凝望了她一番,嘴角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聂然看他呆呆地盯着自己傻笑,不免皱起了眉头,“你笑什么?”

“你不觉得你在那里改变很大么?以前我可从来没有听到你对别人说你觉得三个字。”霍珩看着她,笑得很是愉悦,“聂然,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