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多日不见的思念(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就在聂然被霍珩牵着手往回去的路上走时,却被她用力拽了一把。

霍珩顿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了她,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别安排的太顺利,否则就太容易让人起疑了。”

聂然皱眉,显然很怕霍珩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将她运输的整个计划和李宗勇安排的万无一失,一路绿灯畅行。

只怕到时候还没脚还没踏入边境线,就被余川的人一枪给击毙了。

霍珩对此低低一笑,捏了下她的下巴,语气里满是宠溺,“我安排何时出过错。”

“你这次不就出错了。”聂然毫不留情地就一击,就此破坏了这夜色下横生出来的几分温情。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拆我的台。”许久,霍珩只能将那一口郁气吞了回去,语气里带着几分愤愤。

聂然见了,硬憋着笑意,态度良好地道歉道:“对不起,下次我一定注意。”

霍珩看到她得了便宜卖乖的模样,气得牙根痒痒,上前一把直接就将她拦腰抱起,根本不给她一点时间。

等到回过神,聂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霍珩抱在了怀中,她急忙挣扎地道:“喂!你干什么!”

霍珩将她紧紧地抱着她,满是笑意地道:“你刚才都喝得无知无觉了,哪有那么快醒,还是我抱着你比较保险,免得被人看出来你装醉。”

话都被他给说了,聂然也无可奈何了,只能闭嘴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让他抱着自己往回去的路上。

这一路上,她算是把自己的老脸彻底给丢了个彻底。

这地方有着无数的暗哨和明哨,霍珩就这么抱着她在他们面前晃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惩罚她刚才的不给面子,他就这么慢慢悠悠的很,好像是要昭告天下他们之间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她在路上忍了又忍,终于等再回到楼上后,聂然忙不迭地就从他的怀里跳了下来,推门就往卧室里走。

霍珩看她跑得那么快,趁着她不注意嘴角划过了一个得逞的笑。

随即,他用钥匙一插,然后拧了下门,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走了进来。

“你进来干什么?”聂然看他这样轻轻松松地走进来,不免有些诧异,刚才自己明明是把门锁上了才对啊。

霍珩很是理所当然地就随手将门关上,接着走到她身边,说道:“这是我的房间,我当然要进来。”

聂然顿时楞了一下,看着他将外套脱下,随意地搭在了椅背上,不禁问道:“那我的呢?不是说给我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么?”

“是啊,本来是想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但是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算了。”霍珩一边解着袖子上的纽扣,一边回答。

“为什么?”

“你不是说你认床睡不好么,想必有我在,你肯定就不认床了。”

说完,霍珩就上前一把将她再次揽在了怀里,满是亲昵的模样。

聂然看着他不安分的模样,立刻想要挣脱开他的怀抱,“不用,喝了点酒挺助眠的,不会睡不好。”

但几次挣扎都被霍珩牢牢地控制在了怀里,甚至就此对她耍起了无赖,整个身体大部分的力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像只大狗一样,在她耳边耳语,“可是我没喝酒,我睡不好。”

聂然到底是女孩子,要比力气,自然是和霍珩比不了的,她被压得推都推不动他,气得只能咬着腮帮子,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你敢不敢再不要脸点。”

“我要是要脸,怎么把你追到手。”霍珩低低一笑,温热的气息就此扑在了她的耳廓上。

聂然被他紧紧地抱着,两只手都被锁着,又是气又是恼,偏偏又满是无可奈何,“听你这话,好像还挺得意的。”

“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追到你。”

霍珩的这一句甜言蜜语可不亚于她那句一切有你。

这好不容易腾升起的愤怒,就此彻底给烟消云散了。

可就这么放过他,又不是她的风格,于是聂然故意冷哼了一声,戳了他一句,“那你最失意的事一定是我甩了你。”

霍珩原本还像大狗一样趴在她脖颈处的脑袋就此缓缓抬了起来,他眯了眯眼,抵着她的额头,语气低而慢地问:“你确定要这样做?”

“你如果还不放手的话,就说不定了。”

聂然想借此脱身,但结果让她出乎意料。

她完全低估了霍珩对于这句话的忌讳程度。

当即,直接揽着她的腰,大步往床上而去。

一个天旋地转后,聂然只感觉自己被轻轻地丢在了床上,霍珩整个人就此压了上来,语气里满是危险和恼意,“反了天了你!”

紧接着就低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