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了。”

那女孩儿一听到身后人传来的声音,转头回答道。

而此时,聂然也因为这莫名的熟悉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人从那辆黑色的黑色的车内走了下来,站立了车门旁。

他的五官一如当初那般锋利孤冷,没有丝毫的改变。

原本还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聂然在看到他出现的一瞬间,瞬间僵在了原地。

厉川霖?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不,不会,如果是计划的一部分霍珩没道理不告诉她,而且还找交警来拖车。

这显然不合常理。

聂然怕周围的人发现自己的异样,极快地稳定了眼底惊愕的情绪,面上依旧一派淡定地看着站在那里的厉川霖,心里快速地想着各种对策。

突然间,她提步就朝着厉川霖走去,“这位先生!”

现在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老熟人的身上了。

希望他能认出自己,并且帮自己能度过这一段。

然而,她才提步,旁边的女孩子就立刻上前阻止,满是警惕地问:“你要干什么?!”

被阻拦的聂然看了她一眼,然后回答:“我想和这位先生说几句话。”

可惜果断地遭到了那女孩子的拒绝。

“不行!”

她回答的很是决绝,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不过,可能是后来发现自己的反应太过决断了,所以她的神情有些尴尬地解释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你别以为找他就能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即使是解释,她的语气里还是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而且看得出来,她对于聂然的靠近非常的警惕,可以说是警戒。

对此,聂然只当做没有看见,这个任务必须要完成下去,厉川霖可以说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不能放弃,也不可以放弃。

“先生,这件事我想私了,拜托你能不能帮忙说服一下这位小姐。”

面对聂然主动攀谈,厉川霖还是和当初一样那么的冷酷,只是简单地回了她一句,“交通违规必须依法办事。”

说着就准备开车门进去,显然是不打算再和聂然继续说下去。

聂然眉头轻蹙,真是恨死他的沉默寡言了!

这种时候遇到不说话的冰山男,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

倒是旁边的那个女孩子听到厉川霖说这话,刻板的脸上虽没有太多的表情,可是眼底却流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就连语气里都不自觉的洋溢着得意,“听到了没?”

聂然皱了皱眉,看着身边正虎视眈眈的交警,最终再次朝着厉川霖的方向走去。

那女孩子看她还不死心,也有些恼了,上前跨步阻在了她的身前,冷呵了一声,“喂,你不要再胡搅蛮缠了!否则就不只是扣分拖车那么简单了。”

“我现在想要要和他商量,为什么你总是阻拦我?”聂

然似不解地反问了她一句,让那女孩子顿时神情怔愣住了,“我……我只是……只是觉得你在无理取闹,而且……而且他也不愿意和你说话!对!他明显是不想和你说话,你为什么还要无理取闹。”

“到底是我无理取闹,还是你不想让我和他说话?”聂然站在那里,一针见血地直言地问。

那女孩子看上去冷面刻板的很,但实际上却是个皮薄的姑娘。

被聂然这样一问,神情看上去分明有些慌乱。

聂然看在眼里,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怎么,喜欢他?所以不想让别的女孩子和他说话?”

那女孩儿听了,原本羞涩的表情里出现了被人戳破少女心思的恼怒,“你……你胡说什么!”

“是胡说,还是戳中心思了?”

“你!”

在那女孩儿气结不已的情况下,聂然不怀好意地看向了她,再次道:“如果只是胡说,那就请你让开,我现在要和他说话,而不是你。”

那女孩儿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这样激,自然扯不下这个脸,只能哼着往旁边退了一步。

聂然如愿走到了厉川霖的身边,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他很是冷漠地说:“我不是交警,这事我帮不了你。”

“这位先生,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吧,我愿意私了,而且出双倍的价钱。”聂然咬着牙,因为顾忌周围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只能一字一句地盯着他说。

偏偏这个榆木脑袋的厉川霖就是听不出她话里的含义,更看不出她眼神中的暗示,只是冷冷地对站在不远处的那个女孩儿径直道:“时间不多了,把这件事立刻处理了。”

说完,就打开车门,准备进入车里。

聂然眼看着救命稻草要跑了,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一时之间就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面色严肃,“我是认真的,你如果执意不同意,一定会后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