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犯贱/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侧头笑了一声,“留我一命?难不成莫老大打算当我的新老板?”

莫丞也顿时笑了,他的笑不同于霍珩那样温润翩然,眼眸里带着独特的柔和,而是那张张狂肆意地笑,“难道我要,你就肯?”

他这话故意带着几分故意,聂然哪里听不出来,不过她只当自己听不懂,说了一句,“我不会做背叛老板的事情。”

“这么忠心耿耿?”莫丞看她故意不搭茬,也就顺势反问了这么一句。

其实刚才那一句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说了。

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最终他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归为可惜吧。

毕竟这么聪明的人儿不能为他所用,说实话真是可惜。

若是能替他办事,一定是一大很好的助力。

莫丞在这边单手撑着下巴,微侧着脸望着她,而那边的聂然却继续盯着前方的道路,漫不经心地道:“只是拿钱办事而已,如果口碑坏了,以后就没人愿意付钱给我了。”

这番话真是让莫丞大笑出了声,口碑?

她还在乎这个?

一个给人卖命的杀手,弄得像是要准备上市的集团老总……

他不屑地嗤笑着,“当了我的人,还想给别人做事?叶澜,你心挺大啊。”

“这只能说我目光长远。”聂然耸了耸肩,很是无谓地道。

只听到旁边的莫丞又一次地危险地眯起了眼眸,“呵!好一个目光长远,你又咒我。”

这丫头看起来是真的挺希望自己死啊,几次都话里有话地咒他。

聂然感觉到自己身侧那道阴沉地目光,随后斜睨了他一眼,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还很坦然地小岛:“我都这么隐晦了,你居然还能听出来,莫老大厉害啊。”

论耍嘴皮子,聂然数第二,估计没人敢数第一。

咒完人家还夸人家,这夸得那叫一个让人心里不爽。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莫丞冷冷地道。

对此,聂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依旧像是在和他聊天唠家常一般地道:“这是反悔了?不想留我一命了?”

“看你表现。”

“逗我呢,刚还说留我一命,现在又说看我表现。”聂然也冷哼了一声,显然对于他的话很是不屑。

莫丞也同样冷冷哼了一声,“是你在逗我,刚才我分明是说心情好留你一命。”

“那你现在心情好么?”聂然立刻问道。

莫丞靠在椅背上,像是意兴阑珊的模样,“被人咒了好几次,你说我心情能好么?”

“我看你心情不错的样子。”

“你在说我犯贱?”

“我可没有这么说,莫老大想太多了。”

莫丞听了,又是冷冷嗤了一声,分明不相信她的意思。

可聂然只当没听见,继续开着车,一直朝着边境的目标前行,没有任何放慢速度的意思。

一时间,车内又恢复了安静。

莫丞突然有些不太适应车里这样过分安静的氛围。

倒是无端端地有些想继续和身边那小丫头片子继续斗嘴下去。

可能是真的如她所说那般,有点犯贱。

但这还真怪不了他,谁让这丫头从来不按套路走呢。

要知道,他们到了边境就是敌人,而他身上还有武器,可她身上却什么都没有,到了边境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这丫头一点都不害怕,不仅不怕,该聊的就聊,车子的速度也不减,更不绕圈,一心朝着边境而去。

为什么她能这么笃定呢?

“你不怕我真的杀了你?”莫丞有些忍不住地开口问了一句。

聂然点头,毫不犹豫地回答:“怕啊,但是更怕被警察追杀。”

她看了一眼后视镜,然后换道朝另外一个匝道行驶而去。

坐在旁边的莫丞看后面的人睡得死死的,再看看聂然那几天没有睡觉而显得略有些苍白的脸色,竟眉头拧了拧,没走脑地就道:“停车,让我的人来开一会儿。”

“你在和我开玩笑?”这回轮到聂然眯眼冷笑了起来。

莫丞原本还没弄明白,可停顿了几秒,才想明白了过来。

的确,他这话最好是开玩笑,否则这丫头能直接和他放弃合作,现在就一拍两散。

毕竟她还要依靠这个车子作为筹码,如果一旦放弃,她就彻底没有依靠了。

莫丞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为了自己一句不走脑的话闹得暂停合作,可又不能说明自己看她是开车开那么久,突发奇想让她暂时休息,只是补了一句,“你车子的技术太差,颠得我头晕恶心。”

“……”

聂然突然觉得,自己真应该给他秀一个车技,让他吐死比较好。

------题外话------

看到一更的不要催蠢夏啊,蠢夏昨天已经说明了,不知道的可以看昨天章节的题外,蠢夏其实也是无奈的,但……真的没办法,大家互相谅解吧……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